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澤民政治雙重破產

周永康、江泽民
周永康案,從傳言到坐實,花了一年多的時間,這一年多的時間裏,中紀委沒有閒著,動用巨大的人力物力,將周永康從家人到秘書到其提拔的干將,悉數調查拘審,其力度之大,顯然超過對薄熙來的審查,阻力與難度,也遠遠超過薄案。
周永康主持公安部與政法委工作十年之久,完全諳悉黨國政法坦白從嚴的道理,而且他本人也不太可能親手收取巨額賄賂、寫字留證據,這樣他完全可以將任何查出來的事情,歸結為家教不嚴或用人不察,加之背後支持他的元老勢力干預,要求有充足證據才可以給周定罪,如此下來,造成海量的調查與偵查、拘審,石油系、四川系、政法公安系、秘書班、家庭親友均全方位觸網。
與其說這是周永康個人腐敗,不如說這是黨國體制的一個惡果。周永康這隻老虎的倒下,更意味著江澤民政治的破產。
周永康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體系,甚至他不是一個孤立的幫派體系,黨領導下的權貴社會資本主義,是一根巨大的毒藤,它上面碩果纍纍,周永康這顆毒果不僅危害國家,更危害到當今當政者,所以必除去而後快。
鄧小平迴光返照之際,搞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沒有將政治改革擺上日程,這是現在一切亂象之源,江澤民通過三個代表理論,將權貴做成一體,讓整個國家陷入無道德與權利節制的經濟發展狂歡之中,經濟發展被學者總結出幾大「優勢」:低人權優勢、低環保優勢、低人力成本優勢,其實最大的優勢是權貴合力,以及背後的黨國可以集體權力「辦大事」。
為了集中權力辦大事,黨領導下的權貴體制,實現雙重承包制,政治承包與經濟承包,政治承包具體為穩定承包,經濟承包具體為績效GDP承包,黨國中央政府要求地方,要通過經濟發展,使中央獲得財政收益,如果中央經濟乏力,全國不穩,而地方又必須通過一切手段與方式,維護穩定。當穩定問題被政治化了,所有的上訪維權活動,都被視為顛覆或破壞性的活動,被政法系嚴加打壓,這樣,周永康時代的黑監獄、截訪、強拆、冤案海量出現,而監控設備也海量生產與安置,而這一切監控要保護的,一是黨國的整體安全,二是周永康下屬、親友團在攫取財富時的安全。
底層雙重利益輸送模式,一是財稅分開,地方政府要向中央輸送地方稅收,二是腐敗利益輸送,地方政府要獲得中央財政支持,官員要升遷,要得到保護,拼命地掠奪國民財富,同時向上輸送。現在查出來的貪官動輒數以億計十億計?就是巨大的地下輸送管道已經成型。
周永康的出局,是江澤民三個代表政治的破產,或者說是黨國領導下的權貴政治經濟學的破產。
江澤民的暗政治也同時破產。
江澤民的暗政治,也是鄧小平的暗政治之繼續,就是不僅要實現黨國對人民的絕對控制,還要實現個人派系對黨國中央的絕對控制,鄧隔代指定了胡錦濤,但江為了保全自己派系,以及個人的權勢,不僅延時兼任中央軍委主席二年,並通過個人辦公室與原有軍界重臣,實現對胡溫的十年政治挾持。
當江澤民試圖故伎重演,繼續控制習近平之時,遭到雙重打擊,一是胡錦濤裸退,迫使江澤民在中南海與中央軍委的辦公室撤除,江在北京沒有了操控的據點;二是習近平對江系重臣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的全面剷除,以及對江本人露面與出行的嚴格控制,使江的政治影響力歸零。
這次公布周永康案之前,以上海為中心的航班大量延誤,公開的說法是東海軍演,但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明眼人一看便知,宏大的軍演行動,劍之所指;而一曲鬧劇也不經意間在北京公演,巨大的蛤蟆出現在中央電視台附近的玉淵潭公園水面,網絡上如潮的評論並不是在欣賞巨型蛤蟆,而是嬉謔江澤民,一些網站因此將蛤蟆列為敏感詞予以禁止出現。顯然,江澤民的形象在民意中,特別是網民世界中,已成為笑料。人民的江山被打造成了黨的江山,黨的江山又想打造成江家江山,危如纍石的遊戲,正在層層倒塌過程中。
鄧江時代建立的黨領導下的權貴資本主義體制還在,周永康建立起來的非法維穩體系還在,江系破產了,周永康腐敗集體覆滅了,習如何終結造惡體制?十八屆四中全會即將召開,公開的信息是中共將宣誓依法治國,依法治國的理念與口號,能終結黨領導下的權貴資本主義體制麼?黨的專政向憲政轉型,當然先要確立依法治國的理念,但,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沒有自由的言論與公民社會力量,依法治國只會停留在夢想階段。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