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Stariver:当维稳工具成为维稳对象

图:广州十余名城管与五六名巡警对峙(2013年6月4日)
互联网带来的开放思维,国际民主化潮流的涌动,当局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节节败退,底层民众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化,都在促使民众权利意识不断提升。这种提升的直观表现就是抗争目标的明确化和抗争方式的激烈化。维稳一直是当局工作的重中之重,其支出甚至超过了国防;维稳与抗争已经逐渐成为晚极权时代的主题。
维稳与抗争的矛盾,既是极权和反极权的决斗,也是双方对于资源的争夺。作为定性的观察和判断,维稳的残酷程度和抗争的暴烈程度,也就标示了资源争夺的激烈程度;维稳的动员能力和抗争的参与水平,也就标示了双方资源争夺的即时状况。
如果可以把开放社会当作一个方向,那么从长期看,面对极权的压迫和侵掠,抗争无疑应是趋于激烈的。极权为了延续其有效统治,应对越来越激烈的抗争,就必须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维稳,维稳力量也就在此过程中不断扩张。维持不断扩张的维稳力量,极权不可能仅靠军队、警察的命令方式,以及远大的政治理想和共同纲领来实现,必须为其提供利益输送。因为维稳力量的扩张,利益输送必然也是扩张的,所以极权就必须加紧对民间的掠夺,从而使抗争变得更加激烈——这个正反馈一旦形成,就不会停止。
于是也可以推断,不管极权当局怎样通过反腐、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转制、征收房产税等方式,从民间和既得利益者手里集中资源、剥离体制外围负担,都一定会出现一个拐点——利益输送的减少。到了这个拐点,维稳工具就会被极权分级剥离,把有限的资源分配给更有用的人,以维持既有的维稳效果和利益输送平均水平。一旦利益输送的对象被剥离,或者既有的利益输送平均水平被迫降低,就很难保持过去的维稳效果。此时,维稳力量中处于低职、低级的人员,就有可能出现分裂,从过去的维稳工具变成新的维稳对象。
提升维稳效率,是当局饮鸩止渴的解决之道。当局提升维稳效率的方式,一是挖掘潜力,提升维稳力量的单兵作战能力;二是集中优势资源,应对更加紧迫的问题。为此,当局采取了配枪巡逻和提升重点区域安保水平等措施,在短期无疑是见效的。但是,这一方面意味着,既有的维稳工具已经难以承担维稳的重任,亟需升级;另一方面,这意味着维稳工具个体承担着更大的责任,也就需要当局予以更大的投入。两个方面的压力集中到一起,就迫使当局加速维稳扩张,从而加速维稳工具的分裂。
当然,我们并不能期待或者依赖维稳工具的分裂。抗争是一种自觉的追求,追求的是自由和民主,而不是极权体制内部分配的平均;极权的被迫调整也仅仅作为阶段性策略的考量,而不能作为抗争的最终目标。当有一天,维稳工具成为维稳对象,那只是极权之墓的落成,而漫长艰辛的抗争之路,还远远未到终点。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