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4日星期五

晴朗:习近平的红色恐怖

《动向》2014年5月号封二


许志永、高瑜、浦志强等一批人先后被控罪,像征著习近平红色恐怖时代的开始。其实从江泽民开始,就未停过抓人,但那时候玩得最多的是"捉放曹",将被捕的异议分子作为交换筹码,换取美国每年审核一次的中国最惠贸易国待遇。到了胡锦涛时期,中国已经取得永远性最惠贸易国地位,那就是他们所说的盛世了。然而,当盛世的国君很可怜,此起彼伏的民众抗争和异议人士的"公民不服从运动",令胡锦涛神经衰弱,夜不能寐,就发出"宁可看敌情重些,出手要重些"的必杀令,让天下屁民都看个清楚,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都关在监狱里,连国际知名的艺术家艾未未都抓无赦,还有谁个不能治罪?

到了习近平这一代,号称"打铁还要自身硬",上台仅仅一年多一点,被抓的政治异议者名单已一长串。极权者最迷信暴力,因为除此之外,也实在没有别的招数。但在毛泽东时代成长和保留最多文革记忆的习近平,比江泽民、胡锦涛多了一个法子,就是文革中批斗、公审的游街示众,对于中国封建主义传下来的"砍头示众",鲁迅曾深恶痛绝地写过文章,但习近平显然没有读过,他只记得文革的火红场景。于是,薛蛮子被迫上央视认罪,年逾七旬的女记者高瑜以"泄露国家机密"——就是指披露了"七不准讲"的中央文件而被捕。高瑜自从1989年以来已经被抓过三次,不好收拾,所以当局就抓了她儿子逼其就范,高瑜只好上电视读"认罪书",但显然表情不肯配合,故播出时遮挡其脸。

企业家王功权因为支持许志永的"新公民运动"而被捕,关了很久,终于被迫"认罪" 。当局要他上电视忏悔,而且要显得真诚痛悔,他做了,但显然表情与肢体语言都不符合当局要求,所以最后没有播出。

许志永被宣判时他作最后陈词,却被法官粗暴打断,宣称与审案无关。这并不奇怪,对于统治者而言,所谓真相、事实、结论都只能垄断在党国手里,不容任何质疑和挑战;更关键的是,中国一切事情,终极裁决者只有一个,就是全知全能的共产党。

现在又抓知名律师浦志强,并控以"非法获取信息"的刑事罪名,问题是中共既然不讲法,更不如人家做律师的懂法,却要借法律之名去办浦志强案。这就明白,姜瑜"法律不是挡箭牌" "什么法律都保护不了你!" 的名句,堪称"社会主义法制"的终极规条。

大陆法律可以为党和政府弯曲,为权贵者弯曲,却绝不会为被统治者弯曲。高瑜、浦志强被逾期非法拘留多时;天安门母亲在六四前"被旅游"离京,刘晓波妻子刘霞"被失踪"至今,这时候中国法律不是为专政工具弯曲了吗?

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和国内汹汹网谈巷议,当局不为所动,执意要对这批异议人士问罪并办成铁案,这是因为,中共审时度势,首先一党专政的铁打江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必须把不安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这是后六四的治国信条;其次,中共看准国际社会的仗义执言,其能量已大不如前,西方诸国受经济所困,发声只具道义层面意义,并无几多实质压力,便是置之不理又能怎样?

习近平四处开战,更以国家安全之名对网络一再整肃,并宣称"管得住就是硬道理"。现在已经显现寒蝉效应。对异议分子的孤独个体,或软或硬都必须摆平。至于拥有一定话语权的知识分子整体,二十多年来的精神物质"赎买政策",已经有相当生效,他们不敢不愿站到党国对立面,公开捍卫他人的公民权。确实,大陆知识分子总体道德水准已大大下降,能保持缄默,洁身自好者已经算守住良知底线,以上种种,这正是极权这肆意妄为的重要原因。

然而,纵观世界脉动,中共的所作所为既自绝于文明潮流,亦系自掘坟墓。这是它最后的疯狂。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