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7日星期一

李直:中國社會治理的願景在哪裡

访日中国游客激增


習近平治下的反腐行動似無收斂的跡象。繼令計劃之兄令政策、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現任中共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被調查後,有軍中大老虎之稱的徐才厚也終於坐實了被調查的傳言。

令、蘇、萬、徐被調查,堪稱是習氏反腐不同於以往的標誌。這四人被查,讓那些自認為已經摸到習氏反腐界限的官員重又回到漫無邊界的感覺,從而生活在惴惴然的狀態中。這樣的狀態,會不會引發官場新一輪"抑鬱"自殺風潮,是尚有待觀察的事情。

同樣有待觀察的事情中,還有習近平的社會治理願景究竟是什麼。顯然,反腐只是中國政治中最緊迫的問題之一,而並非問題的全部。如果在反腐問題上迥異於前任,而在社會治理方面卻依然如故,那麼,習近平的政治前路將佈滿坎坷。

從當前大陸的政治情勢看,習近平創新社會治理方式的宏願還沒有露出端倪。現在中國大陸的社會控制方式一如江澤民胡錦濤時代的弦轍,相比不過更加苛刻和嚴密而已。這種苛刻和嚴密,是因為反腐而致官員的效率更高,從而緊繃了在江、胡時代相對鬆懈的社會控制,還是因為習近平加碼了原有控制力度,抑或兩者兼而有之,從以下舉措中,也許能見一斑。

今年"六四"以來,中國徹底封鎖了google,其中包括無數中國大陸人使用的gmail郵箱。同時,中國開始徹查中國境內NGO組織與境外NGO組織的聯繫,最終旨在切斷境外NGO組織對中國境內NGO組織的財政支援,從而在財政上控制境內NGO組織的規模及其行為方式與活動範圍。這兩件事,在近期中國社會控制和社會治理方面頗具標誌性意義。

全面封殺google,意味著中國社會控制的思路有了新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以回到過去的方式來應付千變萬化、相對不可控的未來;以嚴密的自我封閉來應對其想像中的所謂外界的多方滲透,並不惜為這種回到過去的方式和封閉的辦法付出任何代價。這種舉措,當然不是社會治理方式的創新,至多只能算是胡錦濤所謂"向朝鮮、古巴學習"的具體化。

從江澤民"反和平演變"始,到胡錦濤的"向朝鮮、古巴學習"社會控制,江、胡及其治下的官員對其臆造出的"西方敵對勢力"的危險,也許尚沒有當下官員所估量的那麼嚴重。當然,這可能正是習近平認為江、胡的失誤之處。封殺google和切斷境外NGO組織與境內NGO組織聯繫的做法,至少表明中共決策層官員已經對其臆造的"西方敵對勢力"失去了把握,把向"向風車宣戰"落實在了行動中,並將由此製造出真正的敵人——不僅來自境外,更多的則來自境內。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如果這種社會控制的趨勢持續下去,那麼,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中所宣稱的創新社會治理方式的願景就有了真切的圖案。這個圖案,與習近平打虎拍蠅的情景混雜在一起,為中國社會增加了難以計數的不確定因素。不過,有一點無疑是非常確定的,那就是如果這種社會控制的矢量不變,那麼,這肯定將引發越來越多的社會衝突。

最近幾日,中國大陸媒介正在連續發表日本侵華檔案以及日本戰犯在中國法庭的認罪書,由此掀起了新的反日浪潮。但是,與媒介上中國人空前仇日的情形相反,今年中國赴日遊客人數已經創下歷年同期新高;並且,在日本對華投資增幅急劇下降的同時,中國人在日購買不動產數量以及對日投資都在持續增長……這種反差,是否預示了在開放國際環境中的中國社會治理的可能前景呢?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原載《世界日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