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东步亮:中国作家沦落到只为名利喊冤叫屈

网络图片
最近几天,随着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公布,阿来、梁衡、方方、王蒙等作家成了热词。原因一是曾获矛盾文学奖的知名作家阿来的报告文学作品《瞻对》,在鲁迅文学奖评奖中意外遇冷,以0票落选,阿来接受采访气愤地呼喊"我抗议",并发表声明,"三问"鲁奖;二是鲁奖评选前,湖北作协主席方方就公开曝光写"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烂诗的"诗人"柳忠秧私下活动"跑奖","活动"电话打到了她那里,结果没想到,鲁奖公布时,"拦住了柳忠秧,没拦住周啸天",比柳忠秧还烂的"打油诗人"周啸天获得作家王蒙"亦属绝唱,已属绝伦"的高度评价,摘下了鲁迅文学奖诗歌奖;三是,《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梁衡的《洗尘》入围"散文杂文奖"后,因一篇写张闻天的文章涉及文革敏感问题,评委被"打招呼"不要投票,仅获得4票,他公开发表文章《关于鲁奖落马的告白》,提出质疑。
鲁迅文学奖烂不烂?背后有没见不得光的黑幕?当然有。我所知的,一位长期靠改写公检法的案卷材料,写"犯罪文学"的作家,就曾连获三届鲁迅文学奖的报告文学奖。不是他本人有多想获奖,而是他所在的城市,长期被人称为"文化沙漠",但当政的城市文化主管领导又想改变人们的这种印象,以谋得自己在文化上所取得政绩,便花大价钱,动用大量行政资源去"帮"他评奖,结果果然连年"中举",刚好,好运都落在了他一个人头上。这算不算"黑"呢?没达到获奖水平的作品获奖,当然也算黑。
不过,我这篇文章想说的不是鲁奖有多黑,也不想说其他奖有多黑。中国目前评奖,不仅仅鲁奖,不仅仅文学奖,所有评奖,几乎就没有不黑的。
我想说的是,明知这么烂、这么黑的奖,这些作家还去评、还去争,争不到还站出来抱怨,作家们有没有问题?
有!问题还很大。
中国的作家,自1989年之后,就没几个有骨气之人。中国社会如今陷入水深火热,到处民怨沸腾,官场一片腐败堕落,政治黑暗不如前清,民众只差揭竿而起,但作家们仍然躲在各自的书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风月书。何曾写过他们站出来为民众呼吁过?何曾见过他们写过反映真正现实黑暗的作品?就拿这次站出来的阿来、梁衡等人来说,他们为被城管打得瘫倒在地的老农们怜悯过吗?他们为含冤入狱十几年的刑讯逼供"犯"叫过一声屈吗?他们为许志永、浦志强、郭飞雄等等良心犯呼吁过吗?甚至,他们为他们的作家同行刘晓波、余杰等人的遭遇,说过一句话、写过一个字吗?
很可能,很多被这个政权压迫、虐待、列入黑名单的名字,中国当下的很多作家们连听都没听说过,他们无比陌生。这个社会的另一面,他们根本看不到、感受不到。这样的作家,能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能写出反映这个社会真正真实的作品吗?
所以,这些年来,中国大多数作家都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也从底层民众的心目中、从人们有所寄望的"公知"名单中消失了。这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八十年代中期,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想当年,多少作家直接介入社会,痛斥黑暗,揭露不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成为人们的精神导师。而今天,他们已沦落为一群争夺一个可笑的所谓"文学奖"的文字匠。也难怪当莫言获诺奖时,曾遭到不少民间人士的不耻。
在近几年成为"网络广场"的新浪微博上,连一些娱乐明星和企业家都站出成为了民众的代言人,本该积极为百姓代言的作家们,却缺位了。除了慕容雪村、李承鹏等少数几个体制外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作家,微博上几乎找不到几个一线作家和老作家活跃的身影。
此次,阿来、梁衡对鲁奖发出质疑,站出来勇敢发声,当然应该鼓励,至少比沉默着不做声好。但是,他们不应该只在评奖时,在为了个人的名利时,才站出来喊冤叫屈;而应该在面对社会不公时,在人民遭到压迫时,在政府欺压民众时,在言论不自由时,勇敢地站出来,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为民众说话、向政府喊话,创作出真正反映这个社会真实情态的作品。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触摸到这个社会的脉搏,成为真正受到民众拥戴的作家。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