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7日星期四

香港占中风潮:邓小平发展模式的重大危机(王军涛)

图:香港人挺身而出:今年的71大游行中,街站主持问到谁有参与占中公投,大部分市民都举手回应。(RFA粤语组夏晨摄)


这次中央政府与香港之间的冲突,与西藏、新疆、台湾、乃至大陆内地发生的危机的原因一样,是邓小平发展模式导致的政治危机;如果中共不改弦更张,危机不仅不会解决,而且中国积累数十年的发展果实将在大规模政治反抗和冲突中毁于一旦。

2014年,香港风潮骤起,维园破纪录烛光悼念六四、近80万港人占中公投、创纪录参与人数的七一大游行、以及即将到来的占中行动。一波波港人要求真民主的冲击波,影响之大甚至盖过中共政坛反腐大戏周永康、徐才厚集团清洗案。笔者认为,这次中央政府与香港之间的冲突,与西藏、新疆、台湾、乃至大陆内地发生的危机的原因一样,是邓小平发展模式导致的政治危机;如果中共不改弦更张,危机不仅不会解决,而且中国积累数十年的发展果实将在大规模政治反抗和冲突中毁于一旦。
香港问题的由来
香港问题源自香港回归中共统治。虽然香港在19世纪因为清帝国输掉战争而租借和割让给英国,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宣布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后,香港回归就成了假问题。中共完全可以在1949年就收回香港,但中共党魁毛泽东和周恩来在中国国际孤立的情形下需要香港作为"透气"的窗口,因此故意让英国继续占有香港。80年代邓小平成为中共党魁后,推行改革开放政策,更希望香港发挥桥梁作用并在毗邻香港的大陆一侧设立特区接轨。根据鲁平的回忆,邓小平甚至希望1997年清朝与英国关于香港的租约到期后,英国继续管理香港。英国提出通过缔结新约确认英国继续治理香港的合法基础。然而,邓小平认为这是英国刁难,这是让中共亲手出卖香港。于是,邓小平在政治经济都最需要香港的时候不得已收回香港。此时,香港问题是中英如何合作保持香港的持续稳定和繁荣。中英联合公报和香港基本法以不伦不类的一国两制作为回归后香港宪政的主导原则:外交和国防主权归大陆的香港自治;但自治的香港不能危及大陆的安全;这种宪政安排50年不变。问题是:自治的香港虽然没有民主但有充分的自由;如果香港的自由危及大陆政治怎么办?那时,邓小平没操心这类问题,因为中共70年代后期引领社会主义阵营的改革,大陆改革开放的榜样和方向就是香港。乐观者甚至认为,50年后,大陆与香港是一国一制,这就是香港的制度。
1989年是香港问题的转折点。六四屠杀,唤醒了香港人的政治觉悟。由此开始,香港问题不再是殖民时代遗留的帝国主义与中国的矛盾,而是香港人民与大陆专制政权的矛盾。此前,香港人的政治运动主要是60年代中共操纵的反英风潮。香港媒体在两岸关系和大陆政局中的角色与香港本地社会无关。1989年后,维护大陆人权和促进大陆政治进步成为香港政治活动的主要内容。1989年后的十年,为缓解国际压力和恢复大陆与西方的国际关系,大陆对香港支持大陆民主活动采取容忍态度。21世纪开始,大陆发展迅速提升国际地位,开始对香港采取打压。这种打压导致香港民意对大陆政权的政治反感日益强烈。香港挑战大陆的抗争也发生一些变化。首先,议题日益民主化,从2003年反23条的七一游行,到2010年的五区公投,再到最近的占中,议题从支持大陆民主化,到为维护香港自由而抗议大陆政治控制,再到争取选举权。其次,参加者日益年轻化。80后和90后正在成为抗议的先锋。最后,抗争方式开始在公民抗命的思路指导下采取不损害生命财产的违法街头运动方式。
香港风潮的根源
中共总是把一切反对它的政治活动都说成是被境外势力操纵的一小撮人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颠覆活动。但是,这一点对香港政治运动没有任何杀伤力,因为在全球化时代的一个自由民主的开放社会,有纲领、有组织、有计划是负责任专业运作的必备要素,与境外势力交往和合作也是合法。大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香港回归17年后,香港人民与大陆政权更加对立?而且香港对大陆的情感逆转,发生在由香港领先并帮助大陆发展转为大陆帮助香港维持经济安全的情况下。香港争取普选引发的风潮是邓小平发展模式的失败!
邓小平认为,中国问题是贫穷,妨碍解决贫穷的原因是为政治理念而多斗争引起政局动荡和内乱。因此,邓小平以高度集权的国家暴力维护政治稳定,保障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邓小平以为,经济发展和国家强大,就有自愿解决该解决的问题。30年来,改革开放确实促进经济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并有望成为第一,但原有各种矛盾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激化,还产生许多新的问题。这是高度集权导致腐败,暴力维稳又压死解决问题的力量和堵死解决问题的途径,经济发展产生一个少数权贵垄断发展的果实和机会、多数大众承担发展的代价和苦果的不公平社会;其中,公民的安全、尊严和权益被肆意践踏。暴力维稳又将不满的民众推向愤怒和反抗。
以香港为例。大陆发明了许多理由不给大陆人民的民主选举的权利:文化水平低、缺乏法治、经济不发展等;所有这些理由都不适合香港。大陆不给港人权利的原因就是为了自身政治安全和稳定,要控制香港的统治者依照大陆执政者的心意行事。当香港民意对大陆已经极度对立的情况时,大陆居然不思转变思路,还以为这是大陆自己没有明确说出理由惯坏了港人的思维;因此要以白皮书高调宣示自己的思路,砸钱打造软实力抢占话语权,并动员支持者造势。然而,白皮书不仅没有压住和扭转香港的民意,反而火上浇油,刺激香港局势向失控方向演变。
其实,新疆、西藏和台湾的问题,都是大陆以为经济发展加上暴力维稳再加上强势话语权造成的。发展虽然能解决温饱问题,但当发展是不公平的模式引发社会不满会超过不发展,暴力维稳只会将不满推向敌对,而强势话语权会让被剥夺者产生精神侮辱的感觉,矛盾更加激化。共产党人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以为物质决定精神,但世界多数文化和正义的思想,认为公平和精神生活比物质更重要。于是,反抗由针对具体政策,发展到针对管理者,进而到针对制度,再到要求独立。方式也由和平、理性与合法,发展到违法冲撞,甚至暴力对抗。
香港问题的出路
在邓小平的执政思路下,港人与中共矛盾会更加激化,香港问题只会日益严重。然而,邓小平执政思路目前对大陆不再是思想误区,而是巨大的现实和未来利益;中共不可能更换治理思路。因此,香港问题与其他地区问题一样,只有在大陆实现民主化之后才能解决。当然,这也不是消极等待。中国大陆民主化进程,是大陆民众反抗暴政的斗争会同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和西藏人民的反抗暴政的斗争一道,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的斗争。香港因其历史、地缘政治、国际地位和对大陆的影响,在其中有重要的角色。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