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茅于轼:善战胜恶不是靠老天爷

茅于轼
有好报,恶有恶报"是中国有名的一句民间谚语。大多数人听了感觉是一种安慰。好恶自有报应,人们应该做善事,不要做恶事。如果真是这样,社会上就没有人敢做坏事了。
事实上并非永远如此,恶人不报的例子太多了。为了安慰大家,又有一句谚语,"若是不报,时辰未到",意思说最后还是会有报应的。只要耐心等待坏人自有其应得的结果。
可是例外的情况一样很多。所以相信命运,听老天爷安排,终究靠不住。
我们要问:善恶终究会有报应,是不是事物本身自有的规律?"好有好报,恶有恶报"是不是规律性的因果关系,并不需要老天爷的帮助?这就是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了。可是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如果真的"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从长远来看社会上的恶人会被自己的恶行所淘汰,剩下的都会是好人。相反,如果恶人有好报,好人反而被淘汰,最后社会上剩下的都是恶人。当然也会有第三种情况,无所谓好和恶,全都碰运气,那么好人和坏人都会长远存在下去,他们的比例也不会变。
到底善恶是不是都有其报应?从客观上看能不能归纳出一点头绪?我们可以从历史的微观层面来探索,看看所有的恶人是不是都得了恶报;好人是不是都得好报?我虽然不是历史学家,但据我估计大概得不出规律性的结论。更何况什么人是恶人,什么样的人是好人,也会有极大的争议。比如对毛泽东的评价就两种看法都有,而且泾渭分明。所以这条路走不通。
我们试从另外一个角度想问题,即从历史的大宏观来看,从人类几十万年的进化过程看能不能揭示一些踪迹。人和任一种动物相比较,无论从力量、速度、灵敏度来看都属下乘。人和狮子老虎竞争中能够保存自己全靠合作,在扑捉一只猛兽的时候更要靠合作。当大家拼力厮杀的时候如果有人偷懒,而且能够坐享其成,大家都会跟他学,合作就会被破坏。从长远看,这样的事肯定发生过,但是没有成为主流。人类靠真心诚意的合作得以胜出。从这样的角度看,"好有好报"似乎讲得通。
人类最终从动物分离成人,经过了几十万年的进化。在这样长的时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已完全不可考。和最接近人类的灵长类动物的比较,可以发现一些线索。灵长类动物是有社会结构的,不过是一种原始的结构:一个强者领导所有的个体,形成一个群体。群体和群体之间处于竞争关系,缺乏合作,合作只限于一个群体之内。一个小群体不可能有规模效应,很难有发展分工的机会。人类摆脱动物是两个群体通过谈判形成大群体开始的。这个过程在美国历史学家Stavrianos(L.S.斯塔夫里阿诺斯)所著《远古以来的人类生命线》(有中译本,1992年限量内部发行)一书中有较为详细的分析。当两个群体的首脑改变过去由于竞争而形成的敌对立场,试图尝试一种新关系时,人类历史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人终于摆脱了动物。
这个过程之所以困难,因为光有一方面首脑的新思维是不够的,碰巧双方都有新思维是十分难得的。更因为合作会因背叛而失败。在双方合作的背景下,背叛获利的诱惑一直存在着。一旦发生背叛,合作必定走向崩溃。合作崩溃的结果对双方都不利,不合作总不如合作对双方都更有利。所以背叛以后又会回到合作。这个过程就是囚徒困境所描述的利害关系。合作和背叛反复博弈的过程经历了上万年,甚至几十万年。最终人类社会形成了部落、民族、和国家。或者说,合作的良知战胜了背叛。也可以认为这就是"好有好报"的体现。也就是说,事物本身的规律是合作可以淘汰不合作,因为合作给双方带来利益。不合作的人会带给他恶果。
几十万年的博弈不但教会了人们要合作,而且产生出比合作更复杂的观念,那就是"道德"。人要彼此相爱,有同情心,也包括人要守信用,要诚实等等。"道德"是什么?就是人与人关系的最优解。所谓"最优解"就是对各方面都是有利的;反之,违反道德将损害各方。西方谚语:honest is the best policy(诚实为最优策略)就是这个意思。不仅是诚实为最优,符合道德的行为都是最优的。好的行为对各方都是最好的。这里确实有"好有好报"的意思。
再往后又产生出"正义"的观念。道德主要是讲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相处原则,它和政治的关系不大。不论在什么政治环境下人都要讲道德。但是人们碰到的问题往往涉及到政治,单靠道德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发展出"正义"的观念。按照我的理解,正义不但判断百姓间矛盾的是与非,更重要的要解决百姓和政府间的矛盾,规定各自的权力和约束。司法独立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为百姓提供正义的服务。这项服务只有独立的司法能够提供,没有别的机构能代替它。如果一个社会没有独立的司法,权力和约束就不起作用,社会必定陷入混乱。不但百姓遭殃,政府也不得安定,天天忙于应付上访和维稳。如果司法能够保证正义不受侵犯,恶人就不能为所欲为,善恶的报应也能够实现。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司法往往不能独立,甚至司法机构被彻底取消,独裁者能够为所欲为,恶人有恶报完全成了一句空话。我们中国人对此的感受太深了。
全世界类似中国文革的例子很多,恶没有得到恶报,独裁者为所欲为,百姓遭殃。这些国家无一不是沦入贫困混乱的不稳定状态,迟早会发生变革。而那些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的稳定的国家无一不是社会正义通过司法独立和宪政得以维护。从趋势来看,贫困落后不稳定的国家最后都会从混乱中找到出路,迈向善治且政治稳定的状态。善最后能够战胜恶。
我们不是宿命论者。善战胜恶不是靠老天爷,而是靠我们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所以我们对于善恶报应的看法是,善之所以能够战胜恶,是因为善治有利于大众,恶行被大多数人反对,靠大众的努力善恶才能各有其报。我们每个人都不应置身于外,不要靠老天爷,而要靠我们每个人自己。

——金融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