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王军涛:习近平要乾纲独断 未来中国路走何方


所谓“法治”的网络漫画

习近平在集权反腐时,严厉镇压民间反腐。这表明习近平反腐不是为了消灭腐败,而是集中权力。这种专制反腐的方式,其实比谁更阴、谁更狠、谁的权力更大。即使反腐成功,也是为未来政治灾难创造条件。

最近中国人的公共空间中热议最多的话题是,坊间传闻已久的周永康终于被习近平拿下了。人们猜测周永康最终下场,更关注这一事件展示的习近平的执政抱负、谋略和前景,以及对中国政局变化的意义。民间广泛对习近平乐观,基于三个环环相扣的理由:周永康案表明习近平真心打虎反腐;而拿下周永康的过程展示习近平有谋略驾驭局势完成反腐大业;既然腐败是民愤最大、国运倒悬最难解决的问题,习近平有意愿和有能力反腐将领导中共进入复兴,中国也由此再度充满希望。笔者认为:民间津津乐道的习近平拿下周永康的议论多是八卦娱乐;习近平拿下周永康确实不易,但由此传递出的信息不仅不足以让人乐观,反而更令关心中国进步的人忧心忡忡;不过,中国政治进步的机会空间也不因此更少。
周案不表明习真反腐
说习近平没有反腐的决心肯定不公平。只要习近平不想做亡党之魁,就必须要反腐。这不仅是在民间重建共产党执政合法性,也是在中国目前要建树任何利国利民的事业必须克服的阻力。然而,习近平心中腐败的概念与现代人类政治文明的概念并不一样;他反腐的目的、底线、轻重缓急顺序及方式,也与人类反腐政治经验不一致。
现代人类政治文明对腐败的定义基于法治和公平正义:自私自利不是腐败;腐败首先是违背法规;腐败还是不公平的制度。但习近平的腐败概念与此不同。他心中的腐败首先是危及他的权力核心地位和破坏他的执政能力的官场思想和行为,然后是损害共产党的执政利益和共产党江山在公众心中的形象。习近平在惩治周永康时确实重申法治的一些精神,但我们不能仅从他惩治什么确认他是否真心反腐,还要从他不惩治的腐败、以及惩治与不惩治的腐败的区别中,看他的反腐概念。
习近平上位前中共惩治腐败有比例和权位限制。比例限制是反腐面积不能过大,这是害怕影响经济发展速度和政治稳定。习近平也还没有表现出有腐必惩的意志。权位限制,是指权位越高,就越难以惩治;政治局常委不惩治。拿周永康确实突破了刑不上大夫。但还没有突破刑不上太子。到目前为止,习近平打击的都是草根上位的平民出身官员。中共腐败病入膏肓,中共自己承认有法不依的现象广泛,问题严重。普通民众更是感受到权大于法、法治其实是人治。所有这些的根源是党大于法,党凌驾于法律之上。但这些为了党的利益保护腐败的制度还不是制度性腐败。真正的制度性腐败是指那些法律规定和保护的不公正的特权。例如,那些太子们依法垄断的权位和利益。
习近平反腐中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选择性反腐,而是东厂特务式的集权反腐。习近平在集权反腐时,严厉镇压民间反腐。这表明习近平反腐不是为了消灭腐败,而是集中权力。这种专制反腐的方式,其实比谁更阴、谁更狠、谁的权力更大。即使反腐成功,也是为未来政治灾难创造条件。因为腐败来自于权力,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
习近平反腐受制度和形势制约
坊间热议习近平拿下周永康的进程也褒赞有加。舆论认为,习近平有谋略,一步步从外围向中心逼近,将周永康集团揭露出来。由此对习近平彻底肃清中国的腐败保有乐观的信心。然而,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习近平2012年就决心在2013年党的生日公布整肃周永康集团的消息,以启动整党进程。后来一再推迟时间。这个过程不是出自精心设计的谋略,而是阻力重重下久拖不决。这表明,习近平还没有像过去的皇帝那样一言九鼎、乾纲独断地处置腐败问题。他还受到许多制约。习近平究竟受到什么制约?这些制约有两类:一是习近平并不能真的搞定中共。二是习近平真能掌握共产党,也有现实主义考虑不能随心所欲地处置腐败问题。
拿下周永康并不说明习近平可以掌控大局。文革结束后,中共总结毛泽东的教训,建立一套复杂的机构设置、决策程序和派系人事之间的制衡机制。尽管为了政治稳定需要,有时对外强化一把手的超级权位形象,实际运行中,一把手必须与各派系和各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协调才能做事。重大问题,退休元老也要预谋并有最后否决权。所谓集体领导,是常委各自分工掌管一块工作。如果干预常委管辖领域必须要集体讨论决定。习近平接位后,建立几十个工作小组,对各领域工作直接管理,架空其他常委。再以中纪委为刀、军队为后盾,建立自己的独大力量。但是,这并不保证习近平能独揽大权。各种力量还是可以合法地集结并利用程序抵制和反抗。
习近平选择性反腐最大的限制因素还是局势变化对他的执政责任的压力。毛泽东权倾朝野到打碎整个党国和重组社会,但毛也不敢随心所欲地政治清洗。他必须保证多数在位者支持和配合他工作。文革确实打倒许多老干部,但其后的经济滑坡和政治压力迫使毛必须重建秩序并重新启用老干部。邓提出政治稳定为保障、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方略后,中共左右之争不论谁风头正健,只要经济滑坡和政局不稳,执政核心政策就刹车回摆。毛之所以能打碎党国机器,是因为那时中共高级干部普遍有相忍为党的愚忠。现在官场都是王立军式的阴狠投机者。习真反腐会逼反整个党国队伍,不论是消极抵制还是积极反扑,都会导致政局不稳和经济滑坡,甚至重大恶性事故层出不穷,人心浮动。
政争恶化未来中国前途不定
习近平东厂特务式选择性反腐遭遇重大阻力和责任压力时,他会怎样选择?会像九大后的毛泽东向党国干部妥协,步步后退?还是继续东厂特务式反腐,直至天下大乱?笔者以为,这两条路都行不通。如果停止或倒退,习近平将受到被他吊起胃口的公众的谴责,失去合法性。并给他此前反腐造成的不死不休的政敌有更大的机会和社会支持干掉他。如果继续东厂特务反腐,习近平能掌控官场但很难驾驭局势。当然,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可以跌跌撞撞地继续前行。形势恶化,政争恶斗不断,他的梦肯定难圆。
在笔者过去的文章中曾讨论过习近平的另一种可能。从人类政治史看,很少有大规模政体突变转型是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地进行的,大都是朝野生死博弈和高层权力恶斗逼出的结果,变局是最初启动者未曾料到的。如果在权争进入生死关头,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打开体制,争取人民的支持。如果这样做,不论局势如何变化,他都立于不败之地。
最近,中共传出184中全会提前召开的信息,并且以法治建设为重要议题。还强调这是中共执政史上第一次以法治为主要议题的全会。这是个信号,但习近平的法治是否真法治,还要再看。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