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李兆富:上海福喜事隐含政治意识形态对抗

话说上海福喜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对快餐连锁店有戒心,尤其在香港,我见到很多美资快餐连锁店都突然少了人排队。事实上若不是因为此事,大家都可能不知道,原来快餐业背后有一个如此庞大的食品加工业,我亦因此事才开始研究上海福喜是甚么一回事。

原来福喜集团的母公司是一间位于美国芝加哥名叫「OSI Group」的企业,且已有一百年历史,在全球四十个国家均有运作。我从这企业的网站发现﹐他们讲求信任员工和子公司所作的判断。很可惜,这种企业文化在中国可能有点不合适。有人说是否因为中国人,所以就不可信?然而我始终相信人性本善,不能说某个地方的人就特别不可信。

不过很明显,制度绝对影响人的行为。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人的生活习惯建立在「不可信」之上,由政府不信任人民,人民亦不信任政府;到企业内上司和下属间不见得有信任,投资者又信不过企业管理层。在这不信任的环境下,我们没可能靠人与人的关系维持自然合作,结果只好依靠制度,在经济学上称为「交易成本」,又或者资讯成本特别高。资讯成本高本来不是问题,但在中国资讯流动偏偏受限制,结果衍生一层又一层由下而上的不信任。到最后很讽刺地,大家竟相信政府是唯一维系制度的机构。事实是否一定如此发生?你可以见到福喜集团的母公司在全球其他地方的运作,都可凭藉信任让员工就地取材,就地运作,亦不见得有大问题出现。

今次事件亦令我想起另一个问题,话说在二十世纪,因为科技发达,尤其是冷冻科技及物流业的发展,容许食物生产和消费毋须在同一地方发生,因而衍生工业形式运作的食物业,即是快餐业。世上很多左派人物对这种工业化食物业恨之入骨。2002年,法国农夫荷西波菲,更加视麦当劳为全球化其中一个符号,他带领人民拆毁一间麦当劳来泄忿,同时作为政治宣泄。

今次上海福喜事件,除了是食物安全考虑外,我隐然觉得当中亦有不少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包括会有很多人借此事质疑工业化食物业是否可取,又或者本土政治的既得利益单位借此打击在中国运作的外国企业。事情不能单纯看表面,今次事件除了食品安全外,还有很多政治意识形态的考虑,在大家接收新闻资讯时,不妨多留意这些深层次矛盾。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