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

冬眠熊:從康師傅到周老虎——周永康案延伸15問

胡錦濤與習近平的本質差別:管家人與少東家。

《开放》編者按:本文作者是中國大陸知名的網絡政治評論家與雜誌編輯,他的文章務實、鮮明而資訊豐富,具有廣泛的影響力,也常遭當局封殺。周永康被中共拋出來後,本刊特約他撰述案情的來龍去脈,以饗讀者。


前言】從二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到周永康寓所對其宣佈中央要求他配合對其親屬、部下違法行為的調查、說明有關情況、黨內仍稱同志但要移居京西保護性居住以來,到二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共中央突然宣佈對周黨內立案審查(並不再稱同志),歷時八個多月,期間有關周的案情進展真是波譎雲詭,神秘莫測,謠言四起,跌宕起伏,一驚一乍,吊足胃口。
「康師傅」,「泡麵」,「下麵」,「煮麵」,「下架」等隱喻說詞,半年來不絕於耳,各種令人乍舌的案情通過不同管道真真假假地透漏出來,令人匪夷所思,莫名驚詫。但至少兩個季度以來,對周氏曾經的三大勢力範圍(石油、四川、政法)和家族成員及眾多部下、秘書等的系統性清查和圍捕,已經使明眼人看得清清楚楚——這是對周氏的圍獵態勢,何時劍指核心,只是早晚的事。當周氏最後一任秘書也被圈入囹圄時,周永康三個字已經呼之欲出了。
剩下的猜測就是周的更大的後台與習近平、王岐山的鬥法誰能占上風了,當然公眾也在看習在二一三年秋季北戴河會議上憤言反腐、怒崩衣扣的打虎宣誓能否兌現。筆者也曾在數月前預測,一幫退休老常將把周永康當成大水沖進「常委免罪俱樂部」前的最後一道「防波堤」,為避免大水漫灌淹到自己,會想方設法力保周过关,如有可能,最好能控制習的反腐力度,在把周老虎打成「病貓」後適時收手(即剪除周的所有勢力範圍和死黨後放他一馬,軟禁終生),只做黨紀黨籍處理。
此分析一出,即遭到眾多觀察家反對,認為習若不能徹底拿下周,反腐鋒銳就算折了,威權難立。看來習可能也是這麼想的,華山一條路,唯有拼死一搏。筆者其實也希望習能徹底一搏,打贏這場反腐攻堅戰。先不管這場反腐從內容到形式及相關事宜存在多少瑕疵和可商榷之處,先打掉周氏這個作惡十年的團夥再說!據筆者觀察,儘管很多公共知識份子,對習執政以來的諸多左傾政策猛烈批評,但在反腐這件事上卻多有期待和有保留地贊許。  因此,七月二十九日甫一宣佈,「康師傅」終於變現成「周老虎」了,國內外輿論正面評價如潮。看來,用周氏集團給習未來八年或更長的威權鐵腕統治祭旗這個目的是完全達到了,習氏首戰告捷!而且,「少東家集團」運用傳統威權政治權術整肅團隊的鐵腕手段可圈可點,讓人刮目相看。半年來視其為「菜鳥」的某些輿論可能要改變觀察角度了。
不過,儘管好評如潮,儘管包括法輪功媒體在內諸多評論都覺得這是一件大快人心事(如同當年的「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幫」),儘管如胡舒立的財新傳媒瞬間拋出六萬字的周案大起底,但是由於對周案的長期輿論封鎖和打壓、反腐的派系清洗色彩和超法治運作、神秘詭譎的宮廷內鬥傳聞、在反腐同時對憲政和普世價值的異乎尋常的打壓以及雲裏霧裏的改革高調,都使周案仍然顯得撲朔迷離,前景難以預測,諸多變數讓人心神不寧。中國政治如今成了全球最弔詭的謎題,到處都是「看不懂」的驚歎。
為了讓公眾和輿論對周案及整個中國的能有個比較切實的觀察,筆者將與周案有關的問題由表及裡、由內到外地作了梳理,共設計了十五道問題,自己設問,自己回答。希望對大家「看懂中國」有所助益。當然,答案僅是一家之言,且以分析為主。歡迎討論和批評。

1、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公佈周案?
答:不管周案最後能否進入司法程序,但中紀委一定要把它辦成鐵案,按可進入司法程序來準備。能不能讓周入刑,那是習江之间博弈的事。因此,从去年末开始,中紀委基本將周氏一門及所有勢力範圍連根拔起,將所有關聯人全部拿下。對這些人辦案,用了半年多時間,幾乎每月都破獲若干起相關案件,涉及七、八位副部和正部級幹部,幾十位司局級幹部和數百位處科級幹部。但據說周氏本人一直零口供。从各种渠道透露出的主要案情看,能對周構成刑事指控的有三大問題,一是給黑社會提供保護傘(如四川劉漢),二是直接由本人經手的受賄或直接獲取非法經濟利益,三是涉嫌僱兇殺妻。看來,近期辦案在這三大方面或某些方面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掌握了實質性證據。當然還可能與薄熙來案及山西令氏窩案構成某些共同犯罪的證據鏈(但未必公佈和起訴這些事)。因此中共中央認為,可以「揭鍋下麵」了。估計習給中紀委的辦案期限就是到四中全會前,周案要有個了结。中紀委如期完成了任務。

2、公佈之後的大致審理時間表?
答:估計到四中全會時,會完成對周的黨內審查程序,在全會上完成對其黨紀處分並移送司法(如果不移送司法,那就是在四中全會上徹底了结周案,僅作黨籍處分)。如果移送司法,最早到明年春季會開庭審理。由於案情複雜,涉及的人和事眾多,時間跨度可能長達三十年,所以拖到明年秋季才開庭也是可能的。

3、周案定罪的可能前景之一?
答:不管周案最後如何定罪,都會盡可能去政治化。例如與薄密謀取代習,周做事實上的太上皇;再例如十年維穩犯下的累累公共暴行,大概都不會擺上臺面。就是說法輪功及其他一系列維穩案件都不會被反思、平反和追究責任。周案可能僅限於他個人的貪腐和其他刑事犯罪(如同薄案,並未追究他濫用職權黑打等問題)。
周的罪名,從透露出的種種資訊看,最嚴重的指控可能是:「建國以來最大的涉黑貪腐集團首犯」,其個人還涉嫌僱兇殺妻及其他暗殺行為(网传暗杀习、暗杀刘原、暗杀令公子等,骇人听闻,不知真假)。如果這些罪名成立,周最高可能被判死緩。審判地可能選擇北京周邊的四省(河北、山西、遼寧、內蒙)之一的省會中院。服刑肯定是秦城了,如網上戲言:康熙來了。

4、周案定罪的可能前景之二?
答:如果周氏背後最有力的支持者江和曾還有與習的博弈能力的話,或習考慮到黨的面子,權力穩固度及其他不為我們所知的種種因素,最後放周一馬,僅在四中全會上對周作黨紀和黨籍處分,從目前情況看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從這次公佈的黨內調查決定看,還是留有這方面的餘地的。因此,如同薄案開審前那段時間一樣,周案仍然存在巨大變數和無數宮廷八卦內鬥秘聞的謠諑空間,未來一年將一直是媒體的盛宴時期,例如今年北戴河就會產生出無數的秘聞和真假難辨的「講話」。

5、周案將與薄案、令案並案嗎?
答:有這種可能性。但不大可能再追究薄的「漏罪」,反倒是薄有可能利用這次機會作為污點證人給自己獲得減刑機會。令計劃也可能通過向黨說清楚,做污點證人,使反腐僅局限於他的山西親屬,而使自己逃過一劫。總之,中共可能不願意把周集團與薄集團、令集團合併,那樣太難看了。分而治之可能是上策。

6、老虎到底有多少?
答:這個不好說。但我跟大家直感一樣,老虎眾多。江執政十三年,又當太上皇十年(也是胡溫基本不作為的十年),二十三年來,正是權貴資本發生和鼎盛時期,而且官員按派系和地緣關係幾乎全部黑幫化,貪腐之巨、窩案之多達到曠古未有之程度,中國是世界上貪腐最嚴重的國家,應該是不爭的事實。蒼蠅遍地、芝麻大的權力都腐敗,咱就不說了。到什麼量級算老虎?至少應該是副部以上,貪腐千萬以上吧?但這個級別的老虎,簡直太多了,因為他們上面都有大老虎,大老虎就是那個黑幫的總頭兒,入了這個黑幫就沒有不貪腐的,如周永康集团。類似的黑幫大老虎一定還有的,只是看習等有沒有本事全打了。但真全打了,可能執政基礎就塌陷了。所以反腐一定帶有派系清洗特徵,不可能全打的。這也是公共知識份子認為眼下的反腐帶有明顯的非制度化特徵,因此不可能真正深入和徹底的原因。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說,周氏集團的倒臺,到目前為止,只類似於嘉慶皇帝幹掉了和珅,陪著高興一會兒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以為正走在徹底根除腐敗的康莊大道上,那就過度解讀了。

7、周案背後的更大老虎會被揪出來嗎?
答:周案背後更大的老虎,肯定是江、曾,這是大家都知道的。習、王會出手打嗎?雖然人民日報說周不是句號,但真打到江曾頭上,習還是可能比較有顧慮的,因為江曾是提攜他的人,按某位著名公知的說法,習是江曾的接班人,他能反咬嗎?在我看來,習是具有馬列毛原教旨和理想主義情結的人(這一點可能連江、曾都看走眼了),為了黨的最高利益,帶著血統派和少東家的威風,他是不會手軟的。不當兒皇帝和亡国之君与遏制打擊腐敗,是上台前既定的兩大目標,他是一定要實現的。但具體打到什麼程度,卻是很有講究。只要從太上皇手上徹底奪回權力,我覺得他就會適可而止。不會完全撕破臉皮。未來三年,他只要達到不再受元老派箝制的目標,江、曾也知趣而退,基本就會相安無事。如果江繼續擺出太上皇架子,他就不會手軟,貪腐證據在手,隨時可以拋出。讓十九個婆婆(尚存前常委)都閉嘴,別搗亂,就算達到目的。因此,打周老虎就是為了鎮住那一群大老虎。

8、反腐的小高潮,大高潮和休止符在哪裡?
答:周案的披露,就算是反腐的一次小高潮。還會至少有兩次小高潮,比方說清算李氏電力家族和賈氏家族,這相當於反腐的三大戰役。大高潮應該是拿下江曾(相當於過長江),但根據上段分析,這個大高潮不一定會真正出現,可能會私下解決,只要過江就行了。那麼,反腐戰役打到什麼時候算是告一段落呢?我認為打完三到五個戰役,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因為「選擇性反腐」的戰略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在前常委中反腐,反得他們都老實了,不再干政了,政令定於一尊,也可以傳出中南海了,就算實現戰略目的。至於地方腐敗勢力,重點打擊對象是前常大老虎在地方的同黨,整肅了他們,也就基本達到目的。至於面上的反腐以群眾路線教育,洗澡照鏡子,紅臉出汗為主要手段,配以八府巡按督查,總體上溫和過關即可,還指望他們幹活呢不能長期消極怠工啊。

9、習氏如此反腐,自身安全有保障嗎?會不會發生政變?
答:有保障,基本不會發生政變。習一上台就搞了一輪不動聲色的集權式政改,基本打破了十八大給他限定的體制模式,用一堆小組替代了原有的權力結構,組建了一個「戰時高效內閣」,把黨政軍權牢牢地抓在了自己手裏。然後用弘揚優良傳統和保證黨長期執政為主題來搞反腐,在黨內建立了足夠的合法性,腐敗勢力難以抱團反撲,太上皇也已成強弩之末,目前根本看不出哪股勢力還有整倒胡耀邦那樣的力量。何況少東家對這些早就算計好了:黨內這些貪腐分子個個都是熊包,平時可以人五人六的,真要對壘個個都不是對手,只要足夠強硬,出手穩狠,打垮他們沒問題。真正的對手其實只有薄熙來一個,恰好他自我爆炸,進去了。

10、官方將對周案作怎樣的反思和結?
答;官方一定會反思和總結,並以周案為戒警示教育全黨。但得出的說詞一定是腐敗分子喪失馬列毛信仰,辜負人民希望,個人品德方面沒有經受住權力利益和榮辱觀的考驗,沒有管好身邊工作人員和子女,在改革大潮中迷失了方向。加之黨內民主生活不健全,紀律檢查機制不完善,給腐敗分子以可乘之機。但黨有自我淨化能力,一定會戰勝腐敗,立於不敗之地。等等。就是說黨立於不敗之地就行了。至於這些腐敗分子給國家和人民造成的傷害和損失是不必由黨這個娘家來道歉賠償的。他們對文革就是這樣總結的,黨度過了難關就是勝利,從沒想過造成了數百萬人民的死亡,至少應該給人民道個歉。同理,造成這麼大面積的腐敗和維穩暴行,都可以歸罪為某些個人的問題,打倒他們就行了。

11、軍隊反腐會走到什麼地步
答:軍隊反腐實際是這次習氏反腐的重中之重,軍隊的腐敗程度一定讓少東家們大為光火,忍無可忍。習接手的軍隊基本可以認為是腐敗不堪,軍紀敗壞,沒有戰鬥力的軍隊。這是他要下大氣力整肅的地方,而且出手要夠狠。比如對徐才厚、谷俊山一定會重判,新發現的腐敗分子一定會抓,讓老頭們清退多餘房產一定會堅持到底,吹拉彈唱的部隊一定會解散,整個部隊也會按照精兵戰略進行裁撤和重新編組。總之軍隊才是這次反腐的重點,只不過軍中反腐會相對秘密進行,我們都難以管窺就是了。

12、能打破「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的魔咒嗎?
答;能。習的實踐說明,反腐亡黨是自己嚇唬自己的,真反腐了,不但不會亡黨,反倒可以增強執政合法性,延長執政時間。而不反腐,則亡國(迅速失去執政地位)是一定的。但彻底根治腐败(不是降为零,而是比如达到香港和新加坡的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大陆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这已是多年来不争的结论(尽管御用吹鼓手还在无力地辩解)。大陆的腐败,与所谓公有制、庞大的权贵化国企体制、预算软约束的财政体制、垄断性的金融体系、极权和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府体制、黨国体制、黨军体制、新闻管制体制等密切相关,这些体制不改革,根治腐败几无可能。反腐,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血统派对江式官僚系统的一次非制度化清洗,达到还权于少东家集团,政令军令畅通,腐败被大幅度遏制,就算达到目的了。指望用这样的反腐(连公布官员财产都不敢)来根治腐败,是期望值过高了

13、反腐的制度安排會真正走向法治化嗎?
答:輿論注意到,官方在宣佈周案的同時,公佈了四中全會的法治化議題。似乎有對周的維穩體制反思和改變之意,輿論普遍認為這是比較積極的信號。但從三中全會公佈的改革方案看,法治化雖然是改革目標之一,涉及司法獨立方面,具體體制改變卻是相當謹慎的,只是把法院的人財物垂直化管理而已,這是上收權力而非司法獨立。而三中全會以來,周氏維穩體制不但沒有淡化,反倒有變本加厲之勢,反腐所採用的黨法大於國法的具體做法也與法治化相去甚遠。因此尚不知四中全會的法治化議題會走多遠,總之在目前態勢下,只能抱謹慎樂觀態度。坊間早有詰難說,要講法治就先把浦志強、高瑜、郭飛雄等放了,不然無論怎麼說,都體現不出善意和進步。

14、反腐戰略與改革戰略的互動狀態如何
答;習式反腐和全面改革,在習的戰略部署中是齊頭並進的,但在邏輯上卻有不一致的硬傷。因為威權和集權式反腐(而不是權力制衡式的制度性反腐包括公佈財產等)與高調的市場化改革是有作用力方向不一致的問題的,這必將削弱市場化。事實上我們也看到,雖然市場化改革呼聲很高,但實質進展不大,市場與大政府體制的衝突遠未解決,而經濟運行卻越來越依賴於國家資本主義的運行模式和在海外開疆拓土的資本輸出,而不是著力於改變內需和兩極分化態勢、限制壟斷的市場模式。這個內在矛盾會在未來進一步凸顯出來,使這種一邊集權,一邊市場化的悖論逐漸成為現實經濟生活的扭曲形態,並使腐敗的溫床有增無減。

15、反腐後會有普遍期待的政改嗎?
答:不會有趨向於憲政和普世價值的政改的,因為這已被習明確拒絕。那他會不會以一個在反腐鐵腕方面讓全黨大吃一驚的潛伏者姿態,在歷史某個時刻突然想明白了,再次讓我們大吃一驚地突然轉向憲政改革呢?我不知道,我想天也不知道。這種歷史機緣可遇不可求。我們只能根據他現在公開宣示話語來做判斷。
    我覺得總體上他一定會通过极权主义走向「紅色帝國」模式,而不是通过集权主义走向宪政民主。红色帝国之路不管走得通走不通,他都會頑強地走下去,因為這是建立在中華文明特殊論基礎上的,是整个红二集团與世界文明趨勢競爭的一場豪賭,他們一定會把黨和民族國家緊緊地捆綁在一起,尋求一個黨國的大復興這是他們的使命感使然。具體解釋請參見我去年九月發表的《走不通的紅色帝國之路》一文(博訊網)
    而一般认为只要走上市场经济之路,民主化改革就难以逆转的逻辑正在遭到挑战。中國的發展實踐已經顛覆了發展經濟學之中產化必民主的歷史邏輯,因為中國現在形成的中產階級與權力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並非在自然市場狀態下成長,他們無法斷奶」.所以中國的事都要重新觀察。
   但拒絕憲政改革,会有五大发展瓶頸怎麼都過不去,這也是我說紅色帝國之路最後走不通的原因。這五大瓶頸是:1、腐敗重來;2、難以扭轉的兩極分化;3、環境惡化趨勢難以逆轉;4、與港澳台及邊疆民族地區的持续不斷的文明衝突(當下大陸已不是中華文明而是蘇俄式「文明」);5、與全球主要國家的制度衝突。
    習个人的历史作用正在以超越邓直逼毛的态势迅速發展,在国际权重方面也正在超越普京大帝渐成習大帝,這未必是中華的福音。知识界曾普遍希望他能成為矯正中國歷史方向的转折性人物。他有這個機會和能力。但这样的期待正渐渐冷却。取而代之的是度过一个严酷的帝国时代的心理准备
    中國正處於歷史轉折關頭,轉得好,將成為世界文明總方向的最後完成之地,這是人類的福音。轉得不好,也許成為新一輪世界性爭鬥的源頭。我們祈禱和平、祈祷人的基本權利的实现和民族的真正理性的復興!

——《开放》杂志,金钟供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