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吴闻: 六十五年不曾改变的“人圈”与“猪圈”

图:吴稼祥

眼下中国的政治气候,已经到了自文革后的最严酷的时候。生活在人为制造的"猪圈"中的中国人民,又无处不在如影相随的缧绁之中!
"翰林院"异乎寻常地向左靠拢
专制体制的最大特点,就是政治投机者对独裁者的阿谀逢迎与投其所好。所以近期中共政坛上出现了一种罕见的匪夷所思的怪现状,官员纷纷表现出的是看谁最左最革命最能有招数对付敌对势力,并以此来讨好上峰。就在七月间初,本来最应该能集思广益、能容纳不同意见,被称为中共"翰林院"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却一反常态、异乎寻常地向左积极靠拢,借此来迎合习大大的反民主反宪政的脾性。
据报道,近年来在社科院党组领导下,社科院科研人员通过写文章、著书、讲课及接受媒体访谈,用开设微博、博客等方式,对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错误思潮进行辨析和批驳,帮助广大群众和全社会分清是非,消除错误思潮的影响。前不久,副院长赵胜轩又对内地传媒表示,要把政治素质、行为表现和意识形态,作为考核领导干部的重要内容,凡品行、作风不正或出现政治违纪问题的,就实行一票否决制,一律不予任用或免职。这位副院长言行,等同于明目张胆地用官方的政治标准来干预学者的学术自由,于是引发国内知识界一片哗然,著名自由派学者吴稼祥在微博更是直接批评说:"这不是社科院,是'猪圈'。是极左黑帮又在玩八十年代的罪恶游戏。"吴稼祥除了在微博上怒斥社科院这个做法等同是"猪圈"外,还在接受德国之声的访问时表示,这件事牵涉到中共党内派系斗争。
"人圈""共产婚配"的痛史
 由吴稼祥痛斥的中共"猪圈"说法,想到了六十多年前也是中共的营造的一种真实的"人圈"。这段历史来自五十年代曾任湖南省长沙市副市长、副书记的中共女高官苏明,去年,她的子女曾自印过一本母亲的回忆录《岁月,永远的回响——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在书中苏明讲述了自己革命的一生,当然内容都是属于中共所称的"红色主旋律"。尽管如此,苏明也透露出她在延安整风、中共制造大批冤假错案的红色恐怖期间的所见所闻,不仅她本人遭到无情整肃,还亲眼目睹好几个被整肃的知识分子绝望跳崖身亡,酿成一桩桩人间悲剧。抗战结束后,苏明的丈夫在内战中身亡,她则调到位于遵化县的冀东军区后勤部任政治干事,并参加当地的土改工作队。苏明回忆,当地土改工作组和贫下中农协会如果认为那家是地主、富农,就把人从家里赶出去,把大门贴上封条,到后来竟然把富裕中农和中农也都赶出了家门。天黑后,县城的马路上、店铺的台阶上,挤满了从家里被赶出来的男男女女。结果贫协又把这些人给男女混杂地赶到一个大院子关起来,还把关人的地方叫作"人圈",意即是与"猪圈"、"狗圈"一样的称呼。以后斗争逐渐扩大化,甚至把一些前方干部的家属也关在"人圈"里面。当地的一个宣传部长,还搞"共产婚配",提出为贫下中农解决生理问题,把地主富农的女眷配发给农民。到后来居然越搞越大,把一些在前方为共产党卖命的战士母亲、嫂子、姐妹,甚至还有死在疆场上战士的遗孀,也都给分配了。结果有解放军战士对上边说,等我回去把土改工作队的打死,回来投案自首,你们再把我枪毙了吧!
 苏明讲述她本人天天跑到那个关押人的"人圈"去做工作。看到那些被关押的人屁股都给打烂了,苍蝇围着烂肉嗡嗡地飞。农民送去"猪圈"喂猪的剩饭剩菜、粗糠潲水,都被这些"人圈"里的人抢着吃。贫下中农开公审大会,就搭起台子,再搭一个架子,把"人圈"里的地主抓过来吊起来批斗,昏死过去后,就解下来扔到一边,再换人吊上一个,像古时罔顾人命的"三堂会审"。苏明觉得这样做法太偏激,太过头,但也无可奈何,提意见也没人听,提多了就成了打击农民土改的积极性了。
由此可见,毛泽东缔造的所谓"新中国",就是在暴力驱使下,让中国老百姓先感受饥饿与屈辱,再被迫接受和顺从新政权,成为不敢反抗专制制度的孱弱奴隶。建政六十多年来,通过一次次灭绝人性的政治整肃,中共把无数禁锢人民的"人圈"改造成为如吴稼祥所讲的一个个"猪圈",就是要让知识分子像猪一样,没有自主思想和独立意识,成为只知道吃饱喝足、听话顺从的"猪脑子"。仔细想想,不要说是社科院是"猪圈"了,整个中国、包括几千万的中共干部队伍,不都是一个唯唯诺诺、服帖听话、只晓得要吃要喝、连做梦都必须高度一致的"大猪圈"吗?
习近平独裁专制的"小文革"
不过,作为反复表示是习近平忠实支持者的吴稼祥,在认识上有极大的误区。他一直认为,目前中共党内斗争异常激烈,而目前所表现出的向左转,都是保守派给习李改革派下套,这次社科院的"一票否认制",也是保守派在设计陷害习近平为首的改革派,让改革派背上"走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罪名。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置事实于不顾,自红二代的代表人物习近平掌控大权几近两年时间了,其间,中共政治理论和意识形态回归毛左,全面倒退。除去一波又一波的反民主、反宪政、反普世价值和挑战世界文明的奇谈怪论不绝于耳之外,就是践踏法制,大肆抓捕关押异见分子,有的人仅仅因为一个微薄、一个言论而遭受牢狱之灾,其无情冷酷,堪比秦王朝的"偶语弃市"。有人指出习近平极左面目大暴露,现在搞得是这一套就是独裁专制的"小文革",就是为了钳制言论自由、加大个人崇拜,从而达到权力高度集中的个人目的。这一切,都来自是习近平的思路,政左经右,用毛泽东创立"人圈"的霹雳手法,把中国变成唯我独尊、说一不二的 "大猪圈"。如果说按照吴稼祥的说法有人在给习近平"下套"、"使绊子",那就有些不切实际、小瞧这个专制者了。
果不其然,就在吴稼祥的"猪圈"说没几天,七月二十日,中央组织部又从极左的立场发出更为荒谬绝伦的通知,要求"干部应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防止在封建迷信和宗教的影响下失去自我,成为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吴稼祥在新浪微网志评论对此评论说:"中共发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作为一个部门的中组部,不积极在干部中贯彻,却另搞一套,以莫须有的道德,代替核心价值,还要防止干部成为西方道德价值应声虫,其实要防止的是中组部变成蛆虫。"结果,吴稼祥的这一有着点穴之妙的评论不但遭到新浪微网志的屏蔽,就连他的新浪账号也被封杀。
由此看来,无论是著名知识分子,还是习近平的拥趸者,都不能发出与中共意识形态有丝毫偏移的话语。眼下中国的政治气候,已经到了自文革后的最严酷的时候。生活在人为制造的"猪圈"中的中国人民,又无处不在如影相随的缧绁之中!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