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普京对抗西方的经济账(附普京的乌克兰战略遭遇双重挫折、俄罗斯被判向尤科斯股东赔偿500亿美元)

俄罗斯摩尔曼斯克,普京观看庆祝俄罗斯海军节的阅兵式。Itar-Tass/Zuma Press

英国《金融时报》 席佳琳 报道

一群人坐着一辆卡玛斯卡车(Kamaz,俄罗斯的一种大型四轮驱动卡车,经常在达喀尔拉力赛(Dakar Rally)上夺冠),在一条高速公路上急驶。车上有些人感到他们正朝着错误的方向疾驰,但谁也不敢有所动作。
一家接近克里姆林宫的、寡头背景的投资集团的主管称,上述这幅图景符合俄政治与经济领导层对自身目前所处困境的看法。
7月17日,一架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客机在乌克兰东部被击落,机上298人全部遇难。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来说,自那时起,形势就朝着非常错误的方向急速发展。大多数西方国家相信,乌克兰的一小撮亲俄叛军使用俄方提供的导弹击落了那架波音777 (Boeing 777)客机。这种看法使得俄支持乌克兰叛军引发的失望转变成了愤怒。西方媒体头条为普京贴上了杀人犯和社会弃儿的标签。欧洲国家政府正在讨论新的对俄制裁,倘若这些新制裁得以实施,可能会摧毁俄罗斯的经济。
事态的戏剧性变化促使一些观察人士告诫普京说,他这次玩得有些太大了。长期以来,普京一直被视为一位战术大师。"每个人都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们的政府在搞那些疯狂的事情,"BCS全球市场与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罗曼•洛霍夫(Roman Lokhov)表示。BCS是莫斯科证交所(Moscow Stock Exchange)最大的独立经纪商。
普京在作为总统和总理掌权的14年里经常展开豪赌,而且基本上都赌赢了。2008年,他发动了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但过了还不到一年,那次行动就几乎已被国际社会忘掉,美国也决定"重置"美俄双边关系。通过介入叙利亚危机,普京帮助俄罗斯强行重新跻身全球大国之列。他综合运用经济激励和威胁,不知疲倦地致力于强化俄对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影响力——这一努力只是最近才碰了钉子,这个钉子就是乌克兰。
今年,随着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普京似乎完成了一项最大的壮举。尽管西方的一波制裁让正在放缓的俄罗斯经济承受了更大的压力,但俄被迫把克里米亚交还给乌克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普京还加大了赌注,称乌克兰东部讲俄语的人群是更广泛的"俄罗斯世界"(Russian world)的一部分,俄政府准备保护这一世界,不管其具体属于哪国。
这样做法在俄国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官方的全俄民意研究中心(VTsIOM)以及独立的勒瓦达中心(Levada)的数据显示,在普京恢复俄罗斯自豪感与影响力带来的狂喜的支撑下,他的支持率大幅上升,逼近90%这一最高纪录。
这种民意使得普京能够分化并扫清一次短命反抗的残余影响——2010年末到2012年初,莫斯科中产阶级曾站出来反抗普京专制色彩日渐浓厚的统治。
帕维尔•苏里科夫(Pavel Surikov)是一名在德国受过教育的室内设计师,他说自己当时参加过反普京的游行。但他现在不再理睬以前的两位朋友了,因为他们批评普京的乌克兰政策。他说:"自苏联解体以来,美国一直在蚕食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在乌克兰也不例外。"他不相信西方媒体关于马航MH17航班被击落的报道,认为那是谎言和宣传攻势,并指责西方罔顾乌克兰东部讲俄语人群的困境。"我清楚普京做了很多坏事,但这件事他做对了,"苏里科夫说,"我们很强大。无论他们怎么对付我们,我们都将团结在一起。"
但这些信念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严峻考验。观察人士认为,这次考验可能成为普京的滑铁卢。他们辩称,官方媒体无休止宣传催生的民族主义狂喜,可能很快就将被经济衰退所冲淡。"你得保住收入的增长势头,"上述那名俄罗斯投资集团的高管说,"除了朝鲜以外,历史上并没有多少先例告诉你如何掌控一套闭关锁国的体制。你做不到这一点,现在这个时代做不到。"
普京最信任的经济顾问之一、俄罗斯前财长阿列克谢•库德林(Alexei Kudrin)最近告诫普京称,不要在对抗西方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说,那样会伤害俄罗斯的商业利益。
与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关系密切的前克里姆林宫顾问伊格尔•尤尔根斯(Igor Yurgens)说,如果普京现在采取行动,还有机会补救。"我们可以重置与西方的关系。我们绝不会变成波兰或捷克那样,但我们可以重回实用主义,与西方谈妥合理的条件,就像我们以前所做的那样。"
普京不喜欢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在最近录制的一段视频中,普京就MH17航班被击落一事向全国发表讲话。视频画面显示,他紧张地不停切换站立支撑脚,脸上冒汗,神情僵硬,频繁眨眼,眉毛颤动。
他面临的威胁在于,可能会失去长期以来支撑他掌权的坚实经济基础。经济学家和高管们认为,美国最近推出的制裁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禁止某些俄罗斯银行和能源企业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将对俄经济构成伤害。而欧盟(EU)更全面的惩罚性措施,可能会使俄经济脱轨。
俄央行数据显示,俄罗斯银行和企业有总计1610亿美元的外债将在未来12个月内到期。"考虑到俄罗斯企业相对强劲的基本面,我们认为当前的外部融资需求是可控的,但如果制裁程度继续加大、制裁时间继续延长,外部融资需求将面临风险,"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俄罗斯经济学家雅各布•内尔(Jacob Nell)上周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
俄罗斯第二大银行的零售部门VTB24大幅削减了对小企业的新增贷款,这家国有银行的董事长米哈伊尔•扎多尔诺夫(Mikhail Zadornov)上周三表示,"这是经济状况整体恶化的首个迹象"。今年上半年,VTB24仅向小企业新发放了价值687亿卢布的贷款,同比减少逾20%。
经济学家表示,日益严重的资金吃紧将导致原本已经不足的投资进一步减少。他们还担心,不断上升的预算压力可能会抑制消费支出和出口,而这两者迄今为止维系了俄经济的正常运行。"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期增长0.5%至1%,但随着这些问题的浮现,增长很可能变成负数,"一家国际经济机构驻莫斯科的代表表示。
……
普京班子里保守派的本能反应是进一步提升凝聚力和闭关锁国。上周,俄政府官员讨论了恢复小型客机伊尔-114 (Ilyushin 114)的生产,该机型已于两年前停产。"这是我们自主生产、停止向外国购买飞机的好机会,"持民族主义立场、主管军工联合体的俄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Dmitry Rogozin)在Twitter上表示。
内尔预测称,在这样的经济压力下,俄政府将放松预算纪律,暂停汇率自由化计划,转向更为静态、保护主义的经济政策。
三名了解经济政策讨论的人士称,在西方政府指责普京并威胁实施进一步制裁的背景下,倾向于孤立主义政策的保守派正占据上风。其中一人表示:"现在提出'关上大门,没有他们我们做得也不错'这样的观点,要远比以前更容易得到认同。"
俄罗斯企业虽然非常小心地不去谈论政治,但仍对这种前景感到恐惧。在更多制裁和俄罗斯变得更加锁国的影响下,俄罗斯许多大企业可能会被迫出售海外资产、削减投资,主要依赖政府合同过活。万一发生信贷紧缩,最受影响的可能是中小企业,因为它们缺乏能够缓解冲击的政治人脉。
然而,一些西方分析人士辩称,华盛顿方面的盘算可能是错误的,加大对普京施压可能并不会使他改弦易辙。
"制裁将给俄罗斯带来沉重代价,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动机是捍卫国家关键利益和谋求生存,那么俄罗斯将像任何国家一样,不惜代价地寻求用国货来替代进口货,甚至采取更为激进的干预措施来保护自己。"克利福德•加迪(Clifford Gaddy)和巴里•伊克斯(Barry Ickes)今年5月在为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撰写的论文中写道,"历史告诉我们,俄罗斯人能够忍受巨大的苦难。应对艰难和谋求生存是俄罗斯历史和俄罗斯民族认同的一部分。"
迄今为止,普京还没有展露意图。在上周的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他称俄罗斯主权目前还未受到直接威胁,该言论被普遍解读为他无意升级乌克兰东部的紧张局势。
但这远远不够。MH17航班坠机后,乌克兰亲俄叛军又击落两架乌克兰军机,而且没有迹象显示俄停止了对这些叛军的支持,所以说,普京仍然在走对抗的道路。
至于是否存在出路,则完全取决于普京一人。上述那名俄罗斯高管表示,普京的小圈子里没有任何人有实力对他构成挑战。"你试过跳出来挡在疾驰的卡玛斯卡车前吗?"
考特妮•韦弗(Courtney Weaver)补充报道
译者/邢嵬、徐天辰
——金融时报
【附录】

华尔街日报:普京的乌克兰战略遭遇双重挫折

乌克兰东部的亲俄叛军周一在战场上遭遇了数周来最严重的挫折,与此同时,西方一致同意实施更严厉的对俄制裁,以强迫莫斯科切断对亲俄叛军的支持。这将对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构成双重挑战。

据交战双方的官员称,乌克兰政府军正在从北面和南面推进,旨在切断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叛军的联系,以及向俄罗斯边境的补给线。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亲俄分裂分子仅剩的两个据点。

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表示,本周将对俄罗斯采取迄今为止最严厉的经济制裁。预计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最早将于周二对俄罗斯国有银行采取制裁措施,并将限制对俄罗斯石油和武器行业至关重要的技术出口。美国承诺将紧跟其后。

过去,每次欧盟扬言要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都会作出一些姿态暗示乌克兰冲突会得到缓和,从而成功地阻止欧盟这样做。一位欧洲官员称,事实上俄罗斯的这些姿态只是为了争取时间,现在,他们不再尝试争取时间。

这一次莫斯科似乎在负隅顽抗,而此时乌克兰局势对亲俄叛军来说出现恶化。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俄籍高级国防官员Igor Girkin在一个匆忙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他的部队已经把100多名受伤的战士送往俄罗斯,因为他不能排除乌克兰政府军从四面八方围攻顿涅茨克的可能性。

顿涅茨克分裂分子的政治领导人博罗代(Alexander Borodai)的副手说,博罗代已经前往莫斯科进行磋商。

实施新制裁的决定是在周一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做出的,与会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意大利总理伦齐(Matteo Renzi)。

美欧官员称,这些领导人一致认为,莫斯科没有采取足够行动解除分裂分子的武装或者推动分裂分子与乌政府达成停火协议。西方官员指出,尽管俄罗斯在允许国际社会监控乌克兰局势方面做出了一些让步,但它实质上增加了对乌克兰叛军的武器供应。

奥巴马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布林肯(Tony Blinken)表示,美国预计欧盟将在本周显著扩大对俄制裁,包括俄罗斯经济的一些关键领域。他说,美国也将相应增加对俄制裁,全面配合欧洲。


Getty Images
周一,普京在有关俄罗斯国防业的政府会议上表示,俄罗斯能找到用于武器制造的替代进口材料和技术。

克里姆林宫已经采取措施,让国民为俄罗斯在国际上受到更深的孤立做好准备。普京周一召集国防行业的高管在总统府邸开会,讨论在面临政治风险的情况下,如何替代进口技术。

在上周向安全官员发表的全国电视讲话中,普京说核威慑力量保护了俄罗斯不会被军事占领,但敌对势力仍想要从经济和政治上摧毁俄罗斯。普京誓言将阻止一切对俄罗斯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威胁。

过去几个月普京继续向基辅施压并暗中支持乌克兰叛军,同时又避免西方对其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这种维持微妙平衡的做法让俄罗斯国内的民族主义强硬派和商界精英都感到满意。

但即使是在7月17日马航客机被击落之前,普京面临的压力也已经在增加,因为欧洲方面对乌克兰危机的解决迟迟没有进展日益不满。分裂分子在坠机现场遇难者遗体和物品中间随意走动的场景让西方国家更坚定地支持对俄罗斯实施严厉新制裁。

周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坠机事件令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使得进一步制裁成为必要。

布鲁塞尔的欧盟大使预计最早将在周二批准对俄罗斯国有银行实施制裁,并限制对石油和武器行业至关重要的技术出口。美国也承诺将跟进。

一位欧洲资深外交人士说,从某些方面来说,扩大制裁对俄罗斯和欧洲双方的经济和政治而言都将是一场灾难,"但是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必须做出反应。"

甚至是俄罗斯官员也承认,这种行业限制的不利影响可能远甚于目前针对个人和公司采取的制裁措施(欧盟也打算扩大这一制裁范围,首次把俄罗斯的一些寡头纳入其中)。

俄罗斯股市和汇市周一下跌,因为投资者准备迎接最糟糕的一刻。

莫斯科政治咨询公司政治技术中心(Center for Political Technologies)分析师马卡尔金(Alexei Makarkin)表示,目前回旋的余地很小。他表示,从务实的角度来说,撤军并允许乌克兰军队击败分裂分子可能是最好的做法,但是眼下这难度很大。民众会不理解。

一些观察人士表示,俄罗斯似乎误读了西方不断增长的失望情绪,并认为凭藉自己与欧洲的紧密经济关系,它将再次逃过更严厉的制裁措施。

独立的回声电台(Ekho Moskvy)编辑韦涅季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表示,莫斯科"认为西方国家不会进一步扩大制裁措施,因为相比较对道义的重视,西方更担心制裁会反过来对其经济造成不利影响。

前白宫俄罗斯政策负责人格雷厄姆(Thomas Graham)表示:情况比一周前危险的多,普京低估了西方国家,但是我们是否也低估了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将铤而走险的程度呢?

欧洲官员表示,欧洲将谨慎地调整未来的制裁措施,如果局势恶化就扩大制裁,如果普京采取实际措施化解冲突,就取消制裁。

持亲俄观点的评论人士近日警告称,如果俄罗斯现在在乌克兰问题上作出让步,就会使西方把注意力转向克里米亚主权问题。俄罗斯3月份吞并了克里米亚。俄罗斯可能也无法忍受乌克兰东部分裂势力在基辅的压力下突然倒台的风险,进而会扩大其干预力度。

一些俄政府顾问称,俄罗斯与西方的冲突越发被认为事关俄罗斯政权的存续。

俄罗斯外交政策顾问小组领导人卢基扬诺夫(Fyodor Lukyanov)周一在接受俄罗斯一家在线新闻网站采访时称,西方的长远目的(尽管未被谈及)是为了促使俄罗斯内部发生政治变更,或许可以说是政权变更。西方官员称制裁措施只是为了改变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政策。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Moscow Carnegie Center)主任特列宁(Dmitry Trenin)周一发表评论称,有关方面期望普京让步,希望其密友能说服他改变策略,要么指望对俄罗斯寡头的制裁能逼迫莫斯科撤军,这些想法凸显出他们未认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他写道,这已不再是乌克兰的危机,而是俄罗斯的抗争。

Gregory L. White / Anton Troianovski / Laurence Norman

俄罗斯被判向尤科斯股东赔偿500亿美元

克里姆林宫昨日受到巨大压力,原因是一个国际仲裁庭下令俄罗斯向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的前股东支付500亿美元损害赔偿金。同时欧盟和美国针对莫斯科在乌克兰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准备加大制裁力度。
海牙的一个合议庭作出了史上金额最高的仲裁案赔偿裁决。该庭裁定俄罗斯当局在10年前对尤科斯发起了一系列“具有政治动机”的攻击,目的是搞垮该公司,并将其主要股东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投入监狱。
尤科斯原有的资产构成全球最大的上市石油生产企业、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主体部分。该公司如今成为美国制裁对象,以惩罚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不断升级对乌克兰东部亲俄分裂分子的支持。
英国石油(BP)在俄罗斯石油公司持有近20%股权。
如果俄罗斯不能在法律上成功挑战这一裁决,并拒绝支付损害赔偿金,尤科斯股东可以在世界各地的法庭追索Rosneft等公司的境外资产和俄罗斯政府资产。
尤科斯案裁决出炉之际,对俄罗斯经济的各行业实施大面积制裁的势头继续增强,今日就可能宣布相关措施。
欧盟四大经济体(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领导人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举行了一个电话会议,其间美国总统发出信号称,他准备加入欧盟的行列,拓宽制裁措施。
“尽管多次呼吁普京总统……但俄罗斯实际上既没有敦促分裂分子谈判,也没有采取预期的具体措施确保俄乌边境受到控制,”爱丽舍宫在声明中说。“五位领导人证实,在这些情况下,他们打算采取新的措施。”
根据欧盟的一份制裁草案(今日将提交在布鲁塞尔开会的欧盟各国大使讨论),欧盟的措施将禁止任何欧洲人投资于50%以上国有的俄资银行发行的新债或股票,也不得为此类发行提供咨询。这样的禁令将适用于俄罗斯多数大型金融集团。
译者/何黎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