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5日星期二

巴黎中国之家追思燕保罗

燕保罗

作者 安德烈/ 法广

位于巴黎圣日尔曼区的中国之家8月4日为病逝的法国总统外交顾问燕保罗举行追思会。法国总统奥朗德出席了追思会,除了保罗生前友好,同事,政界朋友,追思会上,还有不少保罗生前的中国朋友。包括来自中国的流亡者:万润南、任畹町……
追思会在艺术家马德升的长诗朗诵声中开始,马德升先说一句:"保罗帮助许多中国人找到了自由"。然后开始他的"自由颂":自由,永远的自由,自由在心中,自由在手中,自由,自由……他的朗诵真有滔滔黄河天上来的气势。朗诵结束,会场一片沉寂。奥朗德总统开始即席讲话。他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保罗是你们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个自由的人。自由地去选择,自由地作出判断。奥朗德接下来讲述了 自己如何认识保罗的过程,他像一位兄长一样介绍了保罗的家世。他说,保罗对中国充满热爱,最后,他终于走向外交,走向中国。

八九六四后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万润南从巴黎北郊赶来跟保罗作最后的告别,他写下『悼念燕保罗』寄托哀思。文中说"保罗走了,大家都很悲痛。我尤其悲痛,因为在我的生命历程中,他是如此重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的帮助,我很难在流亡生涯中得以安身立命,甚至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他都随时接听我的电话,关心我回到法国后的各种安排。就在他临终前的几天,还通过玛丽亚娜安排我们见面的事宜。他说:现在他在治疗过程中,待这个疗程结束,换一个宽敞一点的病房,我们就可以见面了。非常可惜,我们没有等到这一天。"

一些汉学家也在追思会场,当年同保罗一道帮助中国人的玛丽亚娜也在场。她曾经是帮助中国流亡者的艾丽丝协会成员。因故缺席的白夏,潘鸣啸也曾是这个协会的成员。汉学家侯志明也在场。保罗的生前友好,同事,中国朋友都来了,有些脸上还是青铜色,显然专门从度假地点赶来。

在法国一所大学任教的副教授张伦,八九六四时曾经是天安门广场总指挥。他说,保罗不仅仅是我们的朋友,保罗于我们有恩。他说,保罗是一个有着正义感,人道关怀的出色的外交家。他对中国充满热爱,希望看到一个公正、自由、人道的中国,具有传统底蕴,又有现代文明风采的中国。

在中国之家,有一个中国流亡者献给保罗的花圈。花圈上写着严家其等人的名字。

杰出的外交家

燕保罗是一位杰出的外交官,一位地地道道的中国通,精通中文。作为一个深通中国文明的专家被擢拔为法国总统外交顾问,实属罕见,况且保罗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重量级",他被任命为总统外交顾问这一关键的岗位出乎预料。他的朋友说,保罗也从未主动去争取。一次秘密的沟通发生在奥朗德竞选总统时期,经人推荐,奥朗德与燕保罗私下见面,奥朗德发现他极其沉静,欣赏他熟知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状况,以及他对事物洞若观火的分析。星期天日报报道说,保罗的这一品质在后来国际社会发现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西方酝酿军事打击叙利亚时凸显出来。用奥朗德本人的话说,保罗是当时唯一一个明白奥巴马想推迟对叙进行军事打击的人。一位多年的外交官老朋友说,他的沉着理性把大家从过分激动的气氛中摆脱出来。周一,奥朗德在追思会上说,保罗陪同他访问了很多国家,访问美国时,保罗独特的见解引起奥巴马总统的重视。

许多不少时日未见保罗的中国朋友是在奥朗德2012年5月17日宣誓就任总统的当天下午,他登机前往德国访问时,突然从电视上发现保罗在飞机旁等候总统的身影。二十年前的保罗面孔瘦削,黑黝黝的面孔,比起来,现在双鬓洁白,微胖,老成。

去年四月,保罗已查出身患癌症,这是奥朗德担任总统后首访中国,很多人担心保罗的身体状况支持不住。但他仍然坚持陪同奥朗德总统访问中国。从中国回来后一段时期,他的病情有了好转,许多朋友为他暗暗祝福。不过,几个月前,他已经不再能陪同总统外出,但仍然坚守岗位,协助处理重大的国际问题。

保罗7月31日病逝后,奥朗德总统在公告中说,"我失去了燕保罗,他之于我远大于一位外交顾问。保罗是我忠实、稳重的朋友。他敏锐细致,学识渊博,集精神高尚和聪明才智于一身。他为法兰西利益服务了一生。他热爱中国,精通汉语,为在亚洲推广法国政策做出了贡献"。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则说:"国家痛失一位伟大的公仆,外交部痛失一位最优秀的智者"。

中国人的朋友


保罗与中国人的密切联系,则是另外一个故事。那是一段人道主义的故事。
保罗是流亡的西班牙共和党人之后,这可能使他容易理解中国流亡者的命运。他的父亲是西班牙共和党人,佛朗哥政权时期,流亡到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后来与当地的一位法国布列塔尼女子结婚,1957年生下保罗。保罗中学在法国南方读书,后来开始学习中文。一段时间成为托派。八十年代初到北大读书。后来他说,幸亏去了中国,被当地看到的现实唤醒,他的毛主义情结在中国被彻底治好,荡然无存。

八十年代末,中国发生震撼世界的六四事件,一批中国人逃亡海外,中国通燕保罗付出很大努力,把其中一大批接到法国。其中就有万润南、严家其、苏晓康、已故的陈一咨,后来的王若望等人,还有一批学生领袖。知名的不知名的,这些告别家园的人遭遇很多困难,燕保罗一直关心着他们的学习、生活、甚至帮助他们家属团圆。一些流亡者回忆着其中的一些细节:保罗有时到南郊大家居住的西玛德,和他们一起烧烤,畅谈,直到深夜。保罗后来开始了外交官不断的驻外生涯,广州、北京、河内、马德里,马不停蹄。2009年担任了法国外交部亚洲局负责人,再后来,担任总统顾问,可谓日理万机,大家见面的机会少了,但保罗仍然没有忘记关怀流亡者的事情。保罗对法国媒体偶尔谈起这些事时,只是淡淡表示,做这些事很自然。

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说,在1989那场悲剧发生后,在幕后行动,把一大批中国逃亡者迎接到法国的就是燕保罗。与此行动遥相呼应的是"黄雀行动"。保罗生前接受采访时谨慎地承认,"我当时负责接待来法国的中国异议人士"。但对当时法、英、美如何联手行动,拯救300多名逃亡者的事保持缄默。

今天,这些25年前逃亡海外的中国人深深地感念着保罗,当然不只是他们,还有其他的中国友人。保罗的死使他们丧失了一位伟大的朋友。他们痛惜英灵早逝。
——胡平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