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张鸣:否定文革与人性复甦

8•18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1966年,毛澤東在這天第一次接見紅衞兵,由此掀起文革的狂潮。此後的一年多,整個國家陷入瘋狂狀態,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在紅太陽的照耀下,中國進入了紅色恐怖的瘋狂時刻。後來,雖然這種毫無秩序的打砸搶燒殺有所遏制,但以是否無限忠於毛來劃線的整人,迫害人的運動,一直延續到了1976年毛的去世。
其實,從本質上講,文革這場政治運動,跟1949年以來的歷次運動一樣,都是以政治藉口來整人。先整民間會道門,基督教,國民黨的軍政人員,再整知識分子,肅反,反右,最後,連整人的自己人也不放過。到文革前的廬山會議,延安領導集體中人中槍倒下了。每一次大規模的整肅,都會有大批的人被刑訊,大批的人自殺,無數的家庭為之破裂,遭殃,劃歸為另類。文革之所以顯得與眾不同,是因為這場運動,毛為了整肅和清理自己的體系,採取了「炮打司令部」,砸爛體系的方式,因此不僅顯得格外的暴烈、無政府,而且傷及了絕大多數「自己人」。
正是因為這麼多體制內的自家人被傷到,不乏家破人亡者,所以,在毛死後,掌控這個國家的大人物們,才多少對這樣的政治運動,有了一點反思,做出了絕不再搞政治運動的承諾。儘管這個承諾實際上並沒有被嚴格遵行,但整人的勁頭的確小了,政治的動員,再也沒有了昔日的威力。
文革和文革之前的政治運動,其實就是泯滅人性的互相摧殘。原始的食人部落沒有普遍的人性,但至少對本部落的人,他們還能相親相愛。但是,在中國的政治運動中,父子相殘,夫妻反目的悲劇,比比皆是。文革中,即使革命家庭的成員,也有為了表明自己的立場,上台毆打自己的父母,甚至領著人到自己家來抄家的。
在一個被訓練到只有革命性,階級性和黨性的社會裏,人與人毫無憐憫的撕咬,競相把對方拖下水,置於死地,僅僅是為了表明自己對領袖的忠誠。這不是一個個人和家庭的悲劇,是整個民族的人性墮落。
但是,由於當局不肯對文革和歷次政治運動做起碼的反思,所謂的否定文革,也僅僅限於表面文章,然後就急於翻過歷史的這一頁。所以,文革的邏輯,依舊在大行其道。許多對社會不滿的人,仍然在幻想用文革的無政府的暴力,報復壓在他們頭上的人,甚至所有比他們過得好的人。對這些人來說,文革中諸多被整人的人,諸多破碎的家庭,跟他們毫無關係。這些人的生命和血,喚不起他們起碼的同情。時至今日,他們依舊認可這樣的邏輯,誰要是反對毛主席,誰就是我們的死敵,就是漢奸,就可以當街施暴,甚至打死也無所謂。因為,只要被貼上了漢奸的標籤,就不是人了。他們不知道,這種邏輯,就是文革的邏輯,類似的標籤,在當年是可以隨便貼的。好些打人施暴的好漢,到後來也被人貼了標籤,遭到更彪悍的好漢的清算。
文革過去三十多年,很多人的人性沒有丁點的復甦。因為社會沒有讓他們復甦的環境。前年的反日遊行,好些同胞不僅車被砸,人也遭到傷害,但是,不少的施暴者卻並沒有受到追究。一個大學教授,不僅公開施暴,而且事後誇耀,不僅無人過問,所在的大學,還加以默許。就此一點,我們可以說,文革其實還沒有真的結束。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