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争鸣》社论:“开天辟地”新论——纪念中共建党九十三周年

  「七一」到了。中共年年都要給自己做壽,「喉舌」當然不敢怠慢。我們作為民間媒體,也想在這裏說幾句話,算是「紀念」吧。

  「紀念」和「慶祝」不一樣。「慶祝」要說順耳的話,「紀念」卻未必。「紀念」是不要忘記的意思。中共的成立,確實值得中國人永遠銘記,因為它改寫了中國的歷史,改變了中國人的命運。

  用中共自己的說法,這個黨的成立,是「開天闢地」的大事。

  原來中國人所知道的是「盤古氏開天闢地」,基督徒知道的是「上帝創造世界」。如今中共自稱「開天闢地」,居然與盤古氏和上帝平起平坐,其實也不算太狂妄,把是非善惡除外,這句大夢話倒也合乎實際。

  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使中國在亞洲成為第一個走向共和的國家。從農業手工業走向工業化,從自然經濟走向商品經濟,從專制走向共和,從思想箝制走向思想自由:這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共同大道。中華民國成立以後,雖然步履艱難,但畢竟已經走上了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雖然有過兩次帝制復辟,但是都被共和的潮流所吞沒。當時中國雖然長時間陷於群雄割據、軍閥混戰,但是共和的法統並未中斷,北洋政府作為中央政府的地位始終保持著,並為國際所承認。孫中山在廣州建立的大元帥府(即後來的國民政府)也只是逐鹿中原的群雄之一,尚未影響到北洋政府作為中央政府的地位。只是在蔣介石北伐成功(關鍵是「東北王」張學良易幟擁蔣),國民政府才正式成為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並得到國際承認。

  國民政府統治中國的二十二年,實行的是國民黨一黨專政,在政治上是背離共和之路的。不過這時國民經濟仍然在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大道上運行,在思想文化領域雖然實行「黨化」,但始終未曾完全封殺言論自由和新聞出版自由。共產黨的機關報《新華日報》,就曾在國民政府的鼻子下公開出版發行。就是國民黨在政治上的一黨專政,也沒有背離孫中山的建國路線:經由「軍政」(武力奪權),「訓政」(以黨治國)培養公民意識,為憲政準備條件,最後進入「憲政」(還政於民)達到民主共和。所以這個時期的中國,仍然沒有離開辛亥革命所開闢的共和之路,也就是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

  但是「十月革命一聲砲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之後,事情就起變化了,從此中國就有了兩條道路:一條是原來就有的「共和之路」,一條是共產黨新開出來的「共產之路」。中共把自己的誕生叫作「開天闢地的大事」,在這個意義上確實不假。馬克思主義所發現的「社會發展規律」是:私有制是萬惡之源,因此共產黨的目的就是消滅私有制,建立起以公有制為基礎的共產主義社會。在這個社會裡,每個人都能「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為了達到這個美好的目標,必須和人類傳統的社會制度和思想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建立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專政,才能在舊社會的廢墟上建造起「人間天堂」。

  這是二十幾歲的馬克思和恩格斯所創立的完全背離人類文明、違反人性的一種「美妙」的極左空想。列寧又把它往左邊發展到極端,成爲最激進的極左思潮。他也曾反對「左派幼稚病」,但他反對的是「幼稚」,即「天真」,並不是「左派」。他所提倡和實行的,是為奪取權力不擇手段,縱橫捭闔無所不用其極,什麼政治和道德底線都可以突破。這就是列寧主義的真諦。他本人就是被德皇用重金收買,以出賣領土為條件,取得德國的支持,在俄國發動所謂「十月革命」,用陰謀和暴力,背信棄義奪得政權,並用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來「鞏固」政權。他的繼承人斯大林則用同樣殘暴的手段在俄國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人間天堂」。

  這種偉大的創造真稱得上是「開天闢地」,因為它用「人間天堂」的神話造成了一座真正的人間地獄。而且共產主義是要「解放」全人類的,所以十月革命以後俄國人就向全世界輸出革命。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就是俄國人出錢出人,在中國建立的「共產國際中國支部」。中共從成立到奪得全國政權,都離不開俄國人的指揮和「無私」的「援助」,所以毛澤東說:「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

  「俄國人的路」當然就是以馬列主義作為理論基礎的「社會主義道路」。自從中共掌權以來,中國人已經在這條道路上走了六十五年了。其實這條道路的要旨,用黨的語言表達,只有五個字:「黨領導一切」,用掌權者不愛聽的語言表達,就是「一黨專政」。在這條通向「人間天堂」的道路上,全社會的所有資源,包括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也就是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由共產黨完全壟斷。在這種制度下的中國人,不但沒有言論自由和組黨自由,就連每個人能不能生出來,都要看他母親能不能申請到一張「准生証」。

  顯然,這是一種和人類文明完全背道而馳的扼殺整個社會生機的極權制度。雖然靠著美麗的謊言能欺騙民眾於一時,依靠暴力鎮壓能維持統治於一時,但真相終究掩蓋不住,高壓也必然導致爆炸。毛澤東時代的暴政已經罄竹難書,到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不但民心思變,連中共自己也認識到無法照舊統治下去了,這才有了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所開始的改革開放。

  這個改革確實使社會恢復了一些生機,使人獲得了一點自由,並且加入了WTO,其結果是使被束縛了幾十年的經濟獲得喘息的機會,因而有了補償性的增長,甚至被目為「奇蹟」。

  中共把它說成是自己的功勞,要老百姓感恩戴德。

  其實把問題說透,這根本不值得掌權者自吹自擂。

  一九七九年以來所有改革的實質,無非是廢除了中共的「惡政」:也就是把中共所壟斷的資源,歸還一部分給社會,不再霸佔這部分資源,也不再完全捆死人的手腳,而是從黨所「領導」的「一切」資源當中,放開一部份,「允許」人們在一定程度上自由施展手腳而已。

  從人類文明史的角度說,社會主義國家的改革,就是把共產黨所壟斷的一切都還給社會,共產黨和他的黨員也從高高在上的統治者放下身段,和群眾處於平等地位,使全社會的成員都能在民主憲法的框架下,自由地參與社會經濟、政治和文化生活。這個國家也就告別了馬列主義所誤導的那條「社會主義」邪路,回歸到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了。

  本來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所開始的改革,就是使中國能夠通過和平轉型回歸人類文明大道的良好開端。但是剛剛通過初步改革度過統治危機的中共統治者,預感到改革將危及他們一黨專政的特權,所以通過陰謀和暴力,在一九八七年和一九八九年舉行兩次政變,把改革扼殺在血泊當中。

  血腥的「六四」屠城已經過去二十五年了,如今這個黨利用局部經濟改革的成果大力加強一黨專政,使中國在背離普世價值(也就是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越走越遠,使對內對外的矛盾一天比一天激化。現在幾乎弄得前院後院、牆裡牆外,到處都能看到刀光劍影。東海南海,已經烽煙四起;內地邊疆,也是草木皆兵。光一個北京,除了滿街可見的軍警之外,還有八十五萬沒穿制服的「維穩」人士在監視暴恐分子。階級鬥爭這根弦繃得這樣緊,這種日子,能夠長久嗎?

  我們在上一次的社論中已經提醒中南海:「船到江心補漏遲」,那是說的中共本身有沉沒的危險。現在中共過生日的時候,我們針對中共自外於普世價值的「道路自信」和他們「開天闢地」的實踐,特地提出道路的是非問題,是為了讓願意聽聽不同意見的讀者,包括中共黨內外的人士,都能冷靜地回顧一下辛亥革命以來中國的道路,到底什麽是正路,什麽是邪路,從而理智地認識一下中共到底在中國起了甚麼樣的作用,今後的改革到底應該走哪條路。我們也將和讀者一起,對有關問題繼續發表意見。

——《争鸣》杂志2014年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