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

未普:生命中可以承受之轻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译本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写过一部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80年代后期在中国翻译出版,在思想文化界影响很大。20多年过去了,中国知识界以及整个中国社会却反其道而行之,在中国特色后极权主义的重压之下,生命中已经变得可以承受各种各样的轻,换句话说,就是在权力面前,人的心灵和人格越来越卑微和萎缩。

米兰.昆德拉这部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故事梗概是,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一位知名的脑外科医生有感于当时捷克的自由化气氛和思想活跃,写了一篇批评捷克共产党的文章投稿到杂志社,但文章还未刊登,苏联军队已经入侵捷克,用坦克碾碎了布拉格之春。这位医生逃到瑞士,等到局势平稳后,又回到捷克,并申请回原来的医院工作。医院很欢迎这位名医复职,但领导要求他签名表态,撤回原来那篇批评共产党的文章,这位医生却沉默不语。领导又说:"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发表,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你写过这样的文章,你表态收回,组织上已存入你的个人档案,不会公布,这对你的名誉地位都没有影响。"医生还是沉默。于是领导又说:"写文章不是你的专业,这篇没有刊登的稿子对一个医生有那么重要吗?"医生终于开口回答说:"没有任何东西比这更重要。"最后,他就成了一个清洁工。

然而,在东方专制主义下辗转苟活的中国人,对人格和尊严的理解和专制历史比较短的民族不同。套用现在五毛党的话:"民主能当饭吃吗?"人格这东西也不能当饭吃,对他们来说,生命最不能承受的是没饭吃,好死不如赖活,而为了有饭吃,生命中各种各样的轻都可以承受。

极权统治者也看准了这一点,愿意对权力下跪的顺民,当然是一等良民。那些不肯下跪的,就非要变著法子逼你下跪不可。只信奉暴力和利益的统治者,自己的道德基准线极为低下,越是这样就越要摧毁叛逆者的人格,剥夺他们心理上的道德优势。就像《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面代表组织和脑外科医生谈话的医院领导,其实他就是党的化身,要求对方签名收回批评共产党的文章,虽然不公布你的签名,但收入档案,将你的把柄攥在组织手里。只要你一低头,就矮化了自己的道德。

到了中共习近平这一朝,矮化更进了一步,不但要矮化还要丑化,要让胆敢叛逆党权威的人,自己撕裂自己的人格和道德。这种新的精神刑法首见于网络大V薛蛮子,看到他在央视新闻联播上非常配合、非常顺从地撕裂自己的道德,毁灭自己的人格,那种可怜相真是令人毛骨耸然。

薛蛮子可以自轻自贱,并不代表别人也会这样做,但当局非要把人格侮辱进行到底,比如王公权和高瑜,都属于比较难啃的硬骨头。王公权被关押了一百天,最后屈服了,据他友人的微博透露,他也被迫上央视认罪,显然他在表情和身体语言上作出无声的抵抗,最后央视没有播出,但当局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低头的,到现在也是一个谜。不过,从高瑜身上也大约可以推断出来,高瑜骨头更硬,但当局用逮捕她的儿子来逼她就范,就是拿住她最不能承受伤害的软肋,出于母爱、出于亲情,高瑜终于退让了。

然而,以中国人在专制欺凌之下严重偏低的道德水准,世间能有几个王公权和高瑜?连他们高傲的人格,都被无情践踏侮辱和摧毁,生命中还有什么是不能承受之轻?

现在中共当局镇压异见的国家机器正满负荷运转,不但抓人,更对撕裂人格的精神刑法乐此不疲。试问专制机器仅仅是为了对付几个异议分子吗?当然不是,他们打的是一场全民道德毁灭战,誓要把中国人的脊梁骨敲断,将其精神结构从根上扭曲异化,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直至中国人的生命中可以承受各种各样的轻,习近平的"中国梦"就可以功德圆满了。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