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

李江琳:對話——達賴喇嘛的智慧

图:对话之后达赖喇嘛与海外华裔学者和记者们合影



對話,是達賴喇嘛尊者流亡之路上的鋪路石。尊者一路走來,一路和全人類對話。這條對話的路,也是為我們,為世界上所有面臨各種問題的人所鋪成。當漢藏民眾能夠自由對話的時候,解決西藏問題的時機就成熟了。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到三十一日,印度北方山鎮達蘭薩拉,達賴喇嘛尊者的住所,達賴喇嘛和一群物理學家、宇宙學家和哲學家進行了一場對話,他們討論了量子物理學、相對論物理學等當代科學前沿成果及其怎樣影響了人類對時間、空間等「實在」本質的理解。參加這次對話的,除了幾位一流科學家和以達賴喇嘛為首的佛教高僧大德外,還有哈佛大學中國歷史與哲學教授杜維明先生。這是西方現代科學和東方古老佛學之間的一次對話,是東西方兩大文明傳統之間的親密接觸。參與的人都十分珍惜這次機會,積極投入了這一連五天的緊張交流。這是一次私人對話,沒有媒體報道,事後很少有人注意到這次對話。七年後,參與協調對話的物理學家阿瑟‧查恩茲編輯出版了對話記錄──《新物理學和宇宙學:與達賴喇嘛對話》。

  這是達賴喇嘛流亡生涯中,外人難以想像的無數對話交流中的一次。尊者的一生是流亡的一生,如果要用一個關鍵詞來概括尊者在流亡中向世人顯現的智慧,那就是:對話。

  打開世界大門的密碼

  達賴喇嘛踏上流亡之路的時候未滿二十四歲,他卻必須拯救被「鐵鳥」和「鐵馬」摧殘得奄奄一息的西藏,還要擔負起幾萬流亡藏人在異國的生存。達賴喇嘛知道,藏民族的不幸遭遇和自身的封閉有關。藏人要絕處求生,必須踏進世界舞台。可是,失去了自己的國家以後,怎樣打開世界的大門?流亡初期,達賴喇嘛的特使一家一家地走訪各國在印度的大使館,呼籲各國政治家對藏人的遭遇主持正義,伸出援手。可是,政治是講利益的,是從現實出發的,政治家們雖然同情,但紛紛表示愛莫能助。

  處在似乎是長久的令人絕望的境地,達賴喇嘛尊者卻從來沒有陷入絕望。達賴喇嘛是一位佛教僧侶,他的高深佛學修養使他能夠從不同的角度來分析問題,從別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來看待問題。在流亡初期他就說,我有三個身份,一是人類的普通一員,一個人;二是佛教僧侶,是達賴喇嘛;三是藏人,藏民族的一員。這三種身份帶來了三個使命、三種責任。作為人類一員,要提升和推廣普世價值,即所有人類的共同命運,互相的愛和憐憫;作為佛教僧侶要弘揚佛法;作為藏人一員要為藏民族的生存和繁榮而努力。這三項使命的目標和範疇,處於三個不同的層面,一層高於一層。但是,這三項使命和責任都有一個共同點,都要通過促進人與人之間交流來實現。於是,外部世界厚重的大門上,向達賴喇嘛呈現出了打開大門的密碼:通過對話來打開大門。

  達賴喇嘛流亡三十年後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不久他出版了他的自傳,名為《流亡中的自由》。其實,流亡只給了他精神上的自由,卻並沒有給他行動的自由。各國政府不給他簽證的時候,世界的大門就依然緊閉著。尊者以佛家的眾生平等的慈悲和智慧,擺脫悲情,向所有人敞開胸懷,展開對話。

  就在達蘭薩拉的住所,尊者和世界上各種各樣的人交談。六十年代的嬉皮士青年,是最早來到達蘭薩拉的西方人。達賴喇嘛還在此會見了天主教著名修士托馬斯‧梅頓,幾天深談,這是東西方兩大宗教第一次如此深入地交流修行經驗。達賴喇嘛會見了很多印度教僧侶,也訪問了伊斯蘭教的寺院和精神領袖。

  有整整二十年的時間,大國領袖們對西藏問題視而不見。世界的大門雖然對達賴喇嘛緊閉著,達賴喇嘛卻在和各種各樣的人對話。對於達賴喇嘛來說,沒有什麼人是不值得交談的,沒有什麼人是無法交流的。尊者提倡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共存、交流、融合,呼籲強者憐憫和幫助弱者,提倡寬容和利他。尊者強調人類要發掘人之共同點:人的幸福離不開內心的和平。

  一九七九年,在流亡了整整二十年後,達賴喇嘛終於獲得機會首次訪問美國。世界的大門向尊者打開了。這是西方民眾對達賴喇嘛的認同,是民間的努力促使政治家打開了這扇大門。

  心懷對漢人的慈悲之心

  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在七十年代末開始與達賴喇嘛對話之後,世界各國紛紛向尊者打開大門。此後,達賴喇嘛的足跡踏遍了五大洲,踏進了世界上所有重要宗教的神聖場所,和各派精神領袖探討人類的處境和前途。在尊者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後,一九九一年,美國總統第一次在白宮會見達賴喇嘛。從那時起,歷屆美國總統平均每隔一年就會邀請達賴喇嘛訪問白宮。

  達賴喇嘛依然秉承人類大家庭應當用對話而非武力解決爭端的信念,身體力行,促進各國各民族、各宗教、各種政治力量的對話。他和科學家的對話,從八十年代開始,至今已經進行了近三十年。

  達賴喇嘛在世界各地的弘法講經,和各界人士的對話交流,獲得了普遍的聲譽。人們把這視為整個藏民族的成功和榮耀。中共為此發明了一個新詞:「竄訪」。這種宣傳語言,和達賴喇嘛的慈悲相比更顯得猥瑣卑下。

  達賴喇嘛一直在尋找和中國人民、特別是漢族民眾的對話機會。他在住所和旅途中會見過很多漢人,不管這些人是退休官員、知識精英,還是家庭婦女、普通工人。他曾經說過,他有一個夢想,到五台山去朝拜,並且專門為漢族佛教徒舉行一次時輪金剛大法會。雖然這一夢想的實現,還有待於漢藏民眾和精英之間對話交流的破冰和深入,有待政治關係的改善,但是達賴喇嘛並不因此而失望,對話一直在進行。今年十一月二日,達賴喇嘛尊者將在紐約專門為漢人佛教徒舉行千手千眼觀音灌頂法會,教授菩提心釋論。

  對話,是達賴喇嘛尊者流亡之路上的鋪路石。尊者一路走來,一路和全人類對話。這條對話的路,也是為我們,為世界上所有面臨各種問題的人所鋪成。無數的戰爭與屠殺向世人顯示:武器並不能真正消除爭端,解決問題最終還是要靠對話。當漢藏民眾能夠自由對話的時候,解決西藏問題的時機就成熟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