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4日星期四

茉莉:瑞典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争议

曾获得多个新闻奖项的瑞典电视台记者斯文·伯格曼交给我一份采访提要,请我回忆有关中国"六四"悲剧的情景,并请我这个中国前政治犯谈自己流亡二十余年来的思考。斯文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在北京六四大屠杀之后,欧盟制订了一个针对中国的军售禁令。瑞典政府也早就做出决定:不出售武器给中国,也不与中国进行军事合作。但是我们瑞典电视台(SVT)可以证实,瑞典当局正要秘密启动与中国的军事合作。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



瑞典著名记者Sven(右)、摄影师Ola(左)与茉莉合影


欧盟是否应该解除对华军售禁令?这个问题现已成为欧洲人权人士与其政府抗争的焦点。抗争的意义不仅在于出售武器本身,不仅具有维持亚洲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军事意义,更具有重要的政治象征意义,即欧洲是否还能向屠杀本国人民的专制政权继续说""。这个问题涉及到对中国八九血腥历史的记忆和人道立场,考验着欧洲:在中国政府强大的经济攻势之下,欧洲人是否还能坚持自己的民主人权普世价值观?


 产业部长对历史无知被责难


20124月,现任产业部长安妮卢夫在接受记者托马斯采访时,谈到瑞典的武器出口,安妮卢夫信口说:"瑞典不排除可以出口武器给中国。"记者闻言大惊,立即反问:"你认为瑞典可以向中国出口军火,这对我来说可是一个新闻。" 

这位出生于
1983年的女产业部长显然不知道自己犯了忌讳,她继续解释说:"瑞典应该出口武器到那些与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国家,我们应该尊重相互之间的合作协议。"

在瑞典外交部的网站上,明确地写着这一点:"与中国的关系对瑞典是重要的。"但同时,中国被瑞典外交部明确定义为:"一党制国家,也没有自由选举,政治上的反对是不允许的。"该网页还指出,中国"在人权保护方面存在非常严重的缺点"

安妮卢夫不知深浅的表态,立即遭受瑞典舆论的强烈批评,人们嘲笑她对历史无知,媒体质问她是否知道有一个欧盟军售禁令,是否知道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民主还是独裁?媒体还再次重提当年欧盟军售禁令的特殊背景:1989626日至27日,在震惊世界的中国天安门事件之后,欧共体的决策机构部长理事会在马德里开会,决定制裁中国。会议宣布一项有关军事方面的措施:"共同体成员国中止与中国的军事合作并禁止与中国进行武器贸易。"

尽管有爱好和平之美誉,但瑞典对外出口武器的军火生意一直不错,并以制造优质精良的武器而著名。对外开拓军贸市场当然可以增加出口额,但是,在欧盟对华军售禁令仍然有效的情况下,政府官员公开宣称要贩卖武器给中国,产业部长安妮卢夫因此成了众矢之的。

研究欧盟政策的政治学家说:"安妮卢夫必须收回她的言论。解除欧盟对华武器禁令,需要征求所有成员国的同意。现在世界上强烈的共识是:中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在众多指责之下,年轻的女产业部长不得不出面认错,说:
"我当然不是建议瑞典出口武器给中国,我不认为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我的目的是解释出口武器系统是如何运作的,有哪些机构去管理和评估。……很不幸,我用中国作为一个假设的例子,所以我想要澄清这一点。"



 瑞典曾是欧盟解禁的刹车装置之一


那么,瑞典是否像某些欧洲国家一样,已经在偷偷出售武器给中国了?从网上搜索到的不可靠的资料来看,似乎有几家瑞典公司给中国提供了军事方面的技术,例如瑞典公司Systecon给制造"隐形战机"-20提供了帮助。据俄国的消息,中国已从瑞典成功采购了拦阻索,并利用西方技术研制出了国产电磁弹射器。

但个别瑞典公司的私下行为并不能代表瑞典官方,瑞典政府仍然没有公开宣布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回顾二十五年来的历史,欧洲各国围绕是否解禁这一问题长期较量,瑞典和丹麦、芬兰、荷兰曾经属于最顽固反对解除禁令的欧盟成员国。正是这些北欧国家的坚持,使欧盟对华军售禁令至今仍未解除。可以说,这些国家是欧盟解禁的刹车系统。

为什么这些北欧国家要长期坚持对华军售禁令?这首先是因为,"六四天安门惨案"发生这么多年来,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人权的状况并未改善。其次,这些阻扰解禁的国家和中国关系不很热络,它们有着根深蒂固的人权理念,在国际交往中仍然遵循一些基本的道德原则。

之所以要坚持这些原则和理念的,由于欧洲有血腥的历史教训。近两百年中,从"神圣同盟"到法西斯主义,一个幸福的欧洲曾一度变为屠宰场。在国际关系中只重利益不讲道德与人权的做法,留下了深刻而痛苦的欧洲经验。因此,当今欧盟的外交政策一直强调民主、人权和法制等基本价值。

鉴于这些价值理念,瑞典向世界上十几个国家实行武器禁运,其中包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实行武器禁运,意味着与某一国家的军事贸易被禁,同时也向某国发出了一个政治信号:该国政府及其政策是不能被接受的。


就在产业部长安妮卢夫在对华军售问题上失言之际,瑞典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做了一次民意调查。大部分接受调查的瑞典人说,他们知道本国向外出口很多枪支,这给很多人增加的工作机会,但他们仍然反对对外销售武器。瑞典政府将要在秋季制订一条严格限制军售的新法令,据说,没有政党领袖敢于公开提出提案,把武器出售给那些不民主的"可疑的国家"

 "扒粪者"提醒欧洲人的良知 


然而,在欧盟对华武器禁运25年期间,曾长期是解禁之障碍的瑞典,现在也开始动摇了。

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促请欧盟解禁。他们声称,欧盟对华武器禁令是一个政治歧视性的政策,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已经不合时宜。既然欧洲国家要和中国成为贸易伙伴,就应该解除这一禁令。

目前,中国已经在27个欧盟成员国都有直接投资。趁全球金融危机之机,中国人掌握了庞大的欧洲主权债务和组合资产。为了争取对华贸易和中国市场,不少欧洲国家政府忘却了基本价值观,一味追求贸易利益,于是,取消对华武器禁令的声浪逐步高涨。在支持解除禁运方面,法国和德国的态度最为积极。德国认为,欧盟需要扩大对亚洲国家的产品和技术出口,以缓解严重的债务危机,对华武器禁令已经不现实。

虽然对这一问题拥有关键决定权的欧盟委员会尚未明确表态支持解禁,但该理事会已经表示要重新考虑对华军售禁令,并最终取消它。反对解除该禁令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据说,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令几乎成定局,对华武器禁令已形同虚设。一些国家早已绕开禁令约束、采取其他方式向中国出口武器。
这个状况引起了瑞典记者的关注,他们决定追踪瑞典是否已秘密和中国军事合作一案。《审查任务》是瑞典国家电视台的一个以揭露真相为己任的专题节目。这个专题节目以呼吁社会的公德和公正为宗旨,以其调查性的报道,将真相公之于众,对社会及其政府进行强有力的监督。这些黑幕揭露的记者,就像用粪耙扒走地上秽物的人。

曾经在《审查任务》镜头下曝光的黑幕事件很多,其中有:揭露瑞典公司在捷克、匈牙利和南非行贿,从事鹰狮战斗机(JAS-39)的秘密交易;揭露TeliaSonera公司支付数十亿美元给乌兹别克的独裁者,以换取移动电话的经营权;揭露瑞典的情报和安全机关与埃及政权合作,由美国"非常规引渡"囚徒的丑闻;揭露哥德堡市政府在庆祝戛纳节时大肆喝酒挥霍;……

找我合作的瑞典电视台记者斯文·伯格曼,是一位直面丑陋挖掘真相的优秀"扒粪者"。他决心以镜头和采访,让瑞典人重温一段悲痛的中国历史,唤醒欧洲人逐渐麻木的良知,继续坚持对华军售禁令,以制裁屠杀人民的政府。


 "梦游者"令世界更加危险

尽管中国政府宣称,解除禁令并不意味着中国要大规模从欧洲进口武器,似乎欧洲可以放心地出口武器给中国,但大多数欧洲国家仍然心怀警惕,他们担心中国获取更多的高科技武器,会破坏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六月二十八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纪念。西方人纪念这个日子,研究那场战争的成因与后果。《梦游者:1914年欧洲何以陷入战争》(The Sleepwalkers: How Europe Went to War in 1914),是美国历史学家克拉克的一本研究著作。作者在此书中重新解读一战的成因,分析导致战争悲剧发生的复杂的国际局势。作者认为,战争参与各方都是"梦游者",都不负责任地梦游,给欧洲带来一场浩劫。



 

一百年过后,当今欧洲国家的一些领导人又懵懵懂懂地开始
"梦游"了。例如,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支持取消对华武器禁运,他说"中国应该被视为国际舞台上负责任的大国之一"。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也曾公开表明支持解除该禁令的立场。

具有明智头脑的欧洲人发现,当今世界的局势与1914年的情形有很多相似之处。由地缘政治野心引起连锁反应,加上政客们缺乏远见地搞政治赌博,由国家主义者、宗教冲突导致的激情对抗,我们在叙利亚、伊拉克、非洲、特别是在乌克兰都可以看到,有不少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症候。

瑞典的评论家还看到当今中国公然推行的军事强硬路线,中国目前的海军装备令他们想起当年的德意志帝国。百年前,怀着征服全球野心的德国扩大了战争舰队,挑战昔日的海上霸权英国。今天中国和它的亚洲邻居越南、菲律宾频发冲突。中国正在以新的军事实力,企图把美国从自己的亚洲后院赶走。

因此,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在目前看来是不适当的。在中国的"六四"问题尚未解决之时,解禁显然是对欧洲人道理念的背叛。同时,解禁将危及东亚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导致各国的军备竞赛,增加中国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无论对于亚洲还是对于世界,解除对华军售禁令都将是一场灾难。

-------------------------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14年八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