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日星期二

许章润:法治国家没有敌对势力思维

【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法理学。著有《监狱学》、《说法活法立法》等。

【核心提示】一个立宪民主的共和国,是一个没有敌人的国家。如果说在中国的今天,什么是大是大非,我要说没有民主,就没有法治,如果你要是真想搞法治,请从推进民主开始。

所谓法治,实际上讲的是一国之内,和平条件下的规则之治。任剑涛教授讲的避免革命,这是其中的前提,而落实产权关系,解决党政权力的平衡,来解决生活方式上的过马路问题,其实都是如何过一种和平的生活。我想与我的主题还是切合的。为什么说谈到法治的主题,我会以和平作为破局之举,有这样几点考虑:
第一点,战争让女人走开,战争更让法律走开。无论国家与国家的战争,还是一国之内的民族战争,战争意味着以最有效地破坏对方战斗力为目标,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规则可言,还有什么法律可言?一百多年来,但凡战争爆发或者战争阴影笼罩之际,则法治荡然无存。美国这样一个讲法治的国家,在麦卡锡时代也有无法无天的事情。现在自从反恐战争以来,美国法治也多处遭破坏,所以我觉得今天中国一代喊打喊杀,这是对法治的破坏。而周边小国,包括日本和中国作对,可以说他们是法治中国的破坏者。
第二点,一个立宪民主的共和国,是一个没有敌人的国家。整个国家是一个公共事业,一个公共场所,所有公民是这个公共场所和公共事业的所有者与主权者。这样情况下,我们只有人民之间的磨擦,而没有在一国之内,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专政这种敌对思维。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如何使中国成为一个立宪民主国家,向民主迈步,从而消灭这种敌对势力思维。这是中国法治的"急所"。
第三,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抛弃革命思维与革命方式,而采取一种和平的日常政治下的治理方式,来打理这个国家。而日常政治下的治理方式,最精妙、最成熟也可能是代价最小,又最能获得同情和认同的,不外乎法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转变治理方式的问题。今日中国,如果有诚意真正推进法治,请你放下革命思维,别动不动搞运动,这是一阵风。一旦风停雨止,容易死灰复燃,甚至变本加厉。所以别看现在整顿干部吃喝非常严厉,一旦上头松口,则下头肯定松口。请君拭目以待,实际上,已经悄悄地在反扑了……
第四点,在国家政治里面,实现和平从而实现法治,最好的方式不是别的,就是民主。如果说在今天什么是大是大非,我要说没有民主,就没有法治,如果你要是真想搞法治,请从推进民主开始。为什么?因为民主要解决政权的永久性、正当性,通过赋予人民作为主权者,让人民作为选民,进入公共场合博弈。这种情况下,我们作为这个国家的股东怎么能没有法治呢?所以没有民主,就谈不上司法独立和媒体的独立,也没有对于最高权的限制,所以最后一点我想说,在中国的今天,实际上是畅想,也是在宣誓一种和平文化与现代政治文明。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