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6日星期日

林保华:北京踩到紅線香港公投飆高(附:白客化网络战争前瞻——普京将中共推向新冷战前沿)

中国军官:我们从没有网络攻击  手持美国骇客的报告(网络漫画)


  為香港市民爭取二○一七年真普選的「和平佔中」團體發起自六月二十日中午開始舉行的普選特首方案全民投票,三天已逾七十萬人,因北京採取極端手段惹怒港人而出現投票人數飆高,遠遠超出預計的情況。

  北京的極端手段有兩個,一個是公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剝奪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一個是用國家級的黑客瘋狂攻擊投票網站與堅持反共立場而支持公民投票的媒體網站。前者是北京明刀明槍做的,後者雖然沒有明白講,但是這次大規模的黑客攻擊,協助「公投」的美國網絡服務商表示,黑客使用的技術前所未見,規模也是空前的。

  今年六月號《爭鳴》雜誌有《『白客化』網絡戰爭前瞻》一文,披露中國已經在為與美國打網絡大戰做準備,而俄羅斯的技術落後於中國。這場黑客攻擊肯定與中國有關,何況被攻擊的是挑戰中國獨裁政權的香港泛民主派人士。

  香港是高度發達的商業社會,養成香港人務實的態度,不做達不到的事情。因此面對北京拒絕真普選與反對佔領中環的態度,不少香港人是準備與北京妥協,接受北京的方案,也就是經過提名委員會篩選的特首候選人,泛民內部還因此出現齟齬。但是北京錯估形勢,以為如果採取更強硬手段,泛民會進一步分裂、瓦解,於是才祭出上述兩項極端手段。不料,這卻踩到香港人的紅線,嚴重損害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就像二○○三年要為二十三條國安立法那樣。

  佔中團體於是採取延長投票日期的辦法來補救被攻擊而失去的時間,也以實地投票來挽救一旦電子投票長期癱瘓(亦可讓不會操作電腦的人士有投票的機會)。「公投」有兩個議題進行表決:第一個是「就二○一七年特首選舉,本人支持『和平佔中』向政府提交以下方案」,這三個不同政黨團體提出的方案,都有公民提名。第二個議題是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

  因此只要投票,除了「拒絕投票」以外,不論是贊成三個中的哪一個,都是贊成公民提名而反對北京由提委會提名的方案。投票人數越多表示贊成公民提名的人越多,因為很少有拒絕投票的人去投「拒絕」票。

  但是因為北京與特區政府乃至建制派的全力打壓,主辦單位只以十萬人作為達標目的。不達到這個標準,他們就要道歉,並且取消「佔中」之議。因為後來北京打壓引發強烈反彈,所以主辦單位號召大家出來投票。第一天中午十二點開啟投票,兩小時內居然達到十萬,第一天就達到四十萬票,三天超過七十萬票!當聲勢起來的時候,北京非常驚慌,出來大罵投票非法、無效,特首梁振英也出來說投票無法律基礎。這些都是廢話,投票只是測試民意,告訴北京與特區政府,乃至不代表民意的立法會,香港的民意是什麼,揭穿特區政府公佈的所謂諮詢結果。

  北京和特區政府要與香港民意為敵嗎?全世界都在看。

——原载《争鸣》杂志2014年7月号

【附录】
白客化网络战争前瞻
——普京将中共推向新冷战前沿
 作者:鱼而贯

在北京担心的所有安全项目中信息安全是核心,而信息安全又以网络安全为主体;北京所握五种与美抗衡武器,唯有网络进攻能抵达美国本土。这对矛盾决定了中美之间必然会发生网络大战。

在新的国安体系里面,隶属政府但本质是「党卫队」的国家安全部一改原来的神秘化,高调对媒体宣称在广东破获了一桩「非法为境外间谍机构提供军事秘密」的案件。专业人士有意见认为这是一次超级「钓鱼执法」,原因涉案人通过网络即时通讯联系情报交割方式显系非常不专业。另外,「境外」代号「飞哥」的情报人员是民间咨询商还是政府专业人员,亦未被些微涉及。

并行:管控政策与技术拼比

「飞哥」案件公开或以此「钓」来表达国安委的防谍意图,更隐秘目的是强化与美国的网战对抗。现在双方虽然未进入大规模网战阶段,但龃龉不断。中方坚决指美国在网上窃密并以新航母分段建造之被曝光为例,美方则指中国利用黑客在美国进行网络间谍活动。美国国家情报机构目前的基本判断是北京黑客活动主要针对经济领域,有效行为是技术窃密。至于对军事领域的渗入很可能是由于怕引来严重报复而未深涉,也可能由于黑客技术尚无法突破美军坚固的网上防线所致。
北京坚决否认政府利用黑客,但又不想遵守美国制定的世界性网络规则。按着中国传统的国家利益暨政权稳定观念,「攘外必先安内」,最近一波的「网络净化」表面上是构造新的网络舆论环境,内里却是为与美国打网络战争做准备,至少是给升级而零星的对美网战降低内部阻力。专业分析人士指出:美军不仅在网上搜集北京绝密军情,还在网上观察中国社情民意,将后者转给国家情报委员会。
就像俄美新的冷战发生而不可能完全复制第一次冷战的前沿性军事对峙一样,中美之间网络战也未全部前沿化,但背后的技术竞争对双方来说都是决定命运的。最终双方能真正在网络世界发生热战,谁胜谁负取决于谁能优先获得稳固的量子网络技术。目前,美国在实验室层面取得了单个光子关闭或开启计算机的成果,对此宣布为「量子互联网时代到来」多是心理战所需。不过,运用于网络战争,单光子进攻不仅会使所有黑客处于「弓箭射坦克」的技术不对等地位,而且进攻者完全让自己白客化——宣布对全球性网络瘫痪承担责任——这将极限性地考验美国在全球的伦理责任。中共在开发量子网络方面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如京沪间光纤量子通信干线开建。尽管在技术上更多地依赖德国与瑞士,但这个项目所具有的防御意义是非常重要的。从它的阻断任何窃听的设计目标上能看得出来。

关联:俄国试验与短暂冷战

就真实的国内政治生态看,莫斯科比北京更怕网络唤出的政治对抗,因为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一日的一封匿名电子邮件决定了苏联的命运。那封邮件号召有良好愿望的人士到莫斯科市中心去,对抗坦克与士兵。那时,中国还不知互联网为何物,更不知道一封电子邮件为何能胜过百万张「反动传单」。这个极为重要的细节没被历史学家所关注,尽管中共十分欣赏普京看起来有些疯癫的「反网」情绪。
普京指责全球互联网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个全球项目,旨在利用敌国民意打击敌国政治精英集团。北京过来一段时间的「打网」以及继续强化的网络控制,暗中支持了普京这一主张。事实上,普京也希望拿北京当实验场尤其希望后者迅速与美国发生网络热战,以便为莫斯科难以承担的新冷战解围。精明的普京为了让北京相信他「反网」真诚,套化了中共纸媒的一些说法,如影响力大的博客实质上「与大众传媒没有多大区别」,云云。
新冷不仅发生在中欧地区(乌克兰政局背后的国际政治较力之含义)也发生在网络方面。俄罗斯因互联网技术已远离落后于作为后起之秀的中共,无法在该方面予以奥援。现实的情形是莫斯科在中欧开辟一个新冷战战场,北京在网络上开辟一个新冷战战场。中欧战场会很快见分晓,除非俄军跨过第聂伯河并迫使北约接受此屈辱现实;网络战场取决于量子互联网未来的技术优势,但北京要想短期获胜只有从物理上联消互联网乃至于没收所有个人电脑。目前看来,在物理上采取极端行动的可能性还没有,因为北京一直幻想着掌权的政治精英集团占领互联网这块无边无沿的「阵地」。

盲态:隔靴搔痒与杯弓蛇影

对内战领「阵地」、对外要打非传统冷战即零星网战,此状全面考验北京「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反过来说,若两场战争相继打败,后果也真地不堪设想了。「国民党当年有台湾岛可退,今天共产党可以选海南岛。但是,台湾岛上那帮人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形出现!」北京一位未透露是否身在体制内的匿名战略研究人士如此评价中共「两场战争」的后果。
北京的最高掌权者们知道「打网」已经激发了民意与他们的再度对立,但是他们不愿对国际社会显示自己对内战争的软弱,因此,也愿选与国际问题有关的节点弄动静。比如说,在网络方面严审,迫使大量美国剧目下架,同时也波及到一些自传视频。原来一些表达个诉求的视频如下岗工人到政府门前请愿的即时情况,可以不受限制地发在个人微博上,现在这种情况要涉及网站责任。尽管控制很严以致大门户网上此类视频消失,但在国外网站公开,国内网民「翻墙」观念,以及个人之间的邮件传递仍是便捷方式。因此,就算是有新国安体系背景的一些分析专家也认为「视频下架纯属隔靴搔痒」。
与美国的零星网战早晚会形成大规模网络热战,但如何防止网络上的「带路党」由「党」而「军」,已经让中共网战当局费煞心思。显然,抓人只能起短期威慑作用,更何况人是抓不完的且越抓越让异议群体在实际生活中扩大规模。北京当局看似无规则的「打网」行为实在是其战略心理上杯弓蛇影的反映。涉及到现实的外交政策其操作暨行为也混乱不堪,一方面称中国模式世界最优而无可替代,另一方面又公开讲中共不想取代美国而掌握全球霸权,乃至于说出「没有侵略基因」那样的软话。至于国安委可以「协调国际与国内两大政策」,也不过是聊以自慰而已。

——原载《争鸣》杂志2014年6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