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东步亮:向大陸輸出民主 台灣不應太吝嗇

最近一則有關大陸在台就讀學生的新聞,在台灣媒體和民眾中引起討論。台灣淡江大學即將於9月17至24日舉行投票的學生會正副會長選舉中,首次有赴台就讀的大陸學生參選。在全部兩組候選人之中,來自中國浙江湖州的大眾傳播系四年級學生蔡博藝與來自中國廣東的資訊創新與科技學系二年級學生姚遠鳴及另一名來自台灣的張國軒,一起與另一組三位均為台籍的學生競爭此次的學生會一名會長與兩名副會長職位。
由於是首次有陸生參選台灣大學學生會會長職位,淡江大學公布競選公告時,又首次標註了參選人的國籍(分別標註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因而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台灣幾家主要媒體,甚至包括BBC等國際上有影響力的媒體,都對此事作了報道。總體而言,包括台灣的幾家綠營媒體在內,對陸生參選都是持肯定態度。淡江大學及台灣其他高校、台灣教育部、行政院陸委會等官方機構,也都認為此事並不違反相關規定,陸生參與校園自治活動,體驗民主精神,有關方面樂見其成。
但在部分媒體和民眾中,也有質疑之聲。前中山大學校長張宗仁的說法較有代表性:「如果只是單純的學生,參選學生會會長可能還好,擔心的是背後是否有力量在推動參選學生會長;多數大學的學生會會長都會被列為校務會議的代表之一,也會安排學生會會長參加一些教務會議等,學生會會長有出席或列席發言權、參與學校事務的權利。陸生的文化背景與台灣的文化相差很多,如果陸生當選學生會會長,可預期會對現有校園文化產生衝擊,如果深度參與學校事務,對校方也是挑戰。」
在臉書上,台灣民眾的質疑聲音更為激烈:「統戰已悄悄進入校園...阿九還在昏睡」。 「中共就是靠學生搞垮中華民國的」。 「台灣的大學已經淪陷了,落入共匪手中!」「共匪吃定台灣後,你們就會後悔讓大陸人來選,但到時候一切已經太遲」。
以香港作為經驗的「陰謀論」者的質疑似乎更有說服力:「跟香港一樣,有共匪扶植的陸生滲透學生會,把學生會染紅,香港大學學生會就遭遇陸生的破壞,被拉下台還賴皮不走,報警也沒用, 所以防共匪就要防陸生滲透學生會。」「一支五星旗說沒所謂,隨後就會有億億兆兆的五星旗降臨,第一個也許是有心的好人,但打後隨步的都是共產黨。不要以為共產黨會學習,會進步,他們只是窺準機會用金錢大肆入侵,目的是連你的那份也拿走。這是我活生生在香港近十年的觀察,香港已經淪陷了。」
中共通過陸生滲透香港高校學生團體,影響香港學生及高校的政治活動,這是鐵一般有目共睹的事實,香港媒體多有報道,內地某些部門對此也並不諱言,我完全同意並理解這一部分有香港經驗者的質疑。不過,我認為,陸生在台灣高校的參選,與中共幕後支持下的陸生在香港對學生團體的滲透,還是有所不同。
單就此次參選淡江大學學生會長的這名學生蔡博藝的過往表現來看,她在台就讀期間,曾多次參與台灣各種重要社運活動,反媒體壟斷、六四晚會、太陽花學運,都曾出現過她的身影。據說因為積極參與太陽花學運、參與佔領行政院,她還遭到大陸有關部門的電話約談,回大陸時還被「喝茶」。以這樣一個有主見、倔強的女生的性格,她怎麼會聽從中共的「幕後安排」?談及此次參選學生會會長的原因,她說其實也很簡單:她曾為學費調漲和外校同學去台灣教育部抗議;淡江女宿臨時漲價25%,她曾要求開公聽會,結果校方回覆:「學生代表在會議上同意此事,如果不滿漲價,可以退宿。」因為這些經歷,她得知學生會選舉要補選,於是決定出來參選。
結合蔡博藝被中共有關部門約談後還不管不顧的這些表現,如果真有中共私底下對她表露,哪怕是暗示「不單純」參與選舉的意思,恐怕都會被她向朋友和媒體公開。中共雖一貫愚笨,但也不至於在這個注定會成為中共「異見者」的學生面前,愚蠢至此。
從大的環境來看,台灣不比香港,中共在台灣還沒有像在香港有那麼強的控制能力。中共在香港有公開、合法的代表機構,有掌握香港政權運作的強大機製作為它利益的代表,但在台灣,它只能通過經濟活動間接來影響,或通過代理人輾轉來聯絡,搞的仍然是「地下活動」,見不得光。要想在大學培養「陸生」聽從其指揮,恐怕沒那麼簡單。特別是,目前台灣的大學裏,陸生只有3500人,人數有限,所掌握的資源有限,影響力有限,即便陸生滲透進入台灣學生團體和社運團體,對中共的幫助有限,甚至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壞了中共對台戰略的「好事」。
所以,我更願意把大陸學生參選台灣高校學生會會長,看作是一次大陸學生接受台灣民主教育的機會,是台灣向大陸輸出民主、輸出核心價值觀的一次積極事件,台灣官方機構和民間人士,在這方面都不應過於吝嗇。向大陸輸出民主,鼓勵大陸學生積極參與台灣社運和民主活動,培養大陸學生的民主精神,應該多多益善。
我曾觀摩過台灣東吳大學的學生會會長選舉,它幾乎是完全參照民主社會的政府首腦或國家元首選舉程序,是相當好的民主實踐和民主教育。與大陸高校作為官方傀儡的學生會完全不一樣,台灣高校的學生會,是真正的學生自治組織,它有《大學法》作為保證,學生有權直接或間接參與學生相關事務的決策,而且其內部機構設為行政(學生會)、立法(學生議會)、司法(學生評議委員會)等三權分立架構,運作有自己的一套程序。相信陸生如果當選,一定能受到非常好的民主政治能力鍛煉,這在大陸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越來越多的陸生在台灣受到這方面的培養和鍛煉,將來回到大陸,必能對大陸社會的進步產生作用。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