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高新:周永康令中共司法机关下黑到底上黑到顶


Img242349553.jpg
亿万富翁袁宝璟被执行死刑(网络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介绍到了被周永康下令处死的袁宝璟被执行死刑的当天,即有网友贴出《关于袁宝璟死刑的争论》一文。文中说:"袁宝璟今天已经执行死刑,行刑前大喊有重大案情要检举!!!据说欲检举的是一位省委书记,刚才在新浪上的新闻上还看到,也开放评论,但网友们都怀疑此中的黑幕,我看着看着,不到两分钟,却什么也没有了。新闻稿没有了,评论没有了。这真是咄咄怪事了。整个一个司法的黑幕无疑!!!
文中透露说,袁宝璟冤死之前,他的妻子中央民族学院教授卓玛为了收集能让丈夫免于一死的证据,不放过每个可以利用的线索和人物。因此遭遇了种种阻拦和险情,有几次甚至还差点丧命。
生活在恐惧之中,卓玛的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夜里常常惊醒,误以为孩子被人偷走,房子被烧,弄得她精神几乎崩溃。不久后,她再次转移了住所,并把孩子送往外地亲戚家寄养。而她自己每天则行踪诡秘,时刻提防被人跟踪暗算。
然而,即使是所有的信息都反映出对袁宝璟不利,但仍旧有一股势力却时刻谋划着要致卓玛于死地。那是2004年8月17日,卓玛与律师乘飞机到达沈阳桃仙机场,准备赶到辽阳探望袁宝璟。在候机大厅,卓玛发现有人在监视她,一行人不敢停歇,马上乘车去辽阳。他们的车刚驶上高速公路,一辆越野车就跟了上来。卓玛发现那是辆重底盘的越野车,如果与卓玛坐的小车相撞,后者将粉身碎骨,而越野车可能没什么事。
越野车几次加速靠近卓玛坐的车,但都被司机给甩开了。就在危急时刻,前面出现两辆载重卡车,司机机警地将车开进两个卡车之间,那辆越野车没招了,只好加速离开了。
在看守所,卓玛见到了丈夫。当卓玛说到自己几次历险的经历后,袁宝璟意味深长地说:"我猜得到会有人对你下手。我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这里面有一些东西我不能说,如果讲出来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因为这次有人巴不得我被判死刑,如果他们获悉你知道了事情的内幕,你将招来杀身之祸。卓玛忙问袁宝璟有什么内幕。袁宝璟摇摇头说:"如果我讲出真相,我的亲人有可能受到迫害。但讲出这些话我还是要死,因为对方的势力太强大了,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
在返回北京的飞机上,卓玛一直在和律师讨论一个问题。在卓玛看来,丈夫真的掌握着一个重大的隐情,如果内幕揭发出来,当属重大立功表现,即使袁宝璟真的犯了死罪,若有重大立功表现,按照有关法规,法院也许会从轻发落,让袁宝璟捡回一条命。但是袁宝璟宁可去死,也不愿讲出真相,到底是什么事,让他有这么大的顾虑,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呢?
回到北京后,卓玛的司机开车到首都机场接她。她对司机说:"回原来的家。"卓玛如此设想:如果她真的被人杀害,那么一定会引起司法机关的关注,也许那样就会牵出藏在案件背后的恶势力,反倒能让丈夫放弃顾虑讲出真情挽救自己。那样,她卓玛本人死了也值了。
藏族出身的虔诚佛教徒卓玛错就错在直到自己的丈夫被处死的前夜还没有放弃对所谓的"司法机关"的幻想,日后已经有人分析说,卓玛所说的"辽宁的某种势力想要袁宝璟的命"当然没错,但在"最高司法机关"接到卓玛转交的袁宝璟对"某省政法领导人"其实就是当时的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峰的重要揭发材料之后不但没有因此而下令"刀下留人",反而是抓紧了了对袁宝璟的死刑"复核",只能证明当时的中共政法系统不但黑到底了,而且也黑到顶了。
袁宝璟是辽宁省辽阳市农民家庭出身,二零零二年其母亲在当地去世之后,兄弟们依传统习俗将母亲风光下葬,袁宝璟本人从北京飞回辽宁在省城沈阳居然受到了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李峰亲自接机的礼遇。当时的李峰刚刚从辽宁省委常委兼省公安厅厅长位置上又升了半格,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和省公安厅长以及辽宁省武警总队第一政委等职务。袁宝璟被处死前卓玛即对媒体披露说,2002年袁的下葬,"辽宁省委的那位高官"也就是李峰不但亲自接风,而且还特别为袁宝璟和卓玛夫妇安排了武装保镖,驾驶武警牌照的轿车一路护送。此后不久,李峰即赤祼祼地要求"回报",提出由袁宝璟担任总经理的建昊集团为他推荐的某公司到香港上市提供支持,袁随即出资亿元支持该公司上市。该笔资金袁宝璟曾经多次催收,但直到袁宝璟被处死之后仍未收回。卓玛当时为求得以罗干和周永康为首的中央政法委能对自己的丈夫"刀下留人",向媒体透露了她已经将上述事实经历中的详细财务报告递交到"北京高层",请求"北京高层"将此案情内幕的内容向相关证人核实。
在卓玛于北京采取行动之前,袁宝璟已经在看守所里被屈打成招。其辩护人之一邬明安教授曾告诉《新世纪》周刊记者,"一开始袁宝璟被关在非正常的羁押地点,也就是辽阳市警犬基地,而且在审讯过程中袁宝璟曾被殴打过,他的身上当时是有伤的。"
袁宝璟曾说,在一次长达11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警方将他反铐在一个铁凳子上审讯。在拘留所的5天5夜里,警察两人一组换班不分日夜地对他们二人同时进行审讯。在他极其困倦的时候,警察会把他一巴掌扇醒。审讯当中,警察要求他必须按照警察的意思供述,否则,就用矿泉水瓶子砸他,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他。袁宝璟当庭出示了自称是刑讯逼供导致的右小腿上的伤痕,这个证据一度令旁听的200多人哗然。另外袁宝璟说,他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学生,完全明白签字画押意味着什么,但实在是没办法,"我当时在那个假供上签字,就是为了先活下来,然后到法院翻供。"没成想出庭之后法庭居然仅凭他的弟弟"亲口交待"出的一句袁宝璟说的"行了,你注意点"就把袁宝璟认为雇凶杀人案的"主犯"。
邬明安告诉《新世纪》周刊,"仅仅凭着一句'行了,你注意点'和袁宝璟的弟弟几句互相矛盾的供词,就断定是袁宝璟犯了雇凶杀人罪太牵强了。"
袁宝璟本人在法庭上辩称,此话的意思是对袁宝琦杀人意图的制止,意思是提醒其注意自己的言行,但控方却认为,这个话的意思是提醒袁宝琦在杀人时要注意别出漏子,干得利落些。一审法院显然采纳了控方的意见,并据此做出了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袁宝璟不但坚称警方断章取义曲解了他的意思,说自己从来没有指使袁宝琦杀汪兴,而且坚称自己也从来没有为此提供资金,所以所谓"雇凶杀人"的"雇"字根本就无从谈起。
邬明安律师说,雇凶杀人要有雇凶的资金,但警方并没有查实雇凶资金的来源。据袁宝璟的堂弟叶袁宝琦供述,杀害汪兴所用的30万元资金是他2001年从北京安定门证券公司袁宝璟的账上提取的,但律师们查证了袁宝璟的资金账户2001年全年的资金支取情况,没有找到这笔30万元资金支取的记录。袁宝琦还供述,他2003年从其父亲袁敬民的资金账户上提取了20万元,但同样也没有找到这笔资金的支取记录。由此可见,当时的袁宝琦也很可能是被屈打成招。而辽宁访方面居然可以仅凭袁宝琦的"口供"就认定袁宝璟是"雇凶杀人"主犯将判处极刑并得到最高法院的"死刑核准",究其幕后原因,就是因为当时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峰有周永康做后台,所以才有了当时的辽宁省辽阳市中级法院是"奉旨办案"的说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