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王丹:因为懒惰我们失去自由

今天的纽约时报脸书截图


话说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每天一份《纽约时报》已经成了生活习惯。我不敢说一天也没有断过,至少没看这份报纸的天数屈指可数。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作为一种生活习惯,我已经到了要是有一天没看《纽约时报》,心里就空荡荡的程度(同样待遇的还有咖啡)。

大家也知道,《纽约时报》是一份高质量的报纸,它的新闻分析之深入,国际视野之宽广,甚至英文语言之精炼,都使我获益匪浅。按理说,我应当坚持这个习惯。然而,我放弃了。

这是因为後来来了台湾工作。在台湾,有一些五星级饭店或者诚品书店可以买到日本的《产经新闻》和美国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等,但是就是完全买不到《纽约时报》。如果要订阅,一来我不知道找谁订,二来想必费用一定惊人,我胆子小,不想吓唬自己。所以,我这个坚持了十几年的习惯──而且,是一个好习惯──就这样被我放弃了。

问题来了:其实,我完全是可以看网络版的《纽约时报》的,打开电脑就可以了。可是我没有,原因很简单:懒。长期阅读纸本的报纸已经养成了习惯,让我改变这个习惯,去阅读网络版,我懒得去做,懒到了宁肯放弃的程度,哪怕我知道坚持看《纽约时报》的好处也很大。因为懒,我放弃的其实是更宽广的信息领域。

其实不仅是我如此,我们很多人大多如此。现在有很多陆生来台湾念书,他们到了台湾 以後,感觉最便利的事情就是没可以上脸书了。

每一届陆生回去,我都叮嘱他们:"回去也要记得上脸书啊",他们也都答应,因为对於很会翻墙的这一代来说,这根本不是难事。

然而,其实绝大多数的陆生回去中国大陆以後,就很少再来脸书上了。我相信他们其实也知道脸书上的资讯比中国内部能看到的更加丰富和真实,他们也知道要想看,只要翻墙就可以了,但是毕竟还是要在电脑上多做一个动作──翻墙,於是,很多人就不来脸书了。他们不是不渴望自由和信息,他们就是一个字:懒。

我知道看《纽约时报》可以开阔自己的视野,陆生也知道翻墙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我们也都知道,无论开阔的视野还是丰富的资讯,都可以使我们活得更自由。然而,我们都一样:因为懒,我们失去了自由。

其实不仅是我和《纽约时报》,陆生和脸书,还有很多的例子。我们在网络上看到很多反智的言论,通常来说,大部份的网友不会去回击,因为"懒得理他们";我们上街,坑洼的路面颠簸不平,通常我们也不会去打市长热线,因为"懒得抱怨";有一场讲座,讲者和主题都很吸引人,按理说如果听了,对自己帮助很大,但是外面下雨,我们一般也就不去了:"还要打伞,懒得出门",等等。其实,懒惰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

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克服懒惰:一旦网络上有反智言论,大家就群起而攻之;市政有令人不满之处,市长热线就会被打爆;能获得知识养分的讲座,我们一个都不放过,这样的社会,这样的公共空间,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我们的自由,会不会更得以扩张并得到保护呢?

克服懒惰,其实就是发扬参与精神,其实就是创建积极自由,其实就是履行公民义务。而这一切,首先就要求我们不能懒惰。因为懒惰,会让我们逐渐失去自由。

对了,下次回到台湾,我一定每天看网络版的《纽约时报》。 克服懒惰,从自己做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