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梁京:扬善才能抑恶

《争鸣》漫画:中国富人、贪官大逃亡


徐才厚成为被习近平"拿下"的最新大老虎,具有多重政治意义。一重意义,确如《纽约时报》指出的,表明习近平进一步巩固了他掌控军队的权力。不过,在很大程度上,徐才厚早就是一只"死老虎",因为他早已不能构成对习近平权力的任何实质性挑战,更何况有报道说他身患绝症。因此,更重要的问题恐怕是,此时选择把这只半死不活的"大老虎"处以政治死刑,究竟希望传递什么政治信息?

我以为传递了这样两个信息,一个信息就是,习近平的反腐将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政治肉搏战,根本原因不是江泽民等退下来的中共大佬们还有很大的剩余权力,而是因为贪官太多,俯拾皆是。因此,把徐才厚抛出来传递的另一个信息,就是习近平和王岐山明确地告诉各级大小官员,"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要指望我们会和江泽民做妥协,让反腐停下来。

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习近平、王岐山能坚持下去吗?难道如此众多的大小老虎们就甘心束手待擒,而不会拼死一搏吗?我认为习近平、王岐山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但他们除了坚持反腐,确实已别无选择。习、王的策略是,守住不轻易杀人的底线,同时也让潜在的对手留有种种幻想,尤其是分化他们,让一些人有时间保护家人和财产,从中国撤退。现在看来,这个策略是有效的。有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大小老虎都"没有种",无人愿意冒死反抗,他们知道这种反抗得不到任何道义支持,很难成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谁也无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把习近平搞掉,自己又如何面对今天中国的种种挑战。因此,对于大小老虎来说,除了听天由命,最好的选择就是走为上计。事实上,中国正在经历一次史无前例的富人大逃亡,其中自然有很多是贪官。而中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有意无意在帮助这场大逃亡。

那么,习、王的反腐是否就一定能成功?我并不这样看。最近中国一个饶有趣味的新闻事件,就是著名作家二月河公开出面挺王岐山。他对《环球人物》杂志说,"反腐很累,王岐山在我眼里是英雄"。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下,这样的表态颇不寻常,因为有冒犯习近平、捧杀王岐山的风险。烂熟于中国皇权和奴才文化的二月河不可能不懂这一点,但他更明白,此时挺王岐山反腐有功,实是捧习近平是英明君主。

http://news.ifeng.com/a/20140630/40950468_0.shtml

二月河如此挺习、王,完全不是为了名利,因为这两样东西他都有了。他这样做,反而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认为二月河的表态,实出于对中国皇权文化的真诚信仰。二月河的问题是,他看不见或不想看见,中国的皇权文化和奴才文化,恰恰是习、王反腐难以克服的文化障碍。

二月河不可能不知道,中国历代皇帝反腐,最后都以不了而了之,而此次中国反腐是不可能不了了之的。这一点连王岐山自己也认识到了,所以才有"以治标换时间,找治本办法"的说法。而二月河的吹捧,帮不上王岐山的忙。

那么,什么是治本的办法?毛泽东的回答就是不断革命,所以才有了文化大革命。那么毛泽东错在哪里呢?毛泽东之错,在于以恶制恶,而以恶制恶的结果是生出更多的邪恶。现在习、王反腐,虽然不敢像毛泽东那样发动群众,但本质上还是以恶制恶,也就是利用人的仇恨和恐惧来抑制人的贪婪和邪恶。如果说毛泽东更侧重于利用仇恨,那么习、王则像历代皇帝那样,更侧重于利用人的恐惧。目前中国的官员,可以说完全生活在恐惧之中。有消息说,有些省级官员听见中纪委官员走入办公大楼,吓得尿裤子。

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无论对官员还是对百姓,都是不可能持续的。现在官员苦不堪言不难理解,百姓不是很高兴吗?我以为很难说百姓真的高兴。他们对贪官们的劣行,尤其是对他们非法敛取财富的细节知之越多,仇恨和不满就越强烈,这是人性的自然反应。现在中国的问题是,既不允许民间表达不满,也不允许他们扬善抑恶。最近再次以海外敌对势力的名义整肃NGO就是一例。这种两头都赌的方针,只会积累问题,而不能解决问题。

如何才能扬善抑恶,这是反腐面临的真挑战。有人认为中共已经没有这样的选择空间,我认为问题恰恰在于跳出江山思维,也就是跳出习近平的底线思维。跳出这种思维,路子其实很宽广。应该相信,毕竟多数人,不仅是多数中国人,而且是多数外国人,都不希望中国大乱。这样的历史条件,是百余年来所没有的。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