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吴祚来:习近平的智囊真的出了问题?

图:习近平访问委内瑞拉受到前独裁者查韦斯继任者的欢迎。



打老虎只是选择性反腐败,如不动体制,还会产生更大更多的老虎。习近平可能意识到这一问题,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将以依法治国为第一主题。但依法治国,中共一直如此倡导,习将如何落实依法、依宪治国,才是问题的关键。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 “集权”
如果说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轮流执政是必然的,体现美国普众政治与精英政治摇摆性的话,中国的一党专制社会,多头统治与一人极权也会轮番上台,个人极权出了问题,他们就内部分权,内部分权出了问题,又回过头来搞中央集权甚至个人极权,美国的政治转换是通过选票公开完成的,但中国的集权与分权,则是“驾驶舱内”暗箱式完成。江泽民时代在邓谢幕之后,基本完成了一个极权,而胡锦涛则由江泽民制肘,被安排成多头统治,所谓“九总统制”,就是胡时代的真实写照。 习近平获得了一个空间,江对胡的掣肘,使胡在最后退休之时反戈一击,江经营十多年的江系与团系达成一个负面的平衡,正是这个平衡,使习拥有了又一次集权的机会,得以在一年的时间里,成为众多最高权力小组长,化解了元老们事先安排的多头常委制。胡时代,胡与常委们只有半步之距,而现在,习与众常委们超出十步之遥。 习近平当政一年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是废除了过去的七总统制,初步实现了个人威权之下的小组长治理制,多个小组长加在一起,约等于一个总统,有人认为习在向总统制转型,此言并不为虚(甚至有观点认为习政治目标是搞总统制)。习阵营发出的信息自我解释为:更大的权力、更大的责任、更重的担当。由此也引发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想象:一种将习看成左的代表,视其为没有薄熙来的新红色政治,习现在的所有反腐败作为都是权利之争,治标不治本,习最终是想把自己打造成毛之后的红色领袖,新极权的大刀,会更残忍地砍向民间社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习要想实现政治转型,必然要实现个人极权,不能像胡温那样,听老人摆布,现在习披红色外衣,是假象,最终他会华丽转身,带领中国向民主宪政转型,习在一步步改变,步步惊心,社会应该有耐心。 习在入主中南海前,所有的努力与担心,都与问鼎大位有关,所以习第一年或几年,更多的关注与心力,都会用在集权上,权力不在手,没人跟他走。王岐山这条党鞭无论怎样挥舞,也难以驱动高度腐败与堕性化的官吏体系,除了增加官僚体系的畏惧,但不可能形成改革与进步的内驱力。 习问鼎大位,得到一系列小组长之席,可以毕其功于一役,但国家治理与政治文明,却需要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政治技术与智慧的过程,也需要胆略与眼光的过程,习在权力问鼎之道上用了心力,但在国家治理与政治文明进程方面,却无处下牙。现在诸多乱像,一些人认为习本来就是一个村夫,村夫治国,就是回到毛时代,搞强人政治,搞个人崇拜,以此驱动人们跟着领袖走,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同情习的人,则认为习在下一盘大棋,左的一套是旗帜虚晃,当他真正形成个人极权之后,会有巨大的转变,不仅会平反六四,重新评价毛泽东,还会带领中国转型到民主宪政新时代。 从“一政九头”到“一头九脑” 习近平的从政过程,是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也是官员们发家致富的过程,所有官员既要有公开的绩效,又要疏通上级人脉,方可晋级升迁,从习近平攻读博士学位到他在浙江在当地媒体写之江新语专栏,都见不出他的治国理政的宏大构想,对宪政民主、对法治社会、对公民人权、对普世价值,甚至对传统文化,都没有认真研究与思考。 垄住权力就可以解决一切社会问题,这可能是政治强人的通病,习说自己像普京,从这个层面上说,他与普京有一致性,普京会将民主宪政法治人权当成自己治国的核心价值么?没有,他要靠个人魅力与特权,来摆平俄罗斯,睥睨天下。 胡时代是一政九头,而习时代是一头九脑。一政九头使胡成为一个弱君,那么一头九脑呢?会不会使习成为另类弱君? 我为什么说习现在是一头九脑呢,因为他的中国梦里,什么都被包容进来了,国际关系中,与美国总统在一起,谈中美梦是共通的,与俄罗斯总统在一起,觉得自己与普京一样,并与俄形成战略准同盟关系,左手拉非洲南美,右手牵着英德法国;与朝鲜还没有断臂,却与韩国紧密勾兑,与印度争执还定,又开始与美国争夺与印的国家关系,既派密使到日本希望改善关系,但在钓鱼岛与防空识别区上做大了文章,促使日澳联盟形成,并使日本解禁了集体防卫权;文化态度,对苏俄文化了如指掌,对欧美文学博学多识,将马列文化视为红色文化经典,却又强调中华文化精神的主体性;听任极左力量反普世价值反民主宪政,却又要强调依法治国,认为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既将西方看成异于中国文化的异已力量,又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奉为神圣宝典;中国不能照搬西方政治模式,但中国却要按马克思规划的政治路线图走到底,死也不想回头;刚刚颁发了中共的核心价值,将自由民主等价值看成国家核心价值,但中组部很快发文,对中共各级干部提出“两个防止”的要求,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防止在封建迷信和宗教的影响下失去自我。 我们看出,习的话语体系里,已充满矛盾与悖论,前面将自由民主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后脚即将民主宪政踢入西方价值圈,要严加防止其侵入中国党政官员大脑,盲目反西方之时,忘了自己的老祖宗马克思,是正宗的西方货,大谈依法治国,却强调党的领导,党依然大于治,当然是依党治国,法律被党当成棍子使用,难怪网上有人惊呼,习近平的智囊团队出了问题:新疆反暴恐,却不问暴恐根源,香港白皮书,激怒香港人异心离德。外交方面呢,放弃了此前的“韬光养晦”,与周边国家对抗,甚至与美国叫板,无益于国家发展。 政治文明的国家,元首的大脑只是一台主机,与主机相连的是外挂硬盘,也就是各种智库,总统的班子要通过智库获得智慧资源,供总统班子选择之后,由总统去做判断,并做出相应决策。而总统的决策越出权限之时,又受到国会与两院制约或授权。习近平获得了众多最高权力小组长身份,是变相的总统,这些小组刚刚成立,难以与原有官僚模式形成对接,许多重大决策送达习案头之时,以习的知识背景,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最明智的判断,也就是说,习的主机可能还是联想386或486机型,是一个非常弱的主机,当众多的外挂硬盘信念涌入时,他只能按固有模式做最简单判断,而正是这种简单判断,使中国内政外交出现诸多乱像。更为重要的是,习现在是有强权,却难以形成有效的权治,这使其强权必然出现异化。 一头九脑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一个灵魂,政治文明的国度里,最高领导人的灵魂体现在个人信仰与政治信仰的一致性,个人信仰领域,道德精神被神圣化,因此他的政治誓言是无法撼动与改变的,而政治信仰或信念,是宪政法治民主与自由,这些价值是政治价值,这些价值的核心是保障人权,而不是所谓的发展经济或强大国家,习的智囊能使习的政治信仰统一到普世价值追求上来吗? 政治良心要通过政制实现
习新政之始,迅速取消了劳改制度,显然这是有良知的政治文明之举,这也可以视为政治强权的积极一面,即极权政治如果向善,可以迅速改变恶政积习,开启渐进启动政治文明进程。但,上有政策下在对策,劳改在制度层面取消了,底层的政府与公安系统为了所谓的“稳定”,通过法制培训班、精神病院以及扰乱社会治安、寻衅滋事等罪名,仍然广泛地打击合法维权者,当司法不独立、地方政府以经济发展为第一使命之时,必然会无底线侵犯公民权益,社会早已怨怨重重,地方政府与公安系统又必须对上保证社会稳定性,那么,只有通过非法方式,控制正常的维权者上访者,制度性的破坏稳定与非法维护稳定,如同鸡生蛋蛋生鸡一样,习的一纸政令,是无法遏制这样的恶循环的。 边界问题上,军方迎合习强人心理,无论东海对日、南海对越印菲多国,还是西边的印度,都挑起了事端,结果呢,我们看到,东海防空识别区刚刚划出,日美飞机就划空而过,军方的后手在哪里?南海冲突,将981南海钻井平台移至争议区,最近迫于国际压力,撤回海南;中印“冲突”现在已转化为中美争夺与印度的战略合作关系,有人说,军方鹰派人物之所以迎合习近平,提出种种自取其辱的方案并付诸实施,或是强化军方的地位,或是为了引起战乱,从而使习无暇查处军中巨贪。但我们看到,习在军方硬派人物怂恿下做出的种种决策,均以失败告终。 习新政以来意识形态领域的亮剑,激起整个知识界的抗议与不满,对习新政的负面影响深远,人们自然将习看成极左势力的代表,要在意识形态领域搞政治倒退。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 先生在微博中说:又是亮剑,又是伟大斗争,又是敌对势力。还嫌斗得不够吗?还嫌社会中的戾气不浓吗?如果你是一个家庭的户主,你是一个家长,你在家里也这么煽动吗? 也有观点认为,意识形态主管与政法体系仍然是旧班人马,他们在坚守自己的领地,习现在仍然无法左右这个领域。而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关键词中,人们还是看到了自由、民主、正义等普世价值语词,而习已任国家信息小组组长,宣传领域的至高点已然占领,如果习有普世理念的话,其智囊团完全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阻止反政治常识、反人类共性的保守观点如此无知无耻地占领国家意识形态高地。 习是下棋之人,应该知道,越是高手下棋,越能看出几步,落子或吃子是容易的,但如何反制与应变,既要有宏大视野,又要有细节计算,如果习认同反普世价值反宪政观点,那么,习是在与政治文明与全世界进步力量为敌,如果不认同,那么就应该积极反制,不应该听任反宪政(愚昧地反人类政治文明常识)的声音铺天盖地、登峰造极。 最近周永康案终于公诸于众,显示习李政治强势,但批评的声音同时响起:打老虎只是选择性反腐败,仅仅是党内政治斗争或派系斗争,收缴数百亿贪污的财富,百姓也分不到一分钱红利,不动体制,还会产生更大更多的老虎。我们看到习可能意识到这一问题,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将以依法治国为第一主题。但人们还会追问,依法治国,中共一直如此倡导,习将如何落实依法、依宪治国,才是问题的关键。 现在,人们看到反腐败力度空前,也造成了官员不作为或懒政,普遍地消极抵制,习如何反制?如何仅仅靠自上而下的巡视组,显然杯水车薪,山高永远皇帝远,公民社会的有组织制约、自由媒体的公开监督、特别是竞争性政治,都是反懒政、防官员不作为的利器,习近平能不能开启二点零版的新政,看他是仅用自己的体系力量,还是依靠公民社会与宪政制度的力量。依法治国的理念如果不靠宪政制度来维系,永远只会是空头口号,无补于国与民。

(作者为大陆旅美学者)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