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

戴大为:英国应为香港民主挺身而出(附王振寰:香港局势让台湾人对北京更添戒心)

 2014年07月16日
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十七年后,这块土地的政治未来仍悬而未决。香港或许会继续前进,实现全面民主的政治制度;而北京方面或许会阻碍民主发展,最终以管理其他中国城市的方式管控香港。
所有迹象都表明,北京计划加强控制。愈发躁动不安的香港人今年夏天举行抗议活动,反对北京方面的干预,此时国际社会,特别是前殖民宗主国英国,有道义上和法律上的义务,支持香港人要求民主与自治的愿望。伦敦方面应当要求北京遵守协议,软化立场。
7月1日,大约有50万人在香港走上街头,对北京的干涉表示抗议。那之前几天,大约有80万香港人参与了由主张民主的团体组织的非正式投票,他们支持通过民主方式选举香港的下一任领导人,北京方面几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中国政府曾经承诺给予香港人"普选权",通过自由选举产生香港的下一任领导人。但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它打算违背这一承诺,坚称北京方面必须审核候选人是否"爱国"。但激起香港人对内地干涉的抗议的,是中国政府6月公布的一份措辞强硬的政策文件,文件中称北京对香港拥有最终的权威。
这份所谓的白皮书称,1984年中英两国签署的《联合声明》(Joint Declaration)中承诺香港拥有的"高度自治权",并不是指"完全自治"。签署声明时,北京方面意在让全世界放心,英国的殖民统治结束后,中国不会对香港进行干涉。白皮书中声称,北京方面可以随心所欲地对香港法律进行解释,全然无视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在《联合声明》上的签字。白皮书声称,香港自治权的"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
或许最令人不安的是,该文件将北京对香港的控制权与它对中国其他自治地方的统治相提并论。只要了解中央政府如何对待西藏和新疆的民众,任何人都会对这种前景产生担忧。
形势本不应如此严峻。早在1979年,邓小平与英国官员举行会晤时就表示,香港人应该对中国的统治感到"放心"。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在很大程度上履行了《联合声明》中的法律承诺。香港法庭获得授权,能够在自治权允许的范围内解释《基本法》,北京方面负责处理外交及国防事务。最重要的是,香港将会实施"普选"。
如今,白皮书将香港的法官称为"治港者",并强调他们在保卫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
香港移交后不久,裂痕就出现了。一开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实际上推翻了香港终审法院1999年对一项涉及当地居留权的案件作出的裁决,促使人们对香港的司法独立产生了严重的担忧。后来,北京方面要求,任何对立法会(Legislative Council)选举程序进行改革的举动,都要经过中央政府批准。在过去十年间,唯北京马首是瞻的香港政府,还曾试图推行不受欢迎的国家安全立法和爱国教育政策(面对大规模公众抗议,港府都放弃了上述举措)。与此同时,人们普遍认为,某种形式的权贵资本主义已经越过边境,蔓延到了香港。
2007年,北京方面终于同意,允许香港在2017年通过普选产生行政长官。然而,北京方面在最近一年里坚称,候选人必须"爱国爱港"——这一措辞意在排除民主人士。香港人感觉自己除了走上街头支持民主之外,已经别无选择。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组织曾威胁,如果政府不提出符合国际标准的公平的民主方案,该组织就会在金融区中环,举行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抗议活动。为了展示公众对其立场的支持,"占领中环"上个月组织了投票活动。该活动要求香港市民在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三个民主方案中选择一个。政府的方案定于本周公布,组织者称,如果政府提出的方案意在阻挠真正的民主改革,他们最早将于8月举行下一场抗议。
谁会为香港挺身而出?大型国际银行和会计事务所遵从北京的立场,公开表示民众抗议会破坏香港经济,扰乱治安。华盛顿和其他国家的政府,除了像往常一样表态支持"可信的"选举之外,基本上都对北京最新的举动保持沉默。
一项特殊的责任落在英国身上,一些香港人在7月1日举行示威活动期间就高举着英国国旗。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最近在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伦敦期间,与中国签署了一些重要的贸易协议。人们不禁要问,卡梅伦是否会介入,履行英国对香港民众的承诺。他应该考虑一下前首相约翰·梅杰(John Major)的话。梅杰在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之前,曾设法让心怀警惕的世界放心。
梅杰在1996年,也就是移交香港的前一年表示,"如果未来出现了违反《联合声明》的迹象,我们就会动员国际社会,采取所有的法律及其他手段。"很明显,这个时刻已经到来。

戴大为(Michael C. Davis)是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学教授,研究宪政发展与人权。

——纽约时报,网友推荐


王振寰:香港局势让台湾人对北京更添戒心
法广/ 作者 瑞迪
2014年数十万香港民众冒雨参加七一争普选大游行。
2014年数十万香港民众冒雨参加七一争普选大游行。
(图片来源: 路透社/Tyrone Siu)
2014年6月初,中国政府发表的香港"一国两制"实践白皮书在香港引发强烈反弹。很多香港人感觉"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诺言似乎出现变数,这种忧虑刺激了香港6•22全面投票活动,更让超过50万香港人在7月1日走上街头,参加争普选大游行。香港"一国两制"设计之初原本是为未来解决台湾问题提供模式,那么如今香港一国两制现实出现的困惑与紧张对台湾民意有何影响?台湾政治大学大陆研究中心主任王振寰教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指出,香港的民主建设其实一直从台湾得到某种借鉴,两地的公民社会运动也有不少互动,香港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尚未进入大中国政治版图的台湾人对北京更多了几分戒心。

台湾的命运与香港越来越接近
法广:王教授,您好。最近香港发生很多事情。先有北京就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发表白皮书,后有近80万港人参加6•22争普选全民投票,后来又有七•一争普选大游行。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在设计之初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对未来解决台湾问题提供样板。台湾人对香港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否很关心呢?
王振寰:对,台湾当然非常关注香港7月1日的游行,特别是大陆发表白皮书后,它(大陆)所宣称的"一国两制"其实是说香港即使想要普选,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也就是说香港与北京的关系不可能脱离大陆的控制,这对于一国两制以及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其实是形成很深远的忧虑。
大陆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基本上一开始是想做给台湾看:香港人与大陆维持一定的关系,但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大陆)是想香港的模式也许可以给台湾的未来做一个榜样。但是,这几年的发展,香港在政治上追求自己发言权的状况事实上已经越来越清楚,香港的自我认同,就是Hong kong Identity 越来越强,这就对大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造成很大压力,特别是7月1日的游行,这其实是对大陆在香港的统治权利的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从台湾的角度来看,台湾一直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这样的设计,因为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是中华民国,一直有自己的主权,所以,不可能接受"一国两制"。这一次,大陆对香港说:无论怎样普选,最后决定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共产党手中,这就让台湾人看香港而产生非常大的戒心。台湾的命运与香港越来越接近,最近有非常非常多的香港人到台湾来,认为台湾比较能追求自己的政治独立,但这会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感到很大压力。台湾一直与大陆在经济上保持了比较好的关系,但是,政治上,道路则比较长远,需要好好谈判。香港追求民族自决的努力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台湾的影响。而且,事实上香港很多学生到台湾来,观察台湾的社会运动。
与香港不同,台湾还有不同选择的权利
法广:台湾与香港可以说面对着同一个问题,就是在经济关系上对大陆的依赖。在这种情况下,无论香港还是台湾,维护自己民主、自由价值的空间是否都变得更加狭小?
王振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香港情况与台湾有很大不同,因为香港已经被大陆纳入其版图,已经被"一国两制",台湾则不同。香港面对大陆在谈判的时候,空间会比较小,它的经济也基本上融入大陆经济,但台湾还有不同选择的权利。台湾在政治上一直以来与大陆分离,经济上越来越被大陆整合在一起,大陆方面越来越用经济来压迫在政治上的谈判,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明显。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台湾内部,特别是年轻人对此的抗拒也越来越强。大家都在年初的学生运动中看到这种抗拒力量其实很强。
法广:台湾近期也出现了重新调整两岸关系政策的声音。在您看来,政党的两岸关系设计与民间对两岸关系的感受、看法和期望之间是否有些脱节?台湾人对两岸关系未来的共识是否变得越来越脆弱?
王振寰:应该这么说:大陆与国民党的关系基本上比较容易,共产党与民进党的谈判就比较困难,但是,民进党十分清楚,在政治上,台湾必须与大陆在一定程度上谈判,民进党如果坚持不与大陆接触的话,它的反中立场就会让它在选举中遇到困难,所以,民进党在与大陆接触问题上开始转变态度,不过,共产党、民进党和国民党三方各有想法。长期而言,共产党的谈判能力很强,台湾必须想办法,建立一种合适的两岸关系,但大家都会接受所谓的和平发展原则,也就是一定要在和平的状况下建立两岸关系,至于采取何种策略,这三方(共产党、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对香港而言,大陆的政策面临很大困难
法广:最近,北京国台办发言人提出台湾未来前途应当由全中国13亿人共同决定,面对香港的争普选公投,大陆官方媒体也阐述了相似立场,在您看来,无论香港,还是台湾,公民对自身前途的认同是否应该由13亿人共同决定?
王振寰:台湾一直有民主选举,所以,公民意识非常强,不太可能接受大陆方面所谓由13亿人来决定的其前途的说法,所以,台湾与大陆一定会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的谈判。香港目前内部比较紧张,因为它已经在1997年被纳入中国的版图,但大陆一定要想办法,来面对香港越来越高的香港意识以及香港要求政治自主的趋势,也就是香港要求公民自决的意识越来越高。所以,大陆现在会很头痛,因为处理台湾问题与处理香港问题不同,台湾一直都不在北京的控制范围内,但香港在。倘若北京承认香港的自治权利,那它以后如何面对西藏?如何面对新疆?这都是非常大的问题。对香港而言,我觉得大陆的政策面临非常大的困难。
法广:北京国台办主任张志军6月底曾赴台湾访问。他此次访问行程在开始时显示出一种开放的态度,但在访问结束时出现一些紧张。在北京就香港一国两制发表白皮书、香港民间组织"占中"争普选公投这样的背景是否对张志军此行有所影响?
王振寰: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张志军访台其实早有安排,他只是落实了他原来的想法。我认为,他非常清楚来台湾要做什么,他在来之前其实就已经规划好了行程,他也会预期到在台湾他会每到一处都会遇到抗议,上次(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湾的时候(2008年11月)也遇到非常多的抗议活动。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台湾有一部分人是不喜欢与大陆打交道。所以,我相信张志军对这些是有所预料的。
我觉得张志军此行在两岸关系中扮演了很重要的和平桥梁的角色。他进入台湾民间,去了解台湾人的想法,特别是去中南部,了解台湾叫做"三中一青"(即中小企业、中下阶层、中南部民众及青年人)的这些原来比较支持民进党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觉得,他此行应该对台湾有更深入的了解。
王振寰教授在采访结束时表示,"我觉得台湾人会非常注意大陆如何处理与香港的这些紧张关系,因为香港实际上是在要求公民自决,而香港已经在大陆(主权)之下。北京方面对此如何处理对未来处理台湾问题会有影响,而且事实上是有义涵的。也就是说,从北京如何处理香港问题可以看出将来北京与台湾的关系会如何发展。北京如何处理香港问题对台湾人如何看大陆会有很大影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