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日星期六

“刑不上常委”:潜规则还是伪命题?(章立凡)

章立凡

日前中共中央宣布审查周永康,被公认为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不少人额手称庆,实际上仅仅是在追究一位"前常委"而已。
就红色政权的传承而言,这条所谓的潜规则,更像是个无厘头的伪命题。纵观中共建党九十三年来的党史,在周永康之前已有二十一名政治局常委因各种原因落马,平均每四年多就有一位。
据称"刑不上常委"的出处,是邓小平在"八九六四"后对新领导集体"政治交代"的谈话:
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主席。因为有毛主席作领导核心,"文化大革命"就没有把共产党打倒。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因为有这个核心,即使发生了两个领导人的变动,都没有影响我们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始终是稳定的。进入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这一点所有在座的同志都要以高度的自觉性来理解和处理。要有意识地维护一个核心,也就是现在大家同意的江泽民同志。开宗明义,就是新的常委会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只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有一个好的常委会,只要它是团结的,努力工作的,能够成为榜样的,就是在艰苦创业反对腐败方面成为榜样的,什么乱子出来都挡得住。……但是如果中央自己乱了阵脚,那就难说了。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国家的命运、党的命运、人民的命运需要有这样一个领导集体。(《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10页)
一年半以后,邓小平又再次提到:"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共产党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好的政治局常委会。只要这个环节不发生问题,中国就稳如泰山。"(《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1990年12月24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65页)
分析邓小平的这两段讲话,一是强调维护领导集体的"核心",二是强调执政党要有好的政治局,特别是好的常委会,无论如何解读不出常委个人有不受追究的特权。从另一角度推论:倘若政治局或常委会不够好,或者出了不好的人,党国的命运就要出问题。
邓小平所认同的,其实是"刑不上核心",且只有核心才有权给其他人"上刑"。第一代核心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先后清理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林彪,常委陶铸以及大批高官,居然"没有把共产党打倒",就因为他是唯一的"核心"。邓小平也承认:"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因为有这个核心,即使发生了两个领导人的变动(章按:指胡耀邦、赵紫阳下台),都没有影响我们党的领导"。
事实上邓小平在"南巡讲话"前后,也不是没考虑过"换核",后来耳朵一软临时改了主意。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共和国的历史经验证明,自毛邓以降,哪一代核心都不是神。上述讲话之所以变成金科玉律,甚至演绎出"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无非是对演绎者及其拥趸有利。
综上可知,在毛泽东、邓小平两代核心任内,是"刑可上常委"的。其后变为"刑不上常委",权力斗争仅触及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这样的政治局委员级别,盖因毛、邓之后,强人政治被常人政治取代,博弈各方都不太有本钱"玩大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击鼓传花权杖交接,到了毛时代成长起来的红二代手中,"刑不上常委"就不再是什么禁忌了。红二代相当于家族公司创业大股东的继承人,政治资本雄厚,对先辈打下的红色江山有天然的血缘感情。至于草根出身的管理团队成员,即便爬到CIO、CTO、CFO、COO乃至CEO这样的高管地位,也仍然是个打工仔。如果你站错队、弄权过分或捞了不该捞的好处,大股东是有权清理门户的;像周永康这种恶奴欺主的前任高管,依家法处置自不在话下。
当然,腐败名声在外而安然无恙者,当下也不是没有。自毛核心时代迄今,体制内安身立命保位升官的无上秘诀,依旧是"站队"二字。与"刑不上常委"相比,"政治正确"才是更有效的"免死金牌"——顺者昌,逆者亡。
2014年7月31日 风雨读书楼
——金融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