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吴戈:中俄之间有多信任

最近,据说俄罗斯军工行业计划向中国购买约10亿美元的电子元器件。让人顿感中俄军事技术合作或许进入了"三十年河西"之境。
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制成品,特别是机电电子产品比例逐步提升已有多年,中国早已是一个制造大国。然而中国出口产品中鲜有高技术和尖端装备的局面至今并无大的改变。即使有,得到的市场空间也往往存在于受西方制裁或买不起西方产品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国电子元器件在国际上档次不高,甚至质量成问题,也不是什么秘密。即使中国的电子元器件甚至成套产品出口俄罗斯,也主要是俄罗斯受到西方制裁后别无选择的降格替代。
这正是中国需要从俄罗斯引进多种武器装备,特别是其制造技术的原因。80年代同西方蜜月期间的引进,90年代后从俄罗斯的大规模引进,在这些基础上对其中无法或不愿购买技术转让的关键内容进行反设计,或从对其技术思路的详细分析中得到启发,再加上特殊渠道的技术来源,共同构成了中国当今高技术武器装备乃至整个高技术工业的四大基石。这其中当然有中国在消化后的创新之处,但这种创新远未达到技术进步的主要动力的地步,尤其是在无借鉴和参照条件下的原始创新,中国差得更远。
不过,此事倒也真值得进一步联想——如果社会经济条件有保障,中国高技术领域依靠上述几大基石继续进步还是完全可以期待的,无非是依靠的重心逐步向后,特别是向自主能力转移。而俄罗斯在高技术领域的颓势短期难有根本扭转,届时至少撇开西方参照系,在中俄之间或许真有中国某种装备对俄罗斯产生引进诱惑的可能。这种现像一旦破题,或许还能发展到一定深度和规模。当然,假如中国继续高歌猛进的话。
这时,一大悬念横空出世:俄罗斯能放心地依赖中国吗?
先不说中国正是从前苏联身上得到惨痛教训后,至今对独立自主强调得矫枉过正。俄罗斯历史上也不是没被人封锁过,今天它正在经历新的阵痛。尽管其从西方引进技术刚刚起步不久,断绝的损失还不太明显,但原有工业布局留下的对乌克兰关键部件制造能力的依赖已经使俄军工面临难关。而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原本竟然是可能变成一个亲俄附庸的,假如亚努科维奇保住权力的话,因而从防止战略和工业科技上的密切伙伴倒向敌对阵营来说,这是个难以预料的教训。
那么中国呢?中国人当然会说:笑话,中俄关系如胶似漆,共同利益与日俱增,怕谁倒向西方也不用怕中国倒向西方啊?即使说象乌克兰这样的偶然因素,中国有那么容易被什么乱民暴民搞得江山变色吗?
没错,我们当然可以相信中国保江山、反西方的坚强意志和实力。但是,普京同志是读过历史的,相对中国与沙俄、苏联之间不那么平静的历史,中俄蜜月才几天?如果说战略互信有多深,俄印、俄越两对长期以防范中国为重大价值的联盟关系近年何以牢不可破?中俄热恋许久,中朝旧情绵绵不绝,为何乘着东北振兴的春风,中国在清朝时就得以保留的图们江口直通日本海的航权何以未见奉还?中国对北极的兴趣,俄罗斯有热情欢迎吗?
可见,依赖需要信任,时间由短及长,深度也大致可分为各取所需、相互利用和深度认同、默契配合,直至公开结盟、两肋插刀等不同层次。信任需要消除疑虑,而中国现在不说对西方,中国自己的勃勃雄心、中国雄踞天下后对世界秩序的安排,做到让俄罗斯放心地"执子之手"了吗?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