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林忌:「反占中」游行中共弄巧反拙(附金融时报:香港“反占中”游行引发真实性争议)

图:羅湖區關口來香港遊行,羅湖區關口來香港遊行,抗議香港人要求公民提名的普選


8月17日中共在香港总动员,发起所谓「反占中」大游行,自行踢爆其所谓超过 120 万香港人联署,实为弄虚作假;在北京介入强迫中资机构职员,几千个外围组织如同乡会,加上大陆学生甚至跨境自由行来港,以每人数百港元的代价来全面动员,最终只得几万人上街游行,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不但有线新闻以及 Now 新闻台派出卧底记者,拍得这些中共的外围团体用钱买人示威,其他传媒也拍到一些参加者受访,连反对甚么、支持甚么都不知道,既有人说是为了支持世界和平来游行,更有人说是为了「支持占中」来游行,让香港的电视新闻变成了周星驰的笑片般「无厘头」,处处匪夷所思。

中共原本的如此算盘,就是透过大量维稳经费,透过派钱去伪造民意,支持政府的筛选假普选;然而前一段日子靠街头签名,一个人签几十个、几百个名字,伪造民意得太成功,竟自欺欺人上了瘾,幻想那一百二十万的民意是真的,幻想多数香港人会支持假普选,一众亲共人士遂「自我感觉良好」,豪言有几十万人上街,甚至不怕民主派辞职公投云云;然而一旦要数人头,立即「见光死」,不是被活捉派钱买示威,就是铁证如山是一群甚么都不知道的文盲,甚至是连粤语也不会讲的大陆人。是次操作之差,连那些亲共人士也说不下去。

中共外围组织平日无孔不入,今次示威即一次过现形;就有如台湾大陆新娘所组成的三万二千个「中华生产党」成员,忍不住说要拜毛泽东,甚至要台湾的立委及将军,去北京拜毛泽东一样荒谬;香港那些自称「爱国爱港」的组织,包括一群六、七十岁伯伯所组成的甚么「福建漫画研究会」等等「福建同乡会」,手持五星旗以至特区区旗游行,路面立即遍地垃圾,特别是所谓《国旗法》、《区旗法》所保护的五星旗及「特区风扇旗」,竟成千上万丢弃在垃圾筒内外,以至路上「俯拾即是」。

这显示了问题的关键──即香港亲共势力所依靠的,全部都是一群文盲或准文盲的人,而这些人质素之低劣,就有如在中国大陆那些未接受过教育的一群,或因为文革而中断教育的一群。这些人当年为了经济原因来到香港,或以「家庭团聚」方式来到香港,却没有进步或「开化」;当年毛泽东叫红卫兵搞「大串连」,今日中共也用钱买起他们来搞「大游行」,这就是香港人最大的悲哀,也和中国一些进步的知识份子一样,面临「劣币驱逐良币」的困局。

然而,中共仍然乐此不疲,他打算依靠人口中的文盲继续统治下去──香港警察全面公安化,把八小时挤满路的七一游行说成高峰只有 9.86 万人,而疏疏落落三数小时清场的亲共游行,说成是高峰有 11.06 万人。有亲共人士一边叫「反暴力」,一边对民主派掟鸡蛋,最终竟掟中女警,而那些口口声声反暴力的人士,全面「贼喊捉贼」,对犯法行为视而不见。这样的「特区」,当然比不上英治年代的香港,中国在民心已经输得一乾二净,因此他们打算把香港变成另一个西藏或者新疆,因为只有用这种手法,他们才可能达到把香港「全面大陆化」之目的。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香港"反占中"游行引发真实性争议


英国《金融时报》 朱莉 , 马克•维姆布列奇 香港报道
上周日堵塞香港大街小巷的亲北京游行,引发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政改辩论各方的指责和反指责。
这场反对"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简称"占中")的集会,引发了有关向游行者行贿的指控、对于抗议规模的争议、以及游行人群中中国内地人相对比重高于香港本地人的说法。
警方对这场游行人数的估计(11.06万)高于7月份的民主派集会(9.86万)。
然而,由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上周日上街游行的人数介于7.9万至8.8万,为其对7月份民主派游行人数的估计数字的一半。
游行组织者、反对香港气势越来越盛的民主运动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Alliance for Peace and Democracy)估计,游行人数达到19.3万。
"我们敦促他们披露自己的计算方法,以使结果具有说服力,"该联盟表示。
港大民意研究计划高级统计分析余忠浩(Kelvin Yu)表示:"我们使用了与计算'七一游行'相同的方法。所以,哪场游行规模更大是相当明显的。"
上周日的集会是建制派和民主派团体针锋相对抗议的最新一起,他们斗争的焦点是这个特别行政区如何兑现普选承诺。
围绕香港在2017年如何选择其领导人产生的分歧,已经引发了政治不安定,一些人担心,这可能会损害香港作为一个利润丰厚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上周,香港将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从3%调降至2%。中国中央政府的反腐败斗争抑制了奢侈品消费,对香港经济产生了影响。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John Tsang)本月写道,不确定的政治局势可能会导致一场完美的金融风暴。
香港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今年有所走强,在3月份跌破21200点后,现已再度逼近25000点大关。
上周日游行人群的构成也引发了争论。游行队伍中包括一些身穿统一服装、讲普通话的团体,他们举着内地地方组织的旗帜。
据香港中文日报《明报》(Ming Pao)报道,香港深圳社团总会(Federation of Hong Kong Shenzhen Associations)可能安排了多达2万人参加游行,向每人提供一顿免费午餐和300港元(合38美元)车马费。
游行路线上的两家酒楼——湾仔的东园酒家宴会厅和铜锣湾的迎囍大酒楼——均向英国《金融时报》证实,香港深圳社团总会包场招待抗议者午餐。记者联系不上香港深圳社团总会请其置评。
游行组织者的发言人周融(Robert Chow Yung)证实向参加者发放了衣服、食品和水,但没有向他们支付现金。
上周日的游行也引发中国内地和香港媒体作出了回应。中共机关报旗下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英文版的一篇评论文章敦促反占中运动效仿对手的街头抗议手法。
"(这)只会使社会内部的对立势力更加分裂,并可能导致社会陷入混乱。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香港将遭受意外的政治后果,"这篇评论文章警告。
民主派采取了类似的强硬态度,他们在《明报》头版刊登广告。
由一批活动人士和占中倡导者联名刊登的这份广告称:"假普选/没有选择的一票/袋住先/等于出卖下一代"
译者/何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