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晓鸣:习近平梦想与普京主义

普京、习近平(镜中人)

編者按:北京御用文人高唱中俄聯手反美的新冷戰調子。無異痴人說夢。完全不了解習近平與普京的差別。本文有全面而透徹的分析。指出習組長夢大才疏絕非普京對手。

新冷戰再現。與以蘇聯陣營崩潰告終的舊冷戰略有不同,雖對立的一方仍是被動的美國、北約和領土被占的烏克蘭,另一方則是咄咄逼人的俄羅斯和烏克蘭境內的俄裔武裝分離分子,以及挺俄的中國。

普京矢口否認要搞新冷戰,否認試圖重建蘇聯(路透社2014/5/26)。但善於揣摩習近平動向的中共御用文人卻歡欣鼓舞,以為中俄聯手反美的時機到了,竟稱這是美國「打壓中俄,大搞顏色革命」所致,斷言「新冷戰是美帝國衰敗的開始」(人民大學趙亞贇)。無異痴人說夢。

俄國武力未能阻止烏克蘭大選,新總統上任後即表示,決不放棄克里米亞。俄切斷能源供應,陳兵邊境,繼續支持烏境內俄裔武裝分子鬧獨立。若普京得寸進尺,烏克蘭加入歐盟勢在必行,俄回歸國際大家庭的路程延長。習近平傍北極熊對抗美國以實現稱霸世界的夢想似乎找到了機會,卻難免重蹈與蘇聯反目為仇的覆轍,因為普京主義比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離中共堅持的馬克思主義更遠。

中共挺普京與熊共舞受益不大

聯合國大會反對俄吞併克里米亞議案的投票顯示,俄的擴張收到大多數國家的反對。俄被逐出G8集團,中共毫無填補空位希望。國際地位有改善的俄國落到與共產中國為伍的麻煩製造者行列。普京主義與習近平夢想似乎找到了一個共同點:恃強凌弱。

普京卻公開表示,不會與中國結盟。習近平指望普京在中國與日本、越南、菲律賓、印度等國的領土爭端中支援中國,全無可能。盡人皆知,俄印軍事合作牽制中國久矣,俄越間之密切絕非中越關係可及。日本和菲律賓則是美國盟友。習近平若敢發動戰爭,下場必慘過甲午之殤。

521日,普京與中國簽下總額四千億美元,為期三十年對華供氣合同,令雙方長達十年的能源談判曙光初現,中國挺俄似乎得了回報。但從披露的俄氣價格資訊顯示,中國並未撿到什麼便宜。

中方買價為千立方米超過350美元,雖低於俄翻臉後開給烏克蘭的385美元,卻遠高於以前俄對烏供氣268美元的盟國價格,還不包括中方修建供氣管道的220億美元投資。俄方此後還宣佈,在供氣前,中方將預付250億美元,四~六年後供氣。529日,普京與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總統連署成立對抗歐盟的歐亞聯盟,中國不在其中,聯盟擴張計畫也沒中國的份。習近平巴結普京如一枕黃粱。

普京主義對外失分對內得分

國際社會對普京主義的關注由來已久,特別是他兩任期滿轉任總理,修改憲法,延長總統任期到六年之後。普京的戀權、前蘇聯KGB背景、鐵腕治國及對外擴張,如2008年與格魯吉亞的戰爭及吞併克里米亞,使普京主義成為鄰國威脅、和平剋星。

綜合英文維基百科的資訊,普京主義特點是:一黨獨大的官僚體制,寡頭治國,任人唯親、腐敗氾濫,自由經濟與國家干預並存的國家資本主義,俄羅斯民族主義及對外擴張。有學者認為,與斯大林主義和希特勒主義相比,普京主義更傾向後者,但沒有納粹那麼邪惡。英國王儲查理斯也將普京比作希特勒。

普京在國際社會失道寡助,在國內支持度卻攀升。這反映出大俄羅斯主義的根深蒂固;同時也表明,後蘇聯時代,俄政黨政治的不成熟。在野黨俄共不得人心,反對派缺乏民意支持,致普京一黨獨大。

2012年總統選舉,普京得票率63.6%,俄共主席久加諾夫僅17.18%,自民黨主席日里諾夫斯基6.22%,公正俄羅斯黨的米羅諾夫3.85%,獨立候選人普羅霍羅夫7.98%。三個在野黨候選人得票總共27.25%,不及普京的一半。而且共產黨人久加諾夫和民族主義者日里諾夫斯基都是各自黨的創始人,二十多年來競選總統,屢敗屢戰仍不退場,皆因後繼無人。

普京的高人氣還源於其經濟改革的巨大成效。有專家認為,這得益於葉利欽的結構性改革;能源漲價、西方銀行借貸便宜;經濟自由化改革,包括減稅惠民,實行單一13%所得稅,為世界低水準;整合能源業,吸引跨國公司加入;將貧窮人口減半,人均月薪從80美元增至640美元。2013年俄人均GDP 14,818美元,排世界第49位;遠高於中國人均6,474美元和82位的水準。

與之相伴的是:普京中央集權,打壓自由媒體,威脅公民社會,司法腐敗加劇。即便如此,仍有俄歷史學者認為,如果民主是多數人統治並保護少數人的權利和機會,俄現存制度可以說是民主的,至少形式上是多黨制,反對派政黨在議會佔有席位(英文維基百科)。這與習組長對憲政民主的懼怕不可同日而語。

習組長夢大才疏 非普京對手

習近平自稱與普京有共同點,在習夢想中可見普京主義影子;但在普京那裡卻毫無習的不識時務。兩人都成長在社會主義時期,都野心勃勃,卻並非同道。普洗清共產色彩,贏得民心;習堅持共產專制、民怨沸騰。普京以俄共為敵手,自詡承繼彼得大帝和東正教傳統。習組長堅持反民意、反民主、壓制宗教自由。

習(1953生)普(1952生)都是五○後,普是平民子弟,習是中共太子黨。普是列寧格勒大學經濟學副博士(1975),相當於碩士,真材實料的知識人。習是工農兵學員(1979),紅而無知。普有中校銜,曾常住德國,德語流利,並可用英語演講。習走後門軍委秘書起步,職業黨官,官話套話不離口。普靠選票連任,習仍受元老牽制。

普競選總統屢選屢勝,仍無敵手,看民調,可再連任,在位可達25年。習從縣、省到中央,未經任何民選程式,2012 年接掌黨政軍大權。習主政各地均未見有何建樹,唯利用職權和他人代筆得了在職博士銜(2002),為人詬病。不服氣他的重慶王薄熙來被判了無期。

習近平因才氣不足,不斷為自己加封新頭銜,最新的是中央財經小組組長,至今頭銜已十個之多,並可能繼續無視法律,自命更多小組長銜,攬權壯膽。

習組長引火焚身似國際造反派

習普的區別還有:普京因得民心,行假民主卻不怕選舉。他以全民公決為由吞併克里米亞,令對手難以出招。習組長因無民意支持,視民主選舉為洪水猛獸,如小人得志,一朝權在手,便目空一切,以為靠金錢暴力就能保住大位。

習上任不足兩年,三板斧的反腐、中國夢及深化改革皆成笑柄。反腐踢到退休政法沙皇,扭捏至今仍未點名,打虎誓言成啞謎。中國夢被中宣部搞成唯習總英明的權力夢,拍《百年潮中國夢》影片口不離十八大,言必稱習近平,肉麻吹捧令人作嘔。改革被深化為習個人集權、小組林立及黨政軍一體化,與一九八○年代黨政分開、政企分開的改革共識背道而馳。

尚未見習有惠民改革出臺,股市低迷、房價高企,年輕人就業艱難、安居無望,媒體噤若寒蟬、網路嚴打不斷,外企面臨打壓、貪官越反越多。

外交上,普習二人都咄咄逼人,為害鄰國。但習組長更像國際造反派,到處點火: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卻強化了日美防衛協定,逼日執政黨要修訂和平憲法;將日本這個注重利益,少有道義,六四鎮壓後率先解除對華制裁的經濟巨人,變成要重行武運自保的困獸,令中國不得安寧。

在南海,中國鑽井平臺遭越南阻撓,在越華商工廠被燒掠,有華工死亡。越南被迫向宿敵美國求助,擴充軍力,成中國眼中毒刺。菲律賓則將島礁主權之爭提交國際仲裁法庭,中國不敢應訴,外交部發言人成世上最喋喋不休的「怨婦」,只會提抗議、從來不講理。

習組長懼怕選舉 無信無能 

今日最能顯明習組長無自信、無能力的,一是他在六四25周年期間將首都變成反恐戰場、特警營地的神經質,瘋狂抓記者律師網民,換來香港參加六四燭光會的人數翻番,達十八萬;二是他首發《香港白皮書》,反對港人民主選舉特首的天賦人權,宣稱香港治權源自中央授權,特首候選人須經中央批准。

這等於說,人民(包括港人)的選舉權來自「中央授權」,也就是要經過他習近平,一個未經全民投票選舉的所謂中央「核心」的批准。習組長的無知霸道徹底顛覆了當代政治學有關共和國一切權力源自選民授權的基本常識。

中共並非不知選舉為何物,掌權前痛批國民黨搞假選舉。中共掌權六十多年,卻從不許人民投票選舉國家元首,因為自知民心盡失,若自由選舉,黨徒必敗,比1949年前的國民黨更不堪。

習組長思維落後五四志士何止百年,不僅令世人恥笑,在華人社會臺灣、香港、澳門也遭越來越多人的唾棄。數十萬港人頂著北京壓力,踴躍參加有關特首選舉的非官方公投,就是一個明證。

(作者係北美資深新聞工作者)

——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