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21日星期一

唯色:中国当局对自焚藏人的污名化


m1127sy2p1.jpg
图片:自焚西藏人 (志愿者提供)
中国当局总是说它"解放"了西藏,给六百万西藏人民带来了"幸福",那么,何以在"解放"半个多世纪之后,"农奴"要起来反抗"解放"他们的人?2009年以来,135位藏人连续自焚,从16岁到64岁,有男僧有女尼也有仁波切,有农民有牧人还有中学生,难道不都是被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解放"了的"翻身农奴"的后代吗?怎么会甘愿放弃党赐予的"幸福"蹈火而亡?

当然,中国当局一如既往地,把这一切解释为"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中国媒体也一如既往地,合谋将这个谎言变成堂而皇之的国家舆论。然而这么多的火焰,烧穿了戴着盛世面具的北京向世界不停宣说的谎言。这是多么地让它尴尬!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暴政,只相信枪,只相信钱,却不相信信仰,更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为了信仰燃烧自己。有这样一个暴政,以为谁都会服从他们,有枪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为了洗白染上鲜血的手,他们也在编故事——这被他们描述为"争夺话语权"——结果被压迫者窒息的声音没有人听得见,世人听见的都是高音喇叭传出的被篡改的故事。

为了抹杀藏人的自焚是对殖民暴政的反抗,为了掩盖境内藏地遭到空前高压的事实,中国政府及其喉舌新华社、新华网、CCTV 采取污名化手段,对自焚藏人进行道德上的毁损。比如,指他们或患有"癫痫病"、"精神方面有问题",或曾"偷盗、抢劫","沾染酗酒、打架、赌博的恶习",或"嫖妓","患有性病",或"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或"夫妻不和","情感生活遭遇挫折",或"学习成绩下降"等等。甚至连身体"残疾"、"性格内向",也被说成是厌世自焚的理由。除此,还称有些藏人自焚是为了"赌口气"、"争面子","头脑简单,轻信别人",以至于受到"达赖集团策划、煽动、支持",甚至很恶毒地诽谤藏人自焚是"达赖集团给钱买尸",阴险地指控藏人自焚是"杀生"、"犯戒"的"恐怖分子"行为,暗示藏传佛教是"邪教"。而这种种构陷,种种污名化,全都是这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和出卖良心的御用者干的龌龊事。

为了自圆其说地解释藏人为何自焚,CCTV煞费苦心制作的官方宣传片多达5部,在其国际频道播出,总计两个多小时。

就第一位境内自焚藏人扎白,CCTV的说法是因为扎白没有参加2008年3月16日的抗议,被其他僧人取笑,为了争口气,就自焚了。但纽约时报2012年6月2日的报道否认了这一点,并引述同寺僧人的回忆说扎白在自焚前两天,"走在街上,用脚去踢解放军的军车,他是想故意挑衅那些士兵……在他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他对军队有多仇恨。"

在CCTV制作的宣传片中,对自焚者的构陷及污名化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对达尼和次真为何自焚的解释上。18岁的达尼和22岁的次真本是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遭当局的驻寺工作组驱逐出寺,于2012年1月6日下午一同自焚,达尼当场身亡,燃烧着的次真跑到街上,被军警灭火后强行带走,一天后身亡。CCTV展示了一份据说是警方对次真所做的"讯问笔录",还提供了据说是次真的画外音,听上去声音清楚,回答清晰。

作为被严重烧伤的人,从烧伤到去世只剩下一天多,显然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一位在中国的烧伤医院工作的汉人医生在Twitter上告诉我:"受伤后短期内可以说话,但坚持不了多久。会昏迷,窒息等等。紧接着会发生全身性的人体内环境紊乱,休克、缺氧等等。如果没有得到非常专业的救治,很快就会出现全身多器官功能的衰竭。"

当我问到:"这样的重伤者,能够神智清醒、有条有理地回答一堆问题吗?那份讯问笔录至少两三页,大段、大段地交代了偷盗、抢劫、嫖妓的经历,像不像是伪造的?"

这位医生含蓄地答道:"这些,你懂的。"

而在那份"讯问笔录"中,两位出生于当地牧人家庭的青年被展示的形象,不但是小偷、抢劫亲戚钱款的强盗,还居然在自焚前成了"嫖客"。为此,CCTV让一个说四川话的妇女现身讲了几句,而这个被注明是"卖淫女"的妇女,面部被技术处理,完全模糊不清。

更令人发指的说法是新华网称2013年3月13日自焚牺牲的藏人妇女贡觉旺姆,因为与丈夫在"戒酒戒赌、夫妻感情等问题发生激烈争吵",被丈夫掐死后焚尸。可事实的真相是贡觉旺姆自焚后,遗体被警察抢走并焚烧,她的丈夫则在当局要求宣称妻子是因家庭矛盾而自焚,被拒绝后遭到拘捕,数月后竟被判处死刑

中国官媒还煞有介事地声称自焚藏人已"被治安民警及时施救"、 "被救生还"、"伤势稳定"、"已无大碍",但126位境内自焚者中,29人被军警强行带走后身亡,16人被军警强行带走后除一人返回家中疗伤,其他人都不知下落。CCTV的宣传片一共展示了7位自焚者在医院治疗的镜头,均被CCTV记者逼问以后还会不会自焚。一位外媒记者对此深感愤怒,认为很残酷,不人道。而外媒记者有所不知的是,这些被逼问的自焚藏人,有人甚至四肢被截肢。更有所不知的是,这些所谓"被救生还"的自焚藏人,并没有返回家乡与寺院,而他们今在何处,谁都不知道。

中国当局甚至采取抵赖的方式,矢口否认藏人的自焚。西藏自治区官员在北京召开"两会"时,对媒体公开撒谎说西藏境内没有僧人和群众自焚"。可事实呢?在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籍贯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自焚者有6人;在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自焚者有2人;以及,一位籍贯属于西藏自治区,但在加德满都自焚的僧人。对于两位在拉萨大昭寺前自焚但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的藏人,西藏自治区的官员对此辩解:"西藏发生过的一起自焚是典型的输入型,有计划、有组织、有境外支持的……"他无非是想说自焚藏人的籍贯不属于西藏自治区,责任不在于他们,这种理由多么荒唐。

正如人类学家Kevin Carrico指出:"中国官方媒体对当前西藏形势的回应,其彻底扭曲之处就在于:人们可以在官方网站上找到希望达赖喇嘛自焚的公开言论,却需要翻越坚固的防火墙,才能获得近期西藏事件中哪怕最基本的信息,而公开讨论要么已被屏蔽,要么已被随意删除。"但对于藏人而言,中共对自焚者不遗余力的污名化完全无效。

在全藏地的许多城市、村庄和寺院,都把自焚者视为民族的英雄儿女,颂赞他们是"保沃"(藏语,英雄),为他们祈祷。许多佛殿与僧舍,许多藏人家里,都供奉着自焚者的一张张照片。民间的歌手或普通人,还传唱着一首首催人泪下的怀念之歌。我在博客上贴出他们的照片,写下他们的生平和故事,一位年轻藏人留言:"我把每一位自焚同胞的名字、背景和事迹都记在我的日记本里,也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要铭记我们民族的英雄儿女,要为他们供灯、念经,表达由衷的敬仰和尊崇。"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