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

梁京:中美关系的挑战来自何处?(附金融时报:中美关系前途难卜)

美中关系 网络漫画
上周中美战略对话的仪式上,习近平讲了一些很理性的话。类似的话他以前也说过,但并没有妨碍他这两年把中美关系搞得越来越紧张。那么,此时他讲这些缓和关系的话,是否有诚意呢?

我的判断是,目前中美都希望避免对抗进一步升级。缓和气氛一方面可以令双方领导人集中精力对付一些更紧迫的内外危机,另一方面,双方也需要根据新的全球形势,对两国关系下一阶段的发展进行比较全面的评估。这种评估之必要,一方面是因为国际形势近来变化很快,一些全球热点危机随时可能恶化,另一方面,中国和美国内部的政治周期,也到了要为下一轮权力更替进行筹划的时候。

中美关系受两国政治周期影响越来越大,是一个明显趋势。这一轮中美对抗的加剧,与两边都是全球舞台的新手有很大关系。奥巴马以为自己对中国谦恭一些,可以打动中国领导人,结果却遭到胡锦涛的傲慢和羞辱。于是奥巴马转向强硬,又碰上了不吃硬的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历史上,这种个人性格和认知因素对国际关系影响很大,现在看来,现代政治制度也无法消除这种影响,而是让这种影响与制度化的政治周期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我相信现在中国领导人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谁将接替奥巴马,而美国方面关心的是,习近平的权力会不会因反腐太猛遭到 挑战。

不过,对中美关系来说,真正的挑战,还是来自于两个大国精英阶层本身的思维方式和精神状态。两国精英阶层不仅存在非常深刻的文化冲突,因此难以沟通与合作,而且,两国精英阶层都缺乏承担大国责任所需要的担当和智慧。因此,尽管两国精英都认识到习近平所说的,中美对抗对世界是灾难,都认识到"和则两利,斗则两伤",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们就有能力避免中美未来发生灾难性的对抗。

中国的南海主权争端就是一个现实的例证。在南海问题上,习近平以及整个中国的当权精英集团,充分表现出他们的傲慢和偏见,表现出没有能力承担起大国责任,结果是不必要地增加了与美国直接冲突的风险。中国当权精英用阴谋论来解读美国在南海争端问题上的态度,完全是自欺欺人,因为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冲突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问题的症结在于中国精英不能理解,也不愿接受多数国家接受的解决领土争端的游戏规则,他们以为凭借强力,可以在这个地区颠覆这些游戏规则。对此,美国不可能坐视不问。中国将为自己的误判付出很大代价。

虽然很难想像中国会为南海争端不惜与美国一战,但在中美两国精英中,确实有不少人坚信,中美将来必定会发生重大的武力对抗。中国方面有这样的"疯子"不令人奇怪。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美国一些有相当影响力的精英,也这样想。因为在我看来,那些主张与美国打仗的中国精英,并没有真正的政治影响力。他们利用反美在国内政治中捞好处是一回事,有没有本事让别人上战场去送死是另一回事。中国的百姓认为他们的敌人是贪官,而不是美国。让中国士兵为贪腐的政权去打美国人,是很多中国人很难想像的事情。

但美国前副国务卿、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认为,恰恰是因为中国内部政治的脆弱性,中国的当权者会以煽动民族主义、煽动反美来救自己,因而不可避免地走向与美国对抗。

这个逻辑不大能说服我,我相信也不大能说服多数中国人。我以为中美关系更现实的危险,就是由于两国精英都没有能力推动重大的内部变革,其结果是进一步加剧两国内部和全球范围的贫富不均,让整个世界越来越动荡不安。最近大量中美洲儿童非法涌入美国边境造成的危机,只不过是这个危险趋势的冰山一角。过去二十年,中国的既得利益与美国的既得利益勾结,从中国榨取大量财富输送到美国,这是两国当权精英都刻意回避的一个重要事实。这些财富对美国穷人并没有太多好处,对美国政治却有相当的腐蚀性。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争斗,容易让人忽视两国存在不利世界稳定的利益关联这个重要事实。但我认为,两国既得利益勾结阻碍两国变革这个问题,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有更根本性的不利影响。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老百姓真的能够被当局动员起来向美国开战,那绝不仅仅因为中国精英阶层出了大问题,美国的精英阶层,一定也有逃不掉的责任。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附录】


中美关系前途难卜


英国《金融时报》 杰夫•代尔 查尔斯•克洛弗 报道
然而,美国政府对紧张局势日益升级的看法正好相反。美国官员认为中国正在实施一项经过深思熟虑的长期战略,即挑起小规模的冲突,这样不会引发美国的反应,但会让美国的盟友们明白他们在防务上不可能依赖美国,从而逐渐取得对西太平洋大部分地区的控制。
仍有一些美国官员质疑,中国对南中国海上许多小岛和礁石的控制是否真的对美国核心利益构成挑战。让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人感到欣慰的是,中国正促使许多亚洲国家更加靠近美国。澳大利亚通信产业部长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表示:"从战略的角度来说,越南日益被推向美国那边很不寻常。对历史观察家来说,这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
然而,华盛顿方面有人认为,遏制中国在南中国海激进行为的努力一直未能奏效,美国需要找到新的军事策略来反击此类侵犯。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日前指责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的行为是"贪婪而赤裸裸的挑衅"。他说,"反击中国在该地区的激进举措"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如果我们认为情况还不够严峻,那就是自欺欺人,南中国海的局势已经快沸腾了"。
美国五角大楼(Pentagon)正考虑在争议地区采取更多海上与空中行动,对中国海军的活动实施更严密的监控。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表示,"我们从没真正试过,我们能否提高中方行动的成本,从而令他们改变决策。我们需要看看,五角大楼的工具箱是否有什么工具能改变他们的决定。"
结果是,两国正在被慢慢拖入学者们所称的"安全困境"——在这种情境中,一方的军事举措必定引起另一方的反制行动,从而增加了发生冲突的风险。
中美在贸易、债券市场等多个经济领域的高度相互依存对这种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起到了中和作用。有些观察人士认为,美中经济联系只会不断强化。中国人民大学的时殷弘表示,就在安全紧张局势加剧的同时,两国的经济关系正在改善。他说:"中美关系图景的一半画面变得更亮,另一半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暗了。"
尽管上周的峰会没有取得决定性突破,但美中两国正就一项双边投资协定展开谈判,并且似乎有望在高科技产品贸易自由化方面达成一项协议。
中方相信,习近平承诺实施的经济改革将可解决美方关于中国操纵汇率以及和资本市场相关的许多批评。
美中经济联系突飞猛进的一个新领域,体现为近来中国对美国投资大幅增加。根据纽约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数据,2013年中国对美投资交易案达82起,总金额达140亿美元,为前一年的两倍。
不过,传统上强烈支持加强对华联系的美国商界,却对在中国营商的现实情况越来越失望。
许多在华经营的跨国企业抱怨中国行业政策偏袒本国企业,并试图让外国企业交出商业秘密,作为继续经营的一个条件。
在科技行业,这种抱怨之声是最强烈的,尤其是在斯诺登爆料导致跨国公司被指可能参与美国的间谍活动之后。本月,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宣布,将与中国的中芯国际(SMIC)展开合作。一些分析师认为高通想借此化解与中国反垄断当局的分歧。
中国方面也有自己的抱怨,称美国具有政治动机的保护主义势力刻意打压优秀的中国企业——尤其是华为(Huawei)。部分由于美国国会的反对,这家电信设备企业在美国丧失了许多商业机会。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承认,中国有些行业政策不"符合自由贸易精神"。但他补充道,"并非只有中国这么做。美国、澳大利亚等一些英语国家就拒绝购买华为和联想(Lenovo)的信息技术(IT)产品。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贸易保护政策"。
布雷默表示,习近平承诺实施的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命运如何,对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将有重大影响。
如果习近平的改革成功了,中国经济得以维持较高增速,则在华外资公司将继续蓬勃发展。然而,如果改革失败,政治气候变得更加反西方,跨国公司的处境就会不太妙。布雷默说:"中期来看,中国的不确定性超过任何其他大国。如果习近平在国内面临严重政治问题,那他对美国的态度就可能发生根本性改变。"
Ma Fangjing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金融时报,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