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附伍俊飞《中兴领袖习近平》)

习近平网络PS图片


"中兴领袖习近平"一文的作者说,习时代,要塑造党权与民权双强。
我们不知道作者所言的"双强"如何塑造。党权强大,自毛泽东到邓小平以来,一以贯之,毛时代用党国取代了人民共和国,党对人民的无限的、绝对的领导权,即,国家主权不属于人民,而属于中国共产党,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信仰,因为党具有先进性,所以党可以在政治文化与生产力三个领域代表人民,党还有三个自信,制度、道路与理论,均自信满满,不容置疑,最为关键的是,还有三个神圣的定语:伟大光荣正确。
以上可以看出,中共在中国拥有神圣权、政治权、经济权、文化权。
党权一直如此强大,还需要怎样的强化?现在真正要强化的,是中共维护宪法的权威性,我们听到一句话,耳朵都磨出了老茧了: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中央没有权威性,上令无法下达。
中央为什么没有威权?
中共中央的权威性问题,一直存在,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认为中共中央出了问题,所以他要炮打司令部,其实是炮打党中央,最终以文革领导小组取代党中央,个人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枪指挥党;毛之后,华国锋的党中央也没有权威性,很快被有实力、掌握枪杆子的老将们和平颠覆了,而不是总书记的邓小平,在世时却运用个人影响力特别是把持的军权,对胡耀邦主政的党中央与赵紫阳主政的党中央进行幕后听政,并废除了时任总书记,隔代指定另一届总书记,生命的最后时光,还能通过南巡,协迫江泽民的党中央反转到市场经济轨道上。
胡锦涛时代的中央威权,既被江泽民办公室掣肘,也被周永康掏空,权贵合体掏空国家,中央威权旁落。由此可见,党中央或总书记,一直都是一个幌子,枪杆子,才出威权(党内拼枪杆子,枪指挥党,党指挥人民)。
更为致命的是,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制订了宪法,党中央却永远搞不明白,是党大还是法大,共和国宪法上明确写着,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等,但党领导的政府却将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完全剥夺,党中央使宪法失去权威性的同时,也使自己失去合法性与权威性。上升之初,习近平誓言,宪法至上,宪法的权威性在于落实,但问题是,中共主导的政权,能落实宪法吗?如果违宪,全国人大有宪法法院予以违宪调查与监督、纠正吗?
中央的威权,要靠为社会主张正义来获取,无数人上访北京,是对北京的相信,甚至把北京当成信仰,但中南海呢,有几个上访者能进入中南海,中南海为几个上访者主张了正义?中央威权不是通过政令下达来畅通的,而是通过为每一个受屈者主张正义来提升的。
中共中央把发展与稳定当成硬道理,而不把维护人权当成价值核心,这是一切乱象之源。
朱镕基时代确立了中央地方分税制之后,国家开始"富足强大",强中央弱地方之时,中央只能给地方政府多项政策,以使地方政府获得经济供给,地方政府有什么呢,当然只有通过卖地,招商引资、出卖资源与对百姓的巧取豪夺,来获得政治与经济双重绩效,牺牲法治、人权、环境、道德的掠夺性发展,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公开秘密。
中共的党权一直被封建化,也是一种党内层层分权模式,省党委在各省权力高于一切,县党委在县里权力高于一切。所谓的各级人大政协公安、检察、法院,只是党权的附庸,人民没有任何权力分享。
党权被封建化,远超过传统的皇权时代,自秦以降的皇权时代,国家行政权到了县一级也就止步了,但中共建政以来,党权直接渗透到村一级,中共意识形态的堡垒,在每一个村庄里建筑,正是这些堡垒,既守护着一党极权的稳定,又掠夺百姓的各种权益,而县一级的党权,更是无所不包,既有公、检、法,还有民兵、妇联、团委、政协、人大等从属机构,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量的腐败,多是县、镇、村级的腐败,这些权力机构权力固化,甚至出现黑恶化倾向。
地方政府政治与经济双重承包,处于某种自治自足状态,这种自治是非良性的,它不能向上获得权利空间,只有向下获得经济空间,这就必然向弱势群体下手,挤占百姓的生存空间与资源,无论是强拆还是占有矿产资源,都是地方政府滥权的体现。
出现不稳定因素,根子当然在公权部门,他们制造了不稳定,然后通过维稳来控制维权。
早在二千五六百年前,中国哲人已告诫世人,熊掌与鱼不可兼得,义与利不可都沾。中央政府过于逐利,把国家发展与强大(实则为政府经济强大)视为第一追求,导致地方政府超出道德、法制人权、生态环境底线,以至于维稳经费高出军费。
八九民运被镇压之后,党权被强化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党不仅指挥枪,党还直接领导各级人大,各省人大委员长直接由党委书记担任,各高校事业单位甚至国有企业,恢复党的一把手领导制,八九之前开始实验的党政分离,被终止。而正是党权至上,又使村级民主选举被虚化,许多地方民主选举了村长,但村支书却由上级指派,村里的权利归上级任命的村支书负责,民选的村长只有跑腿的份。
政治上党国一体化,经济上权贵一体化,教育与文化也完全是党化浸染,北京市团市委与教育部门甚至发文,要求中小学生升国旗与党旗,向国旗与党旗敬礼。习新政似乎有所改变,中小学生守则中已删除了爱党的内容,但要将党文化退出教育系统、党的宣传回归到党内、特别是党政权利分离、财务分离,使中共成为一个正常的政治组织,而不是被神圣化的无限党。
提"中共一党民主化",不如提"中共的民主化",使中共的暗箱政治成为阳光政治,党内政治公开化民主化,如果只讲一党民主化,等于将一党极权换个好听的名字,好像一党专制是民主化之一种,而不是独裁之别名。家长主导的恋爱自由,也叫恋爱自由?一个老婆的多妻制,指的是皇帝一个皇后,还可以后院三千宫女?
天大研究院的研究员所言的一党民主,完全是玩文字游戏,误党误国误民还会误了习近平自己。

——东网



【附录】《中兴领袖习近平》(作者 伍俊飞)

《南华早报》8月8日刊登题为《中兴领袖习近平》(作者 伍俊飞)的文章,文章认为,“习近平如同毛邓,有从军履历,擅长战略思维。值‘西式市场经济和多党代议民主没落’的世界大势,中共再次焕发强大的自我否定和革新能力,习近平极有可能开出普世的崭新体制,对此我们寄予厚望。”
伍俊飞为伦敦大学经济政治学院博士,现为香港智库天大研究院研究员。
《南华早报》8月8日刊登题为《中兴领袖习近平》(作者 伍俊飞),文章认为,“习近平如同毛邓,有从军履历,擅长战略思维。值‘西式市场经济和多党代议民主没落’的世界大势,中共再次焕发强大的自我否定和革新能力,习近平极有可能开出普世的崭新体制,对此我们寄予厚望。”
南华早报原配图:中兴领袖习近平
以下为《中兴领袖习近平》全文
自上任以来,习近平厉行新政,锐意进取,开共和国中兴气象。他重视吏治,落实反腐,不再重蹈当年蒋经国上海打虎覆辙,避免反腐虎头蛇尾,草草收场。周永康一案揭盅,天下震动,公众拍手称快。拨乱反正,扭转乾坤,习近平民望直追毛邓二公。
过去数十年,是中共建政以来最腐败的时期。官员腐败范围之广、数额之巨、级别之高,皆属前所未见,前所未闻。大多数红二代家教甚严,理想主义精神浓厚,尚比较自律,而一般官僚阶层几乎无官不贪,无吏不污,民众视之为仇敌。习治乱世用重典,诚不得已而为之。
习确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调结构,保民生,追求可持续发展。他强调兼顾经济发展和民众生活,注重提高经济增长质量;重整国有企业,痛击垄断和利益集团;处理违法外企,让民企获得更多空间;整顿房地产市场,让经济不再为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绑架,让实体经济得到更多资金,为企业研发提供更多支持。习的经济政策更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
习近平如同毛邓,有从军履历,擅长战略思维。他在外交上继承邓公“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遗训,在避开与美国直接武装冲突的同时,尽心发展威慑力量,争取主动,对日展开外交战舆论战,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扩建南海岛礁,组建金砖银行,逐渐掌握国际规则制定权和话语权。
1911-1949年,中国形式上采取西式民主制,但实质为军阀混战,让日本侵华有机可乘。多党代议制不合国情,中共掌权是国家大一统的必然选择。中国政改的前途是一党民主化,即在加强党权的同时,扩大民权,塑造党权与民权双强的模式,而司法独立和基层民主乃此模式成功的基石。习治国理政的实践暗合这一思路。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旨在组织官僚和资本家为劳工服务,国家权力务必掌握在劳工和为劳工谋福利的政治家手中。过去多年的政策背叛了毛泽东为工农服务的理想,也违背了邓小平共同富裕的目标,导致中国出现野蛮原始的资本主义,官僚和资本家压榨劳工,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有名不副实之虞。习的施政其实是回归了新中国的建政初衷。
皮克迪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一书,昭示了西式市场经济和多党代议民主的没落。值此世界大势,中共再次焕发强大的自我否定和革新能力,习近平极有可能开出普世的崭新体制,对此我们寄予厚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