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与21世纪的"世界秩序"危机(附托马斯·弗里德曼:对美国为中国石油投资维持伊拉克安全感到厌倦)

图:Henry Kissinger 基辛格


本周四苏格兰的独立公投之所以成为全球关注的重大事件,是因为公投若果真导致英国分裂,将令已经深陷危机的世界秩序雪上加霜。

不久前,基辛格出版了他的新书《世界秩序》,系统阐述了他对21世纪世界秩序危机的看法,提出了一个简单而不失深度的分析框架。根据这个框架,世界秩序的稳定由两个维度来决定,一个维度就是主要强国的实力均衡,另一个维度就是对权力合法性的认同。而目前的世界秩序,在这两个方面都遭到了挑战。

伊拉克危机源于美国超出自己的实力来推行自认普适的合法性理念,即民主与法治,遭到失败。这个失败带来了多重的严重后果,其中有阿拉伯世界的动荡,有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猖獗,也有美中相对实力的历史性转变。在基辛格看来,中国的迅速崛起,有可能带来类似德国崛起那样的挑战。在这个大背景下,苏格兰的独立会严重打击美国最重要的盟友英国协助美国维持世界秩序的能力,从而给未来的世界秩序带来更大风险和不确定性。

基辛格对世界秩序的悲观,包括对中国威胁世界稳定的忧虑是否有道理?我们不妨从目前的伊拉克危机来看一下。ISIS几乎在一夜间发展成佣兵数万的武装力量,出乎所有人意料。美国以八年心血和千亿美元装备扶植起来的伊拉克正规军竟然不战而溃,不仅连失重镇,而且拱手把大量武器弹药送给对手,以致ISIS成为比基地组织更大的威胁。小布什十多年前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前功尽弃,事与愿违已无法否认。美国颜面尽失不说,更麻烦的是如何来应对ISIS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尽管ISIS明显比萨达姆独裁政权对整个中东地区的稳定,乃至美国本土安全带来更大威胁,但美国打击和摧毁ISIS的努力,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都遭到比当年小布什打伊拉克更大的阻力。按道理说,对于ISIS带来的威胁,并不缺乏共识,所有国家都乐见这股恶势力被铲除,但大家又都不想出力。

最让美国人看不下去的就是中国的态度。当年中国指责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控制石油,但事实是,中国成为美国打伊拉克最大的受益者。目前,中国在伊拉克拥有最大的石油投资权益,这个权益显然也受到ISIS的威胁。但中国既不著急,也不积极支持美国,显然是准备坐享美国打击ISIS的果实。对此,托马斯.弗里德曼公开表达了不满。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4_09_11_265996.shtml 

这个事实说明基辛格对世界秩序的忧虑以及对中国威胁的担心是确有道理的。问题是,难道中国不知道维持一个稳定的世界秩序对自己是有利的吗?况且,世界的动荡对中国内部秩序的冲击其实要大于对美国的冲击,难道中国的当权者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回答这些问题,就涉及到基辛格对世界秩序感到悲观最深刻的原因,那就是人性的弱点。多数人是短视的,他们不可能顾大局、顾长远。因此,人类命运取决于那些品格卓越、勇于担当的领袖人物能否以他们的智慧和人格魅力克服多数人的短视,做出有远见卓识的困难决策。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一书中指出了我们所处的信息时代对于产生优秀政治家带来的困难。基辛格还特别指出,信息时代带来的这个负面效应很容易被当代民主政治制度放大。

基辛格的这个洞见,不仅让我们看到了美国方面导致世界秩序危机的内生原因,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原因如何可能强化中国对世界秩序的威胁。近年来,中国领导人在和美国和西方领导人的接触中,越来越"自信",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实力的增长,财大气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直接感觉到了美国及其他西方领导人的急功近利和底气不足。这种直接经验带来的历史后果可能是非常严重的,因为这会导致中国领导人对世界大势的严重误判。

从历史的角度看,基辛格的悲观似乎就更有道理了。他十分推崇的巴伐利亚协约模式,首先并非来自当时欧洲领导人的英明远见,而是来自三十年战争的严峻现实。大家都为自己的理念主宰世界秩序而打的元气大伤,不得不坐下来谈判,寻找一个价值中性的秩序安排。

基辛格显然希望美中两国不要打到两败俱伤,才来建构稳定的世界秩序。那么,中国领导人会不会听基辛格的劝告呢?我以为是有可能的,但基辛格关于中国威胁像当年德国的说法其实是不对的。中国文明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像德、日那样蛮干,但由于内部矛盾太尖锐,中共政权的瓦解,给世界秩序带来的变数会比苏联瓦解还要大。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托马斯·弗里德曼:对美国为中国石油投资维持伊拉克安全感到厌倦


9月9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称,他对以牺牲美国和其他盟国军队的利益,为中国的石油投资确保伊拉克的安全"感到厌倦"。
弗里德曼当时正就伊拉克局势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电视台的电话采访,他问:"猜猜谁是伊拉克石油的主要投资者?——是一个叫中国的国家。我对为中国石油投资者维持伊拉克的安全感到厌倦。"
弗里德曼对中国没有表明是否会加入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联盟表示不满,"当我看到这个联盟成立,我问,'中国部队在哪里?',难道又缩到我们后面,让我们再耗尽数万亿美元冲锋陷阵,为他们的石油出口来确保伊拉克的安全吗?"
弗里德曼随后提出,"我建议推动,并且只用推动成立一个准备好采取地面行动的军事联盟。我们将负责空袭和情报工作。但是如果还要送美国人去为他们卖命,我简直受不了。"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9日访问北京时,曾表示希望北京协助奥巴马建立多国联盟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据美方官员表示,中方对此"表示出兴趣",但外交部尚未回应。
这并非弗里德曼第一次指责中国对中东局势不负责任。美国总统奥巴马8月8日曾接受弗里德曼专访。当时弗里德曼问,在伊拉克问题上,人们老是望着奥巴马的言行,而中国是今朝伊拉克最大的能源投资者,总统是否想对中国说,到了你(指中国)应当成为一个"持份者",而不只搭便车的时候了?
奥巴马回答说,中国确实在"搭便车","他们搭了30年的便车了,且一直没有什么问题。"他说,他有时甚至会调侃说,"我们能像中国一点吗?没有人指望他们做任何事情。"奥巴马表示,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看着美国,而不是中国的原因。
今年6月,"中国崩溃论"的炮制者、美籍华裔律师章家敦也曾甩出与弗里德曼一致的观点,"如果要轰炸伊拉克,难道不应是中国?",他在美国《福布斯》网站以此为题撰文称,中国在伊拉克的利益远远大于美国,美国应该让中国派海军介入。
托马斯·弗里德曼是美国公认的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工作者,任普利策奖终身评审、哈佛大学客座教授。曾出版《世界是平的》。他在《纽约时报》开设国际事务专栏,固定被全世界七百多种报纸转载。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对美国在伊拉克保护的是中国感到厌倦
弗里德曼接受采访的电视画面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对美国在伊拉克保护的是中国感到厌倦
弗里德曼:对美国为中国维持伊拉克安全感到厌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