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程凯:悠悠萬事,唯八九“六四”不能忘記——于世文、陳衛夫婦印象

图:陈卫(左七)于世文(左九)等瞻仰赵紫阳故居



在"六四"的血腥中走過來的八九一代,有一種使命感,因為這一代人,承擔了太多的痛苦和苦難,懷揣著更多的夢想,擔當著更多的道義,這是八九一代的宿命。


"六四"二十五周年紀念日過後,中共當局對國內政治異議人士的迫害不但不見放鬆,反而愈加瘋狂。除了高瑜、浦志强、郭飛雄等人陸續被起訴外,鄭州十君子、廣州三君子也備受關注。我與鄭州十君子之首的于世文、陳衛夫婦有過一面之交,留下深刻印象。于世文、陳衛與鄭州十君子的其他人,"六四"二十五周年紀念日前後,被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逮捕拘押至今。

一对结缘于八九六四的夫妻

那是去年5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海外民運人士方政的電話,說于世文、陳衛夫婦來美國探望留學的女兒後路徑舊金山回國,想去看望萬潤南先生,問我是否可以和他們一起去。萬潤南住在舊金山遠郊的一個小鎮。結交于世文、陳衛這一對不平凡的夫婦,勝於與一百位泛泛之輩交往,於是我就答應了。

我們在萬潤南家一個下午,晚上萬潤南做東請大家在鎮上一家西餐館聚餐。我一直仔細聆聽于世文、陳衛夫婦講述二十多年來在國內的經歷,夫婦倆的所有話題沒有離開過八九"六四"。"六四"後二十多年來,夫婦倆經歷坎坷,但悠悠萬事,似乎都不在他們的記憶中,唯八九"六四"不能忘記。

于世文是陽剛氣十足和河南漢子,陳衛是麗質天生的重慶女子。一九八九年,他倆都就讀廣州中山大學,兩人都是廣州地區八九民運的學生領袖,"六四"後雙雙入獄,出獄後結為夫妻。二十多年來這對夫妻的愛情生活,由八九民運的崇高理念承載著,他們是中國的一對最美麗的夫妻。

于世文、陳衛夫婦去看望萬潤南時,清明節剛過,是"六四"二十四周年紀念日將要到來的清明節。于世文、陳衛夫婦清明節前夕,在河北省正定縣——當今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官場起步、政壇發跡的地方,組織舉行了一場"六四"屠殺二十四年來首次公祭"六四"死難者的活動,海內外輿論為之震動,稱這是中國公開紀念"六四"的破局,表現了八九一代承繼和堅持八九民運理念、平反"六四"的執著和勇氣。于世文、陳衛夫婦興奮的講述著那一場公祭的前前後後,神情充滿了自豪與自信。

早於"六四公祭",于世文、陳衛夫婦還組織舉辦過另一場具有破局意義的行動,就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在河南鄭州有五六百位中國民間學者參加的"中原論道"。這是一場中國政治改革研討會,研討的是"六四"以來被列入禁區的議題。夫婦倆送我一盤"中原論道"光碟,我回家打開觀看,見著名學者王康、袁偉時、秦暉等都在"中原論道"上發表宏論,言辭之大膽深入,是"六四"二十多年來所僅見。夫婦倆為籌備這次空前的政治改革研討會,行程數萬里,走訪多個省市,邀請名家與會。
"千樹萬樹梨花開"的政治乐观


也許因為成功的舉辦了"六四公祭"和曾經成功舉辦"中原論道",于世文、陳衛夫婦對平反"六四"和中國政治改革的前景充滿了樂觀情緒。在萬潤南家的交談中,于世文兩次引用唐詩"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表達他們對中國政治改革前景的基本估計。于世文表示: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隨著經濟的發展,國民的素質和觀念也上了一個階梯,這個階梯就是,西方現代文明在中國生根開花,就要結果了,中國政治體制轉型的攻堅戰就要打響了。政治轉型猶如"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速變過程。于世文表示:政治轉型涉及十多個重大議題,平反"六四"牽一發動全身,各階層都認同,最有全球性意義,最能反映當下大環境大趨勢。八九一代作為"六四"當事人,更有義務推動平反"六四"的最終到來。而他們所主張的,是全民的和解,達成嶄新意義上的不僅是單純平反這樣一種結局,只有這種結局出現,才有可能借助"六四"平反的契機,順勢推動中國政治轉的實現。
于世文的樂觀估計,是基於八九年以來中國知識份子和民眾對推動"六四"平反和政治轉型的不懈堅持。而二十多年來,于世文、陳衛夫婦一直把自己對八九民運理念的堅持付諸行動:他們除了舉辦"中原論道"、"六四公祭"這樣具有強烈震撼力的活動,還撰寫文章宣揚民主與法治,組織八九一代聚會,贊助有五十多位畫家參與的《浩氣長流——抗戰巨幅史詩畫卷》的創作和展出。夫婦倆經商賺了些錢,但並非大富之人,為著八九民運理念的堅持,他們拿出了辛苦賺得的積蓄。
顯然,于世文、陳衛的估計與中國的現實有遙遠的距離,今年春節大年初三,他們再度到趙紫陽的家鄉河南滑縣舉辦胡耀邦、趙紫陽公祭活動,在"六四"二十五周年紀念日到來之前被逮捕。不過也許正是對中國未來抱持的樂觀,使得夫婦倆二十多年熱情充沛。我對夫妻倆展現的八九一代對中國政治改革的信念與肩負歷史責任的自覺,肅然起敬,又不能不對他們因樂觀而對中共的殘暴缺乏足夠的警覺感到擔心。

八九一代在當今中國的活躍擔當

于世文、陳衛夫婦在講述中還告訴我們:八九一代在當今中國是最活躍、最有擔當的政治群體:八九年的青年,如今都步入中年,政治上已然成熟,他們是當前中國推動平反"六四",實現政治轉型的重要力量。于世文表示:與他們一起籌辦"中原論道"和"六四公祭"活動的,幾乎都是八九一代。他說:在"六四"的血腥中走過來的八九一代,有一種使命感,因為這一代人,承擔了太多的痛苦和苦難,懷揣著更多的夢想,擔當著更多的道義,這是八九一代的宿命。
最近我看到一篇網上文章,問"八九一代今何在?"作者說"八九一代正在不可阻擋的消失在歷史中"。而我敘述對于世文、陳衛夫婦的印象,得出的結論恰恰相反:二十多年來,作為專制體制的反對力量,任何時候都處在中國重大政治議題的焦點之中的,仍然是八九一代。從浦志強、許志永到于世文、陳衛,我可以一口氣數出一百多位當代中國政治的名士,以及不可勝數的名不見經傳堅持八九民運理念的勇士,統統都是八九一代。八九一代不會因任何政治力量的阻擋而消失,而是越來越強勢的站立在中國的政治舞臺上。
近來,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從四面八方前去鄭州聲援十君子,"六四"二十五年後,八九一代繼續被中國和世界所關注。一年前,于世文、陳衛給我留下的印象,越來越清晰。我相信,于世文、陳衛即使被判刑,若干年後走出監獄,人們看到的,仍然是二十多年始終如一的于世文、陳衛。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