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福布斯》天真误国!美国的对华政策错在哪?

网络图片:美中关系
作者 Eamonn Fingleton
中国现在肆意跟美国过不去,这种情况再怎么说也不为过。从贸易壁垒到工业间谍再到窃取知识产权,美国政府在各个方面都被中国政府视同空气。
美国政府从来没能鼓起直面中国的勇气。其结果就是美国的经济实力一直在以大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逐渐衰退。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目前正在北京参加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他不太可能会扭转这一趋势。正相反,他显露出来的所有迹象表明,他给中美关系带来的是标准的美国政坛"圈内心态"(Beltway mindset)。这是一种交杂着逃避、妥协以及固步自封的心态。一种中国人已经开始了解并且喜欢的心态。他很可能会从中国带回来中国人的一整套承诺,但中美双方都知道这些承诺都只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故作姿态而已。
纵然大多数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而且美国媒体很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告诉他们),但其实中国现在是中美关系中的居上风者。中美关系的关键是,美国完全依赖于中国的资金来为联邦预算赤字提供资金。作为回报,中国随心所欲地享受着美国制造业技术的广泛转让。现在,美国政府似乎无力阻止这股技术外流的趋势。
至于美国制造企业,他们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不再从国家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了。以福特(Ford)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为首的美国制造商意识到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配合中国政府的技术转让议程。毕竟,倘若他们拒绝中国政府的要求,他们也不会得到华府的支持。然而,如果他们服从中国的要求,那么他们可能会从这个新超级大国那里赢得一些印象分。
当然,一旦完成了转让,美国技术就会很快泄漏给中国本土的竞争对手。但对于如今美国的顶级商界领袖而言,这都是别人才该担心的问题。五到十年之后,到中国开始在相关行业中展开严峻竞争的时候,如今的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CEO) 们早已退休,并且已经把他们持有的股票期权兑换成现金了。
近几年来,中国间谍甚至已经有胆量向美国顶级媒体组织——尤其是《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发动网络攻击。中国间谍近来胆大妄为行动的其他主要受害者包括美国铝业公司(Alcoa)以及美国特种金属制造商阿勒格尼技术公司(Allegheny Technologies)。
美国对此抱持的放任态度与中国在其他地区(尤其是在欧盟)受到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反差。欧洲人更加愿意对抗中国政府。其结果是,欧洲出口产品通常比美国出口产品享有更多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德国一直是尤为主要的受益者,去年其对中国的人均出口额差不多是美国的2.4倍。而且,德国向中国出口的几乎所有产品都被归为先进技术。相比之下,除了煤炭、铁矿石、小麦以及其他美国未来会以廉价劳动力占据比较优势的大宗商品之外,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很少。
美国在哪里出错了呢?从中国人——以及德国人——的角度来看,问题出在发挥领导作用的知识分子上美国:在现代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大国是由如此天真的一群人所领导。
美国的对华政策在四个关键点上失败了:
1.在优先考虑信息经济而不是传统制造业方面,美国的决策者押错了宝。美国媒体没怎么讨论的是,信息经济隐藏的问题在于它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相比之下,现代先进制造业(通常由日本和德国占据主导地位的那种行业)则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对于一个渴望在全球工资排名表向上攀升的国家而言,劳动密集型产业是毫无希望的。问题在于提高生产力的机遇受到严重限制。而且,信息经济在出口方面存在短板——在很大程度上如此,因为信息经济的许多最显著的进展可以很容易地被其他国家——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重商主义国家——通过逆向工程而加以掌握。当然,相比之下,中国侧重于制造业的经济是一台庞大的出口机器,因而能够积累巨额的资金盈余,为诸如美国等赤字国家提供资金。
2.美国的决策者在应对中国的挑战方面一直在拖延时间,因为十多年以来,他们不断被美国那些预言中国即将发生金融崩溃的警报声所误导。中国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经济体,其金融大崩溃是不可想象的。但即便在最悲惨的情况下,这种崩溃也不太可能会阻止出口经济继续推动其在既定轨道上前行。美国的决策者未能充分注意到中国政策的核心目标,即接替美国、日本和德国,成为全球先进制造品的首要产地。
3.美国决策者严重高估了美国在创新方面的比较优势。在最具权威性的说法中,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握有一张备而未用的王牌:大家都认为美国拥有远胜中国的创新文化。华盛顿普遍认为,其秘密在于美国自由而开放的社会。如果不先向美国式的自由打开大门,中国甚至永远无法接近美国经济的成功水平。只需思考片刻,就可以意识到这个说法很荒谬。别忘了,在古代,最有创造力的社会没有一个是自由国度。利用大量奴隶建造金字塔的古埃及一点也不自由。但它无疑是历史上最有创造力的社会之一。相比之下,不列颠诸岛等地方在当时无疑更加自由,但在创造力方面远远不及古埃及。在古代具有高度创造力的另一个社会——美索不达米亚,也几乎没有美国式的自由模式。然而,在如今依然在世的许多美国人的一生当中,就有纳粹德国这个证据。德国在20世纪30年代并不自由。然而证据是,按照人均水平来看,它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社会之一。在现实生活中,驱动创造力的是财富而不是自由。一个社会越是富有,就越有经济能力投资开发新的想法和技术。中国已经变得明显更具创造力,而且现在已经在基因组学这类对未来经济增长具有关键作用的领域里占据全球领先地位。要想进一步了解这方面的详细情况,请查阅《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Technology Review)上发表的这篇文章
4.美国的决策者认为,通过采取一种越来越"先发制人"的外交政策,他们已经比中国政府抢先了一步,这可谓是现代外交史上最不同寻常的错觉之一。这种观点近来最直言不讳的表达或许出自驻华盛顿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大卫·香博(David Shambaugh,中文名:沈大伟)之口,他在《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上撰文表示:"中国是一个被动的大国,它的本能反应是在国际危机爆发时回避挑战并且躲藏起来。正在持续的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危机就是近来北京被动反应的绝好例子。"这可能被认为是华盛顿当局持有的普遍看法,但并不会被认为是北京当局乃至几乎任何其他外国首都持有的普遍看法。当然,北京当局持有的普遍看法是,由于不能自拔地干涉诸如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国家的事务——这些国家的文化被美国决策者和政策分析人士所误解——华盛顿当局已经让美国在全世界名誉扫地。
本文作者埃蒙·芬格尔顿(Eamonn Fingleton)著有《颂扬硬产业:为什么未来经济繁荣的关键是制造业而不是信息经济》(In Praise of Hard Industries: Why Manufacturing, Not the Information Economy, Is  the Key To Future Prosperity),该书后以《不可持续》(Unsustainable)的书名发行平装本。

译 陈玮   校 李其奇
——福布斯中文网,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