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2日星期二

梁京:伊拉克危机对中国的警示


不到一年前,伊拉克今天的局面都是无人能想像的。这个事实本身就值得中国人思考,因为中国自身正处在一个权力和社会解体的进程中。但可能是出于自欺的心理本能,中国主流媒体对伊拉克危机关注并不多。即使关注,也多是看美国和奥巴马的笑话。

伊拉克危机正在深深震撼美国朝野精英,一个月前兵临巴格达城下之后,ISIS现在突然挥师北进,直逼库尔克族自治地区的首府埃尔比勒。美国人原以为巴格达有可能陷落,把使馆人员转到了"更安全"的埃尔比勒,现在发现,他们再次大大低估ISIS。库尔德族武装虽然决意抵抗,但抵挡不住用缴获的美国重装备武装起来的ISIS。奥巴马被迫决定再次武力介入伊拉克,从空中打击ISIS。

ISIS是一个极端邪恶的组织,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残忍和暴虐,向全世界公开炫耀自己的暴行。而ISIS不仅能在伊拉克所向披靡,还能从发达国家吸引越来越多的"圣战者"。整个文明世界竟然手足无措,眼睁睁看著这股邪恶力量急速膨胀。谁都知道,这样的邪恶势力注定会灭亡,问题是,希特勒也注定灭亡,但他的邪恶带走了数以千万计的无辜生命。在ISIS被剿灭之前,这股邪恶势力将造成多大灾难?更深层的问题是,谁敢说这样的邪恶势力不可能在中国出现?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崛起,不仅是文明冲突的表现,更是现代社会认同危机的表现。中国也无法避免这个危机。所谓社会认同危机,就是找不到自己在现代社会的位子,找不到生命的意义。"屌丝"文化的出现,就是这种危机在中国的明显表现,其极端例子,就是扑不灭的"非法传销"。如果你知道中国非法传销组织内部的洗脑过程,就不难明白,这些人和ISIS的"圣战者"的心态和思维方式没有本质区别,他们要颠覆一切社会的基本伦理和是非。

现代社会的认同危机与专制社会的崩溃搞在一起,就很可能出现伊拉克这样的局面。美国在伊拉克之所以犯了根本性的错误,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理解专制社会崩溃的机理。伊拉克战争的策划者以为彻底摧毁原来的国家机器,宪政民主就能很快运行起来,更不用说伊拉克还有那么多石油收入。事实证明,对一个全面失去互信的溃败社会,建设民主政治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

中国虽然没有伊拉克那样严重的教派和族群冲突,但中国地域广阔,差异悬殊,更严重的是,中国的现代市场经济是在所谓"列宁主义社会"中发展起来的。列宁主义社会的解体过程,已经和资本主义全球化带来的社会认同危机纠缠在一起。伊拉克危机给中国的警示就是,这个危机发展的可能性空间,"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刚刚读到刘仲敬的文章"拜占庭的黄昏"。这是笔者读过的文章中,对苏联解体内在机理最传神的一篇。但是,共识网把标题更换成了"失去苏联的世界体系对所有人都是一种解脱"。这非常容易误导读者。不错,当苏联的大厦瞬间崩塌的时候,在"列宁主义社会"的"假大空"道德困境中苦苦挣扎的所有人,确实都感到过一种精神上的解脱,谁也再无心力去扶这所大厦,以至于"竟无一人是男儿"。人们以为,从此可以说真话,不用再假积极、假正经了,社会也会好起来。但这种感觉,并不反映真实。

事实是,长期自欺欺人的"列宁主义社会"可以瞬间抛弃失效的意识形态及其话语,却无法瞬间摆脱在这种社会中形成的"认知结构"和思维方式,而这种认知结构和思维方式将继续成为阻碍社会和道德重建的重负。俄国的危机就与此有直接关系。今天的俄国,煽情的、自欺欺人的民族主义宣传再度甚嚣尘上,其夸张程度已然超过戈尔巴乔夫时代。这说明,那个"苏联的世界体系"幽灵还在,俄国人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精神解脱。

中国的"列宁主义社会"虽然经历了资本主义的洗礼,还是不可能逃脱解体的命运。习近平大规模反腐,说明解体的最后阶段已经离我们不远。在这个时刻,我希望伊拉克危机能对中国的政治精英,无论当权还是想夺权的,都产生一种积极的警示作用。

毫无疑问,对即将到来的政治危机如何发展,习近平负有特殊的历史责任。大家都在猜,他究竟想把中国带往何处。我认为此时习近平选择重用什么政治品格的人,其实更为重要。因为习已经没有力量选择中国的方向,却还有机会影响中国政治博弈的道德底线。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