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秦伟平:西藏问题与中国民主转型

与会者合影
2014年7月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了一场有关西藏问题的圆桌会议,与会者多是长期关注和研究西藏问题的独立学者知识分子和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资深民运人士,笔者作为80后青年学者代表有幸获邀出席。会议上,各位前辈同仁就如何更好推动解决西藏问题提出了很多具体建议,笔者也就西藏问题与中国民主转型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因会议时间有限,特撰文表述,与各位关心西藏问题及中国民主转型的朋友们分享共勉。
 
西藏问题虽然由来已久,甚至长达数个世纪,但目前现实看来,在每个人的心目中却有不同的呈现。在西方媒体及公众眼里,诸如藏人自焚抗议这些人权问题和环境保护问题是关注的焦点,常常引起他们的极大震惊和广泛同情;在大多数境内和流亡藏人看来,对于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污蔑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严酷压制是西藏问题所在;而在美国及其他西方民主国家政府眼中,批评西藏人权与自由甚至成为与中共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在中共政府看来,西藏问题是达赖喇嘛集团鼓吹独立挑动分裂的雷区;在尊者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看来,西藏民族所遭受的灾难如影随形,独立复国遥遥无期,忍辱负重推出的中间道路解决方案却被中共政府拒之门外;在数亿普通中国民众眼中,大一统的中国概念根深蒂固,西藏独立绝难接受,但对于自身正遭受的独裁统治无能为力深感绝望;而在很多汉人学者知识分子及异议反对派人士看来,西藏问题虽然值得关注和同情,但需要等中国实现民主转型之后才能真正解决或者自然而然就会解决
 
正如每一个关注西藏的人眼中都会有自己的西藏问题所在,在每一个关注中国未来命运的人眼中,都会有一个理想中的中国民主转型解决方案。自从中共政府北京六四屠城之后,中国民主转型成为很多人毕生追求的目标,苏共政权垮台也让人们看到希望,宪政民主自由越来越深入人心,但是中共政府也有超强的自我纠错能力,邓小平经济改革的成功让很多人忘记了昨日伤痛,民众物质生活的改善让中共一定程度上维持了其执政合法性,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甚至让本届习近平政府开始做起了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在苦陷经济危机困扰的西方政府及民众眼中,似乎看起来很美,因为他们对于中国内政问题的千疮百孔无法感同身受,包括很多长期流亡海外的反对派人士,对于中国其实熟悉又陌生。

中共政府正在创造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独裁制度,强大的舆论宣传机器和随时可以用枪口对准本国民众的军警,不光成功的将国内每年十几万起群体抗暴事件压制化解,铁腕残酷打压所有的维权及异议反对派人士,更向全世界包括西方民主国家输出红色价值观,在国际事务上实际已经产生一定或者相当影响力,中共政府不光像奴役一样统治着十三亿民众,更随时可能挑战这个本就不太平的世界。不得不遗憾的承认一个现实,不管是非暴力抗争也罢,暴力革命也好,或者是冀希望于中共高层主导政改,中国民主转型之路目前来看似乎困难重重,遭遇重大瓶颈。
 
笔者不由想起儿时曾经看过的一个童话故事,一群老鼠在开会,大家讨论如何对付猫,有人提议,如果将猫脖子上挂个铃铛就好,猫来了大家都知道躲起来,众鼠纷纷赞成,喜上眉梢。最后一只小老鼠问道,可是谁去给猫挂铃铛呢?

中国目前的现实是,十三亿人各社会阶层普遍没有安全感,从独裁权贵到底层平民无不羡慕向往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真正稳定和谐,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好处连最普通的老百姓都明白,面对独裁却是敢怒不敢言,而中共高层领导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本身也是独裁的牺牲品,在独裁体制之下,连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身的习近平都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因政治斗争倒下的老虎。如何让中国这个超级大国从独裁走向民主,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历史命题。在强大的利益集团面前,即使中共内部有人试图启动政改转型,绝对是小心掂量,因为稍有差池就会身败名裂,前车之鉴不少;而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并没有真正登上历史舞台,包括民主党在内的所有反对派组织及其领袖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号召力和社会动员能力,而中国普通公民大面积的抗争维权目前主要表现在个人权益受损之时,没有统一上升到要求结束独裁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诉求高度,到目前为止没有给中共当局形成真正有效的压力。
 
西藏问题如何解决?中国民主转型如何推进?每一个关心西藏命运和中国前途的人都应该思考和行动。每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利益及立场,这本身无可厚非,关于西藏和中国的政治博弈更加多元和复杂。或许,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些政客看来,西藏成为制约中国的一张牌,可以谋取其任内的短期国家经济利益及其支持者的经济利益,殊不知,在面对与宪政民主自由这种西方立国之本的普世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中共野蛮独裁政权的时候,政治层面上太多的妥协和退让甚至交易会让独裁政权逐步壮大,养虎为患,最终打破目前由西方普世文明主导的世界格局,中共红色帝国的崛起将会给全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例如在中国被严重污染的空气跨越太平洋飘到美国加州已经影响到当地空气质量及气候,这些只是维系中国政权无法解决的破坏自然环境带来的灾害,更多的是,中共政府的金元利益外交已经开始成功拉拢和腐蚀西方民主世界,人性之恶将会释放和蔓延,事实上,西方价值观和人类文明已经遭遇到严峻挑战,很多只看短期利益的西方媒体和政客已经向中共低头,未来世界将会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有文字记录的人类文明发展已有数千年,但最近一百年的变化却对自然环境和政治生态产生了极其巨大的影响,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甚至造成超过五千万人死亡,如果说人类历史未来还有第三次世界的话,相信中共一党独裁治下的中国和俄罗斯将很可能成为挑战世界秩序的“邪恶轴心国”,届时,全世界人民和他们的政府将会为今日的懦弱和不作为买单,当今世界格局需要有远见有智慧的政治家勇敢的站出来,真正支持西藏,真正支持中国的民主转型,不光是西藏民族之福,亦是中国民众之福,也是全世界人类之福。
 
笔者认为,既然中国民主转型遭遇困难重重,海内外民主力量也很薄弱,与其与强大的中共政府在维权和人权等多个领域全面较量,不如就西藏问题的解决与西藏流亡政府及全世界关注中国的力量团结在一起,首先重点推动西藏问题的解决,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因为尊者达赖喇嘛在全球范围内的巨大影响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不寻求独立,在一个中国宪法框架下寻求真正民族自治的中间道路”政策,在包括国际社会及海内外反对派等全球各界力量的共同努力下,促成中共政府与尊者达赖喇嘛对话谈判,甚至可以先抛开政治分歧,推动尊者达赖喇嘛去五台山朝圣等。打破目前政治僵局,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重中之重。
 
政治博弈,不是你死我活,而是追求共赢。西藏问题,对中共政府而言是亟需解决的问题,那种希望尊者达赖喇嘛百年仙逝之后西藏问题不了了之的想法非常幼稚,笔者认为,目前坚持中间道路不寻求独立的尊者达赖喇嘛德高望重,可以控制西藏问题复杂局面,可以代表藏人与中共中央政府坚持和平对话谈判,若是久拖不决,追求独立的藏人诉求声音就会上升,局面会更加复杂和难以控制,尊者达赖喇嘛坚持非暴力,坚持对话解决争议体现了他个人的高风亮节和政治智慧,但并不代表藏人不可以以其他各种方式寻求独立或者民族自决。
 
未来十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黄金期,笔者希望包括藏人流亡政府及中共政府在内的各方面能够足够重视,西藏需要出路,中共独裁政权及相关利益集团需要退路,如果对话能够解决西藏问题,进而逐步推动中国民主转型,是藏人之福,也是中国之福。但如果某一方拒绝对话,或者对话始终无效,笔者认为,非常有必要调整战略,用其他可能的方式追求藏民族乃至全体中国民众的自由。据笔者观察,尊者达赖喇嘛一直在向中共政府释放善意,藏人流亡政府也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追求独立寻求真正民族自治的中间道路诉求,不管境内外藏人局势多么恶劣,他们始终保持高度克制,寻求对话,中共政府不能视而不见。
 
诚然,对话是我们各界乐于看到的一种方式,但如果中共政府一味抹黑,拒绝对话,那么笔者将会强烈建议和支持藏人流亡政府采取其他任何可能的方式追求自由,因为我们不要忘记,天赋人权,我们十三亿人都有采取使用暴力的方式推翻暴政的权利。没有人希望西藏问题的解决和中国民主转型是以残酷暴力的形式来实现,但我们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退无可退之时,必须亮剑,哪怕粉身碎骨。

[秦伟平,笔名秦邦,独立学者,时政评论人。Twitter:@WeipingQin]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