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赵楚:兩個河南的當代鬥爭

熟悉1970年代中國全球戰略理論的朋友應該都記得當時很流行的「三個世界」理論,說起來,這也是第一種真正具有全球影響的中國產國際關係理論。毛在反蘇第一和以反蘇劃線的思想指導下,把全球各國劃分為三個世界:第一世界是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其中美國實際上是對中國威脅較小因而需要聯合的霸權國家;歐洲和日本等發達國家則是所謂第二世界,即感受到蘇聯威脅,有相當實力,又無力單獨對抗蘇聯的國際統一戰線目標國;然後是廣大的不發達國家,這些國家涵蓋亞非拉,這些國家,被當時的中國視為國際政治天然盟友。
國際局勢變化如雲,「三個世界」的熱鬧理論早已是過眼煙雲,但這種思維的方法倒未必一無可取,證諸近年在河南省發生的各種政策實踐,及其最新發展,有心的觀察者倒確實可以說,在這些政策和事件背後清晰地呈現的是「兩個河南」,兩種很有代表性的當代中國社會現實標本。由對這兩個河南的深入分析,人們很可以對中國現實政治與社會有更深切的了解與理解,從而可以更合理地展望其走勢和未來。
最近,大躍進中因領導者亂政而大規模餓死人的河南又發生了海內外公眾注意的事件,即對于世文、陳衛夫婦的政治抓捕,以及圍繞一批被公眾稱為十君子的政治抓捕,發生了來自各地的志願者自發前往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舉行政治抗議等發展。據網絡知情者披露,于、陳夫婦均為八九革命廣州學生領袖,多年來雖遭受迫害,卻不墮關懷現實和探索中國政治進步的熱忱,歷年屢受有司干擾。本次罹難是因為他們今年春節期間結合同道在滑縣趙紫陽先生故鄉祭奠趙氏。祭奠活動本為他們作為公民對歷史人物與事件的記憶體現,也表達支持趙所代表的中共微薄政治倫理傳統的肯定,從而抒發對良性社會變革與進步的希冀。于世文、陳衛夫婦家世清白,書香門第,生活中產,對專政之歹毒有親身體驗,因此他們之出來表達對社會問題之意見,實代表社會正派人士最低限度和最正大溫和之立場。但就是這樣一種理性溫和,在黃河大堤荒野上的祭奠,河南當局也立即成立專案,使用所謂尋釁滋事的最新口袋罪大棒,對他們實行毫無顧忌的司法迫害。
參與祭奠趙紫陽活動的另幾位朋友,則是出於對近年國內有組織的新文革勢力和極左網絡人士顛倒歷史的義憤,當眾撕毀毛澤東畫像而被捕。繼而,常伯陽等律師則因給這些人提供法律援助的正常律師而被捕。此外,被抓捕的尚有因維護被強行徵地村民利益和普法的律師賈靈敏。總之,繼北京許志永、趙長青及浦志強等大規模政治抓捕之後,河南當局又製造了一起赤裸裸的大規模政治迫害群案。隨著本地和外地的抗議者趕到現場的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進一步的政治抓捕尚在持續。這些社交網絡時代光天化日之下進行的暴行激發了進一步公眾怒火。於是,最新的一幕出現:持續的示威者趕赴在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不僅表示願意與被捕者同罪,而且打出大幅抗議標語,上書「獨裁專制是中國一切罪惡的根源」(见图)等。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中國大陸公民在八九革命後25年第一次以如此英勇的姿態公開徹底的政治反對立場,以及如此連續的群體性響應和聲援。
截止目前,河南當局尚頑固堅持不法不公的迫害措施,事件已從常見的司法公正訴求轉變成政治抗議性質,而北京方面則按照所謂守土有責的維穩思路,對這些明顯帶有全局影響的事件和發展不置一詞,當然,根據此前在其他地方發生的類似案件,如幾年前轟動一時的山東盲人律師陳光誠案,人們可以把這種沉默和觀望合理地理解為一種來自高層的態度,即通過默許地方黨政權力野蠻打壓社會抗議之聲而維護威權利益。這就把兩個河南涇渭分明地標示出來。一個是完全無所顧忌,無視民權和任何基本的道德或理性規則,以赤裸裸的暴力機器對待人民的任何令他們不順眼的言行,這是專政的、無知無恥的和以民為敵的河南;另一個是對法律和人性的信念,赤手空拳,僅有對自由信念的人民,這是第二個河南。最近所發生的系列事件不過是這兩個包涵完全相反的政治和社會意義的河南之間的直接交鋒。
就河南當局的作為而言,人們看到在所謂改革開放30年後,這些出身庸碌貪橫小吏的地方大員對法律的尊重,及對人民及一般輿論的敬畏,尚不及歷史上帝制時代的督撫。河南前此曾發生強行平毀墳墓的大規模運動,官方出動強制暴力,公然挖人祖塋,曝白骨於曠野,使數千年聖賢教化社會之基本人倫喪屍殆盡。而稍微檢視新聞,則不難發現,河南貪腐之盛行,警方之橫暴,訪民之悲慘,人民之無助,可謂觸目驚心,然而,治河南者對這些天怒人怨的省情毫無顧惜,在維穩的尚方寶劍下,他們愈加的殘忍專橫,變本加厲,以至於本次終於激怒天下,使中外人民對河南治理之失敗和人民對抗之意義有難以迴避的了解。
本次赴河南聲援的民眾打出了明確的口號,這使得本次抗爭具有了歷史性的價值。河南當局的倒行逆施本有全國的代表性,也出自執政黨一貫的以社會為敵的政策,因此,歷來以現有法制為依據的抗爭,無論結局怎樣,並不能實質性推動社會的改良。勞教在人民付出數十年血淚代價後被廢除了,很快更為歹毒殘暴的尋釁滋事口袋罪登場了。中國領導人換屆以來,成群的貪官紛紛落馬,但同時各地政府的殘暴無情一如既往,甚至在政治上更為反動野蠻,這些在在都表明,當代社會抗爭如沒有基本和首要的政治反對的明確訴求,不通過社會性的政治反對抗爭從而贏得民權的基本保障,則一切抗爭和代價都將白費。這是本次河南抗爭者的行為真正具有歷史意義和啟迪的地方;這也是八九革命以來,中國社會第一次對權力壟斷者正義的亮劍。可以預見,這種旗幟鮮明的政治反對必將使公眾擺脫過去對權力者自我改良的幻想,也使公眾不得不做出自身價值抉擇。這是于世文和陳衛們等十君子及其同伴們所展現的第二個河南的歷史光榮。
在這兩個對峙的河南背後,則是早已為權力的敗壞和殘暴所撕裂的整個國家。兩個河南只是當代中國被專制權力所撕裂的兩個中國的自然結果。人們記不住那些躲在各地省市衙門裏的權力自為者的官吏們的名字,他們也只敢躲在槍口的後面,既無面對世界的能力,更沒有面對人民千夫所指的勇氣。河南的十君子及其支持者證明了一件事,所謂威權的強大隻是人們恐懼的幻覺——他們的威權不過是日出前的陰暗,不能經一絲陽光的照射。一篇文章,一條標語,幾個站出來面對他們的正派人,這些最輕微的反抗已足以令他們發抖和變回色厲內荏的本相。這是兩個河南及兩個中國的現實力量對比,也解釋了這些格外瘋狂的鎮壓之舉的原因。關心中國現實和前途的人們不應對這種明顯的事實視而不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