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谢亦武:新疆问题已至无解——习近平幻想「二十年影响」

突厥语国家议会大会
                                     
中国在二十一世头二十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很有可能,但它的脆弱性也愈加突出。其脆弱性来自严重的环境后果,也来自社会公正的严重匮乏,但是,最难控制的因素却是外部性质的。

目前,中国石油消费的百分之六十以上靠进口维持。「伊拉克一半的出口石油被中国人买走」之状况还在持续,而美国「印中美研究所」商业研究室主任施泰因博克估计:到二零三五年,伊拉克生产的石油「将有百分之八十流向中国」。
伊拉克危局已经对施氏的预测目标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保持目前从伊拉克的进口水平已生不虞。在叙利亚东北部和伊拉克大部分地区占据主要地位的逊尼派,正式努力建成一个称之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共和国」的新国家,英文简写为ISIS。
美国给中共脖子上套磨盘
在中国新疆地区,逊尼派教义占主导地位,更由于ISIS势力影响已经深入到中国两个重要临国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新疆逊尼派穆斯林经巴阿两国与ISIS形成精神同盟只是个时间问题。可以预见,即便未来主导跨伊叙两国的ISIS不支持新疆民族独立力量采取规模性武装斗争,也会在石油出口上「卡断中国」,导致中国经济突然熄火。
叙利亚局势滑向了失控边缘,中国与巴沙尔政权的传统关系也面临消失的危险。从国际政治博弈的角度,这也相当于美国对中国的一个惩罚。美国不仅对伊拉克问题不再投入精力,而且对叙利亚问题也有放任自流的迹象。奥巴马的半孤立主义饱受国内右翼抨击,中国外交政策机构亦对美国撤出中东欢欣鼓舞,以证实美国的衰落(这种衰落的不言而喻之一面是中共国家在全球崛起)。岂不知,此正为套上中共脖子上的磨盘!
就习近平十年任期的政策规划暨战略前瞻看,不存在解决新疆问题的可能性。相反,随着中东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新疆问题也更加棘手。对于这个无解的统治难题,习政治的随机性策略有两点:其一是继续在意识形态上编造新的愿景,如最近推出「二十年影响」是最主要的牌面;其二是积极与中亚国家建立同盟关系,从外围上减小新疆问题复杂化的程度。其所幻想的「二十年影响」当然没有像过来大煽「中国梦」那样来做政治推销,而是借商业性面目来让吹捧著述在全国铺展开来,主述「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中兴之主」资本难积累
对已经确有治绩的「八项规定」,湖北作家梁相斌说:「我觉得再过二十年看这段历史,那是惊心动魄的,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兴转折。」对于「二十年看」与「中兴转折」之说法,国内高级观察人士均认为:习近平决意从二〇一四年开始,保持二十年的影响,至其离开政坛暨交出最高党权后还要有十余年的影响期;此种影响不仅要包含当今江泽民之干政作为,还包括提供一套完整的思维模式。
「在毛泽东思想之后产生『习近平思想』,那才能算得上与传统王朝历史上『中兴之主』相类比的人物。」一位与习智囊班子接近的「政策外围人士」如此评价。不过,关于「中兴政策」的讨论亦十分激烈,以至于前一段时间高层有传闻称「习近平的智囊班子发生了分裂」。不管此传闻是否属实,就中共整个高层政治讲,至少存在两大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关于反腐,「是否足以扭转党风而不致党的形象彻底负面化」之争论仍在持续;关于新疆问题,「采取高压政策会否导致新疆整体暴乱」之争论亦未见平怎么迹象。
从团派大员张春贤「柔性治疆政策」被指失败后,俞正声与习近平先后到新疆调研,足见内部问题之复杂。习近平现在想利用上海丰厚的资金实力来支持新疆的经济发展,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新疆问题的根本没在民生方面,而在民族习惯与宗教自由方面。对新疆问题潜在的严重性,最高当局虽然无解决之策但仍高度关注。如在习近平出访拉美暨出席金砖国家峰会期间,先后有上海书记韩正与市长杨雄,以及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到新疆考察或调研。韩杨上海最高规格考察团仍专注经济上对新疆支持,而许其亮则到驻疆部队做调研,随后又去了西藏。
上合组织不敌突厥国家议会
据北京某受雇于「特殊背景商业公司」的一个研究小组称,他们从今年三月初到七月末承担了一个综合性课题,对新疆问题进行全方位研究,「能涉及多少就涉及多少,该讲的也全讲出来,不要有任何顾忌」。最初,该研究小组怕委托方是外国使领馆而招致自身政治风险,但经过一个月的了解才知道「特殊背景商业公司」是为习近平智囊班子服务的。
研究小组的成员没有透露核心的或较为完整的信息,但其研究可能涉及到:突厥国家议会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在中亚构筑的同盟关系;中国在国际社会上寻求能源新来源的可能性,以及构建中拉同盟的可能性。
突厥国家议会是以土耳其为首的包括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乌兹别克斯坦在内「一族六国」构架。一方面,这些国家在语言与种族上与中国新疆的包括维吾尔族人在内诸少数民族有高度一致性,因而不会实质认同北京在新疆采取的高压政策,尽管哈吉乌三国是上合组织成员国;另一方面,土耳其是新疆民族独立力量的坚定支持者又有北约成员身份,左右突厥国家议会,也会对新疆问题产生北京所担心的「负面影响」。
拉美石油无法满足中国缺口
避免由新疆问题激化而造成能源危机,中共寻求拉美机会几乎没有可能。尽管习近平出访拉美期间与委内瑞拉签订石油协议,但委内瑞拉对中国的出口量只占到中国需求的百分之六。到二零三五年,这一比例也没法提到百分之二十,但期间新疆问题规模性爆发则极有可能。也许是历史宿命,习近平所设想的「二十年影响」也恰是在二零三五年以前结束。
台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分析人士表示:「正是看到北京在新疆问题上没出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才近日明确表示独立选项。其否决党内『冻独』提议,明显是把中共逼到墙角去。」新疆局势与台海局势合成对北京的巨大政治压力,这样的分析确实是全新的视角。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