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RFA:孔子学院引发中美交流陷阱多

中美学术交流日益密切,2014年留美就有30万中国学生,排全球第一﹔过去4年,美国则只共有10万名学生到中国游学。今年6月,美国波士顿北牛顿高中生亨利在留言册上写了被视为的敏感字句,在北京被禁锢了5个小时,还要写"悔过书",引爆美中的交流问题。继而拥有共十多万会员的美加两个大学教职员组织炮轰孔子学院,指其运作没有学术自由,要求大学不与其续约。有学者更质疑,中方在海外设立的"孔子学院",每年花数10亿人民币是向外输出中国式的洗脑教育,而当下的中美文化交流不对等,是弊病多多。(何山报道)

身在华府的访问学者、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对"孔子学院"在美国行思想控制,有亲身的体会。他对本台讲,孔子学院的作用,已经超出了汉语教学,文化交流的目的。就连美国的著名的学府、言论自由至上的大学,都受到孔子学院的制肘。

夏业良举例说﹕我给你真实的例子,我在史丹佛大学,曾经举行过一场有关宪政的研讨会,请了国内的学者曹思源作演讲。后来,可能在场听的人,可能给孔子学院打了报告,说内容非常敏感,因为我们借用的场地,是孔子学院的场地,再过两星期就是我的演讲,后来组织的跟我说,上次演讲,你们触及很多敏感的话题,所以下次取消了。

夏业良说,由于开支来自中方,中方使领馆人员,对孔子学院哪些话题可以讲,哪些不可讲,都会指指点点。"在孔子学院控制的范围,他极力想阻止任何他认为敏感的内容。所以,美国的大学里面,的确有一些人,有一些机构与个人,想得到眼前的好处,他们跟中国搞好关系,到中国访问接受贵宾式的接待,然后可以得到研究基金的资助。"

夏业良还说,美方伙伴,只著眼眼前的利益,就正中下怀。有时,还要以放弃对自由、民主的支持为代价。

他说﹕再有一些场合有领导人接见,所以他们也是从眼前的利益,没有从基础的价值观考虑。所以造成共产机器,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的确是应当引起警醒与反思的。

澳大利亚学者晓刚亦有亲身体验。他对本台讲,孔子学院用教中文进入大学校园,但课本规定要用大陆出版,严格规定不能够用台湾的教科书,个中就有玄机。

晓刚说﹕在大学,有教授就抱怨,他们想用的教材,孔子学院不给,要用中国所给的教材。比如有的教授喜欢用台湾的教材,孔子学院就以中方给的钱(为理由),不肯。

至于要在孔子学院讨论西藏问题,更要看中方使馆的脸色。晓刚指,孔子学院文化交流为次,思想控制为实。

晓刚说﹕因为孔子学院是中方给的钱,有的教授就要顾及中方高不高兴。其他完全无关的,比如说有人要在大学做讨论会,中国领馆他们认为不喜欢,就打电话来说,为甚么要做西藏的研讨会,不要做这些活动。那学校就会害怕,因为他们跟中国有这交往。

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教育部旗下的汉办资助。自从2004年在韩国首尔成立首家孔子学院以来,十年来,全球已有440所孔子学院。据孔子学院年报透露,2012年,中国对孔子学院的支出达11.92亿元。

晓刚说,海外孔子学院一年的开支,是同年希望工程募捐款项的三倍。让人质疑,中方放弃中国的贫困学童不顾,却将大把的金钱撒向西方富裕国家,目的为何?

晓刚说﹕是一个教中文的西人教授亲口说的,孔子学院的控制非常严。因为他们是习惯学术自由,现在就很受控制。悉尼大学就有过因为(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来大学演讲,跟孔子学院是没有关系的,但大学就害怕了,怕孔子学院去干扰。跑来把活动取消,后来有人抗议,才接受。还不光是悉尼大学,我们在其他大学的讨论会,领馆也打电话去学校,学校害怕,非常明显。

目前,美国有30万的中国留学生,排全球第一。中国留学生有否融入美国的文化,接受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则难以统计。至于美国,过去4年到中国游学的人数约10万,远低于中方到美人数。交流过程中,美国校方为保持与中方的良好关系,最近更出现疑似违反美国宪法的行为。

华府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目前就正协助美国高中生亨利(Henry DeGroot),研拟向法院提出诉讼,控告波士顿北牛顿高中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

杨建利对本台讲﹕都是美国学校强迫执行的,包括给景山学校的校长写道歉信,把他关在学校5小时,都是美国学校执行的。回到美国以为没事,还是美国学校对他惩罚,不给他去毕业舞会。

今年初,18岁的高中生亨利,跟随学校到中国,与北京的景山学校交流。亨利在给中方同学的留言册上,写了"Democracy is for cool kid"、"不要相信政府与学校"、"造反是对的"三句留言,触怒了景山学校的校长。

牛顿高中并指亨利的行为危及一行同学,并违反了到中国的行前协议,强迫他向中方写下悔过书,并禁止他参加高中毕业舞会作为惩戒,但教育界人士批评牛顿高中的做法是向中方叩头。

这个星期,记者联络上亨利。亨利对本台确认,已经与美国的民权组织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律师见过面,目前正等待对方就案情的研究结果。是否提诉﹖他说言之尚早。对于校方,为了保持与中方姐妹学校的关系,放弃美国课堂上教授的对民主、人权、自由的坚持,亨利说极为失望。亨利并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对本台国内的听众说,对自由的坚持,要守得住。

他说﹕希望国内的哥哥姐姐,也能够享有如美国民众一样的自由。

美国的民运人士希望将亨利的个案打到最高法院,以突显民主社会与中国交流,不能丧失坚持已久的价值,与中方交流,也不能侵害美国自身的民主生活方式。亨利则说,乐于配合。

好啦,各为听众,美中交流日益密切,你是否认同自由、民主等价值,不能够到了中国就转弯呢?孔子学院在西方的扩张,是有否中方洗脑教育的输出呢?欢迎你加入讨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