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长平:宣传的胜利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愚蠢,主导人类近现代文明的西方人更是如此。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近日发表一份报告,称中共政府意识形态教育成效惊人:2004年课改后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可以更加有效地塑造学生的意识形态。我希望有一份报告研究中国宣传对西方人意识形态的改变。
这份报告打破了很多人的幻觉。一种为中共洗脑教育辩解的常见说法是,尽管中共进行网络封锁,但是相对过去年代来说,互联网仍然为中国网民提供了丰富的资讯。不久前,有一位亲共的西方评论员就公开质问:在资讯如此发达的现代中国,怎么可能进行洗脑?该研究发起人之一、德国慕尼黑大学经济学教授坎托尼(Davide Cantoni)表示,最令研究人员吃惊的结果是,虽然中国学生拥有接触其他媒体和信息的机会,政府居然还是可以有效地通过教材改革改变学生的意识形态。
这份报告的研究对象是北京大学学生,该校被认为是中国最优秀年轻人的聚集地,也具有反思和反抗的传统精神。研究表明,使用新教材的大学生更加相信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更加信任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包括公安机关和法院在内的国家机构,并且对中国的民族政策更有信心。
在我看来,2004年课改的"成功"并不是一起偶然事件。自从1989年以来,中共新的意识形态教育一直在"进步"。1949年以后的中共意识形态教育,当然也是非常"成功"的。但是,"文革"让中国几近崩溃,这种"成功"也随之中止,八十年代出现了中国人对西方文明全面认同的趋势。"六四"镇压之后,中共利用残暴产生的震慑作用,对意识形态教育进行了改造。
最大的改变有两点:一是"去正义化教育"。不同于此前的假大空说教,宣称全世界中共最伟大光荣正确(这种说教当然仍然大量存在),新的教育中承认自己有问题,但强调别人也不怎么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利益至上是普世原则——并成功地把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立场污为假大空宣传。二是国情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既然没有普世正义,理所当然应该根据自家的情况谋取最大利益。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国情,西方人的观察和批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干涉内政。
2004年课改后的思想政治课教材,进一步强化这两个方面,既减少对西方文明的介绍,又增加对在中国国情下进步的肯定。上述研究表明,这种变化并不显着,却微妙而有效。
根据我的观察,随着中国经济权力的扩大,这套意识形态宣传也有效地改变了香港、台湾和西方世界。我相信反对"占中"和"太阳花学运"的香港人和台湾人中,很多就是通过这种宣传"理解"中共的。"看到中共的进步",在西方甚至成为包容和睿智的自我标榜。尽管习近平访问法国时可以让奥德朗总统绝口不提"人权"二字(请注意不是没有必要谈,而是经过交易和威胁之后的妥协),清楚地意识到政治文明被中国改写的欧洲人仍然不多。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