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

张轶东:所谓“中国政治模式”的终结

法轮功在香港游行时举的标语……


2011年,当时正在访问美国的胡锦涛在回答"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问讯时说:"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这个"中国模式"是一个什麽玩艺儿呢?这就是用"两会"(人大和政协)装饰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制度。
那麽"人大"又是一个什麽玩艺儿呢?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同一个胡锦涛,在某一年回答一个日本女孩问他如何当上国家主席时,居然恬不知耻地会答说:"我是被人民选出来的!"不要说选举国家主席,就是那选国家主席的全国人大代表是如何产生也是一团迷雾。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在国内时还是一高校教师,但是从文革结束到我出国,我一次也没有(被通知)去投票选举我所在区的人大代表,也不知道他是谁。这个人大代表也从来没有向我征求过对当地和全国事务有什麽意见。如果我真有自己的一票,即使我对胡锦涛候选国家主席投了反对票,我也能承认胡锦涛的国家主席是"人民选出来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胡锦涛在美国表演之后两年,18大开完了。"中国政治模式"又全面自我调节了一番。这就是2013年3月份的"两会"。这次"两会"较之历史上的历次"两会"更能暴露"中国政治模式"的虚伪:人大最富有的5名代表,其资产超过美国国会全体议员的总和。两会83位富豪平均财富33.5亿美元(而美国众议院及内阁最富有83人平均资产仅5,640万美元)。但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3月8日却在离职报告中说:"我们自觉坚持党对人大工作的领导!"你看,共产党领导的人大是保护谁的利益的呢?人民能从这次人大开会除了买单以外还能得到什麽好处呢?

"政治花瓶"政协的表演更为露骨。(附及,我本人在上世纪80年代也曾当过一届我所在城市的政协委员,亲身体会过所谓政协开会不过是鼓鼓掌,给你几顿饭吃,说点空话而己)。其实那8个民主党派的党员总人数可能也不到80万人,即不到中共党员人数的1%。而且它们的经费是中共赐给的,怎麽谈得上监督制约、分庭抗礼呢?但是3月6日,新一届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主席集体亮相,当有外国记者问他们有否可能竞选执政时,这9个主席马上坐直了,几乎要紧张出精神病了。他们最多只能鼓起"胆量"向中共乞求"雅量"。其实上世纪毛泽东已经回答过梁漱溟说他没有这个"雅量"的。3月12日,新政协主席俞正声(他的父亲黄敬是江青的前夫,1958年被毛泽东吓死了。他仍然对上海大学生说毛泽东发动文革无可厚非,足见其无耻)宣称:"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决不照搬西方政治模式。"什麽是当前中国的国情呢?北京霾雾和沙尘暴,天津大火,上海人喝黄埔江死猪(已达13,000头)水,中国人到香港和荷兰等地抢购奶粉!中国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喝不到干净水,吃不到安全食品。现有的"政治模式"符不符合国情不是你俞正声说了算的,而是14亿人民说了算的。
当权者以为把行政机构作一些调整就算是改革了,也就是改革现有的"政治制度"了。于是搞出什麽"大部制",例如把铁道部改名为中国铁路总公司,继原铁道部2万亿贷款。又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等部门合并为"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人民戏称为"出局")。但是这些"大部"不是还得由中共党组领导吗?效率能高到哪里去呢?能扼制住贪腐吗?
新皇帝习近平在人大会议上要求人民对霾雾"淡定",只引起代表们一片谄媚的陪笑,而没有一点批评。(有的代表对政府个别部门或官员不满,也只敢在投票时对之投不记名的反对票或弃权票,而不敢公开发言)。这叫什麽人大会议呢?自由,人权和宪政这几个词在两会上都听不到,听到的只是"坚持党的领导"。关键在坚持。你越强调"坚持"就越"坚持"不住了。习近平在3月17日的讲话中许诺"有理想,有机会,有奋斗"。"理想"吗?大小官员都在往国外跑找"理想"。"机会"吗?机会在国外哩!"奋斗"吗?人都跑光了,你和谁奋斗呀?你捡起已经被国际上抛弃了20多年的马列主义,救得了中国吗?

从实质上说,所谓"中国政治模式"和清末张之洞等人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没有什麽不同。都是要坚持专制政权,不过换了词句而已。但清末最终"中学为体"坚持不住了,也宣布要政治改革,但为时已晚,"武昌起义"发生了。
胡锦涛在2011年说"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到现在又两年多了。在这两年中世界形势大变。从非洲的茉莉花革命到卡达菲、查韦斯先后见阎王,表明世界民主的全球化已走向最后阶段。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主流社会和以中共为代表的共产主义专制阵营对峙的结果或许将比当年美苏冷战的结果更为顺利。
"中国政治模式"的原形毕露了。人们对于"两会"从过去的冷漠已变成热讽,出了不少段子。今后的问题就是人民何时用何种方式彻底抛弃这个政治模式了。不管中共怎样修补这个政治模式,万变不离其宗的还是"坚持党的领导"。其实,只要有"党的领导",你就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对于中国的前途来说,不仅不能要"党的领导",连"不领导的"共产党也不能要了。其实"取消党禁"的提法并不完全准确。因为在中国实现民主的初期,有一个党是应该被禁的。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它对国家和人民近百年的伤害有必要被清算(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对前苏共的清算至今尚未完全结束哩!)。只有一个没有中共的中国,人民才能创造出一个民主,自由,人权的真正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模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