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4日星期日

徐水良: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网络漫画:开除虎籍
2014-8-20

一、反腐败是人类社会的必须

专制腐败是人类社会中异常邪恶的反动腐朽现象,反专制反腐败是人类社会的绝对必须。毛左、薄左、政法系特线和招安人士为薄周曾(薄熙来、周永康、曾庆红)等等鸣冤叫屈,完全是站在反动腐朽势力一边,坚持与民众为敌、与人类及人类道德为敌的反动立场。

任何正常社会,都必须反腐败。即使最专制腐败的政府,包括中共政府,都要装模作样反腐败。毛左薄左中共政法系特线,作为中共内斗中狗咬狗的一方,公然站到薄周曾、江邓毛等专制腐败官僚和头子一边,制造中共各派和平共存、合伙分赃就是民主,就是"竞争上岗,搞活一潭死水",以这类荒唐的谬论,来反对和抵制反腐败,这完全是扮演专制腐败分子及其头目的代言人这种荒唐的历史丑角,以这类颠倒客观事实和黑白的荒唐谬论,来维护中共特权官僚集团的专制腐败统治。

中共特权官僚集团,像老百姓说的,几乎是无官不贪。集团中任何廉洁的官员,都会受到打击、排挤、诬蔑和迫害。因此,提倡中共各派和平共存、合伙分赃,合作竞争,其所谓的竞争,不可能是任何廉洁的统治和竞争,而只能是中共的腐败统治和竞争,是中共各派争先恐后,大搞抢劫掠夺的大抢劫和大掠夺的腐败竞争,只能是各派竞相攀比,比赛腐败的竞争。

许多年来,从保赖昌星到保薄周曾,都是毛左薄左政法系特线,尤其是其中的江曾周系特线,为力保中共腐败分子和头目,而制造的荒唐闹剧。

但是,革命民主派和广大民众真心的反腐败,与专制政权装模作样的反腐败,目的和性质都完全不同,前者是为了铲除制造腐败的专制制度,努力铲除专制腐败的各种土壤,建立遏止腐败的自由民主制度;后者则相反,是为了欺骗民众,维护专制制度的形象,维护、巩固和强化专制政权和专制制度,在表面上铲除腐败产物的同时,维护制造和产生腐败的专制制度,拒绝、抵制和反对遏止腐败的自由民主制度。


二、习式反腐和毛式文革的异同

习近平是中共历史上,又一个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毛式领导人。习近平的习式反腐小文革,与毛泽东的毛式大文革,有非常明显的相似之处,例如:

1、都是利用广大民众对官僚专制的不满,来打倒自己的党内政敌。

2、都是为了欺骗广大民众,维护、巩固和强化中共一党专制的专制统治。

3、都是由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专制领导人发起,都是利用专制人治为手段,拒绝民主法治手段,来搞他们的大小文革。

正是由于习式反腐和毛式文革在目的,本质和手段各方面,都有相当程度的相似性,所以本人把习式反腐败,命名为习式小文革。

但是,习式小文革和毛式大文革,也有明显不同的地方,例如:

1、毛泽东的毛式大文革,敢于大规模地欺骗、发动和运动群众,敢于直接利用民众对官僚专制和腐败的不满,利用所谓的"群众运动",来打倒自己的政敌。而习式小文革,只敢利用中共纪检委等党内、系统内力量,装模作样搞反腐,不敢动员和利用广大民众来反腐败;相反,习式小文革却极力打击和压制广大民众真正真心的反腐败,把广大民众排斥在习式反腐败运动之外。

之所以产生这种差别,这是因为,毛时代,广大民众还受着毛和中共的深度蒙蔽,没有认识到毛和中共的专制及腐败,相反,绝大多数民众真心相信和拥护中共及毛泽东,所以,毛敢于大规模发动、运动和利用民众。而现在,中共的腐败远远超过毛时代,超过毛时代无数倍,广大民众一致痛恨中共的专制腐败,中共已经成为民众一致痛恨的人民公敌,所以,习近平绝对不敢发动民众反腐败。

2、毛式大文革,拼命搜罗、夸大或捏造政敌的各类罪行,那是为了不择手段打倒政敌,置政敌于死地;而习式小文革,却总是掩盖政敌的大部分罪行或主要罪行,只公布他们的小部分罪行。这种差别,是因为现在中共官僚无官不贪,罪行过于巨大,中共贪腐集团虽然矛盾重重,却是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合伙统治和镇压民众,合伙腐败。现在因为狗咬狗,不得不揭露政敌的部分罪行,但当权者和政敌是长期的合伙人,全部揭露政敌的罪行,也会损害自己和中共的整体形象,损害自己作为政敌长期合伙人的自身形象,肯定自己作为党内政敌合伙人无可推卸的合伙罪责,不利于自己和中共的专制统治,所以,他们不得不努力掩盖自己政敌的大部分罪行。

习氏小文革和毛氏大文革,还有其他许多相似和相异之处,这里不一一例举。


三、空前的腐败

中共御用文人和他们在反对派中的特线,纷纷写诗写文章,献媚习近平和中共,说"现在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二十四史谁比肩,洪武应惭锈宝刀"。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厚颜无耻的献媚怕马屁。

事实上,即使以专制人治的反腐败标准,习式反腐的力度,也很难与朱元璋等专制帝王的反腐力度相比。习式反腐小文革,当然也很难与毛式大文革的巨大规模和反腐力度相比。更何况,在当代专制腐败远远超过中国历史上专制王朝的情况下,习式反腐揭露和惩处的腐败比率,大概不到实际腐败数字的万分之一,当然远远不如中国历史上专制王朝揭露和惩处的腐败比率。

我曾经在《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一文中说过:

也许,现在的腐败,超过国民党和满清时期一万倍。

满清垮台,国民党垮台,绝大部分满清官僚国民党官僚马上一贫如洗。现在一个村长都可以贪污上亿,远超过迄今发现的国民党大官僚贪污数额。据海内外金融监督组织和媒体披露,全国贪官光是送到海外的钱,每年就超过一万几千亿美元。一年贪污总数当然更多。国民党和满清多少年,一个朝代的贪污也没有现在一年,甚至一二个月贪污多。

根据一个材料计算,清政府260年的收入,不吃不喝,可供中共贪污一二个月

我看到一个统计材料,乾隆盛世,全国人口三亿,政府每年岁入不过4千多万不到5千万两白银。清初康熙朝为23千万两白银,清末是4千万两左右。按此数据估算,有清一代,二百六十多年,合计政府收入不过一百多亿两白银。那时的两是16两制,一两不到32克,比盎司略多一点。以现在20来美元一盎司计算,有清一代260多年,全部政府收入不过2千几百亿美元,260年清朝政府不吃不喝,也只够中共贪官一个多月贪污。如果政府吃喝十分之九,那就只够几天贪污了。(据国际和国内揭露的数字,2012年中共贪官一年送到海外的黑钱,就有一万多亿美元,现在每年贪污总数,应该大大超过这个数字。)

中国历史上传统,行贿13百两白银,折今2千到6千多美元,就是大数字,但现在行贿,动辄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美元。

中共只要稍稍搞一点装模作样的反腐,揭露现在中共腐败集团一年贪腐数量的万分之一,就远远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贪腐总数甚至收入总数的总体数量了。因此,不是"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而是中共贪污腐败的力度,读遍二十四史和世界历史都找不到;中共反腐不力,揭露的贪腐比例之小,读遍二十四史和世界历史都找不到。


四、反腐只能依靠民主法治制度,不能依靠专制人治制度

有人说:反腐不难,但需良心+智慧+勇气

这个说法避开最重要的制度问题:这就是,反腐,必须利用自由、民主和法治制度,那样,才能大大减低反腐的难度。相反,用专制人治制度反腐,只会越反越难,越反越腐

反腐,只能靠制度。官员反贪反腐的良心,智慧,勇气之类,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真正起到有效的作用。否则,最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专制条件下,这很可能变成以腐败反腐败,最后结果是越反越腐。

在民主制度下,一个官员公布财产的制度,不用去抓贪官,就可以遏制无数腐败;再加上民选官员、民众监督及舆论监督,就能把腐败降低到最低限度,司法机构要抓的贪官数量就至少减少到目前中国的百分之一以下,99%以上得到遏制。相反,在专制条件下,你抓了一个贪官,还会出来十个一百个贪官,而且可能是大贪抓小贪。

习近平反腐败不靠制度,不靠自由民主制度和广大民众,相反拒绝自由民主制度,排斥广大民众,连各国行之有效的公布财产制度,也极力拒绝。他靠少数人,用搞独裁搞运动的方式来反腐败,用专制人治方式来反贪反腐,完全是本末倒置,那只能变成少数人孤家寡人反腐败。这是非常愚蠢地制造直接反对自己个人而不是对抗制度的政敌,非常愚蠢地自己孤立自己,最后只能导致反贪反腐失败,最后结果必然是越反越贪,越反越腐。

国内网友说得好,守着粪坑、保护粪坑打苍蝇,绝对不可能消灭苍蝇。


五、习式反腐小文革的具体前途预测

以上分析了习式反腐小文革的目的、性质和手段,指出了它必然失败的命运。但是,习式反腐小文革的具体前途,大致说来,却有以下四类:

1、习氏王朝与中共整个专制统治一起,被即将到来的中国民主革命和民主力量推翻,那样,习氏作为中共专制王朝的末代君主,与中共一起,被当作中共专制腐败的负面代表,记载在中国的历史上。

2、习氏王朝被仇恨习氏反腐败的政敌政变推翻,或者习近平被政敌暗杀,习式反腐小文革失败,习的腐败政敌上台。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革命民主派和广大民众,为了争取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毫无疑问,必须争取和联合中共内部的反腐败力量,一起来反对和推翻中共专制腐败统治,这时,一定程度肯定和利用习近平的反腐旗号,在策略上是合理的。在这种前途下,习近平有可能取得一定程度正面意义的历史地位。为了不排除这种历史可能,革命民主派对习式反腐,保留一定程度的灵活性机动性余地,在策略上是必须的。

3、习式反腐小文革在中共官僚腐败集团普遍腐败的压力下,搞不下去了,不得不被迫收兵。

4、习近平以不死不活的反腐小文革,坚持做完自己的任期,然后交棒给下一个继承者。

一部分人一直存在幻想,中共特线也一直散布幻想,散布第五种可能性,就是习近平从反腐走向搞政改,搞民主。但根据中共和习近平特点,以及习近平近年来的表现,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

四种有一定可能程度可能性中,前三种可能性都不小,第四种可能性却不大。

第三种半途收兵的可能性,在哪一步收兵,具体可能性又各各不同。

1、由于阻力大,习式反腐反到目前周永康为止。这种情况,习近平的主要隐患和政敌未除,对习近平当然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习近平不大会甘心。

2、根据到目前为止各方面包括中共政法系特线披露出来的消息,薄周曾反对习近平的政变,由曾庆红策动。而曾庆红是江泽民的心腹,他的后台是江泽民。由于中共内部的具体状况和力量对比,习近平动江泽民的可能性不大,但为了他自身的安全,动曾庆红却是势在必行。否则,习近平就会被曾庆红搞掉。因为政法系红二代、政法系头子曾庆红,拥有庞大的政法系实际势力,并且其智力和能力,远在习近平之上。两虎相争,必有一败,习近平不乘机搞掉曾庆红,就迟早会被曾庆红搞掉。

而江泽民年事已高,搞掉曾庆红和其他江泽民羽翼,江泽民对习近平的危险和威胁,就将大大减小。


六、当前中国的唯一前途和出路是革命

本人曾经一再论述,在中共顽固拒绝自由民主和政治改革,顽固堵死改良道路的前提下,革命,便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当代世界,秉持普适价值的自由民主阵营,与中共等马列教,以及伊斯兰国和凯达组织等一神教极端势力,互相对立,情况错综复杂。随着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岁月日益远去,经历过世界战争有着切身经历的人逐步离开这个世界,对世界战争因为没有经验采取无所谓的人越来越多,世界战争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如果不是全世界对核战争毁灭全世界全人类、消灭战争敌对双方和全人类的恐惧,也许在美苏冷战时期,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

因此,以革命推翻中共专制统治,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制度,不仅是中国的必须,也是防止世界战争,保护世界和人类生存的必须,因为在当今世界上,只有中共,或者黄俄中共专制势力与白俄俄国专制势力联手,才具有实际的能力,并且有实际可能的意图,来起大规世界性战争,包括派遣他们的第五纵队,潜入美国和西方国家,发起超限战,从而导致毁灭自由民主世界、及至整个人类的可能和能力。

每一个革命民主派人士和反对中共专制腐败的中国人,都应该积极努力,在公开的反对派公开舆论及公开行动的配合下,以隐蔽的小圈子等形式,积蓄力量,包括积极利用、扩大和策动民众突发事件的方式,以及策动中共武装力量起义和革命的方式,来切切实实准备中国未来的民主革命,来努力争取推翻中共腐败的专制统治,在中国建立先进的自由民主制度。

顺便说一句,目前海外和国内公开的民运组织和反对派团体,包括某些介入小圈子活动的团体本身,都被中共地下势力渗透,其中绝大多数被中共控制,他们积极帮助中共情报机构侦探甚至诱捕国内反共人士,国内从事小圈子活动以便积蓄力量,准备革命的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盲目与他们去联系。

中共的专制腐败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几乎是空前的,中国人对中共专制腐败的厌恶及痛恨,也是历史上空前的。

本来,89民运的规模远远大于苏联的819,形势远远好于苏联的819,如果赵紫阳像叶利钦一样,敢于反抗,那么,中共的专制统治,在89年就垮台了。上天给了中国一个软弱的不敢反抗的赵紫阳及其精英集团,使得中共依靠枪杆子的血腥镇压,保住了自己专制腐败的统治。

此后,中共除了依靠枪杆子继续镇压民众,又依靠搞腐败,搞大抢劫大掠夺,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阻碍政治改革和进步的特权官僚太子党专制腐败的既得利益集团,依靠这个集团来阻碍改革,来维护中共的专制腐败统治;中共继续依靠暴力恐怖、靠不断欺骗并且引导全民性腐败堕落,全民性道德崩溃,来诱导中国人接受中共的专制腐败,来消弭中国人对中共专制腐败的反抗;他们又派出庞大的地下势力,来渗透、破坏、控制和镇压反对中共的一切反对派组织,使得中共极权专制统治条件下,中国民众无法形成有形的、真正的反共组织,从而阻止反对中共专制腐败的民众力量的聚集、阻止分散的反共力量变成集中的有组织力量。他们依靠这一切手段,使得中共专制腐败统治,得以大幅度延长。

但中共的这些做法,毕竟有它们的局限和极限。中共很难阻止广大民众反对中共专制腐败的无形的小圈子力量。由于中共空前的专制腐败,在中国人对中共专制腐败普遍深恶痛绝情绪的包围下,中共的统治,绝不可能无限长期延续,中共必然像苏联东欧共产党专制一样,在它表面上无比强大似乎没有力量能够推倒它的时候,一夕之间,突然崩溃。

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