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郑恩宠:太子黨已經佔領中環


這些盤據在中資企業、跨國投行、私募基金中的中國權貴子弟們,工作地點絕大部分在中環一帶,他們早就佔中了,把持洗錢通道,淪為外國資本控制中國的代理人。

五月十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白皮書》,同時以英、法、俄、德、西班牙、阿拉伯、日七種語言發表,屬香港一九九七年回歸十七年來的首次。有評論認為是「一國壓倒兩制」,等同宣佈香港高度自治的死亡;也有人認為,港人不必緊張,因《白皮書》沒有法律效力,但中共何時有過認真依法行事的記錄?《白皮書》顯示高層對港普選的立場,中共歷來就是以自己的所謂立場壓倒「一切」,包括法律。中共為何對香港政改如此強硬?

白皮書也是給國內人看的

目前的中共不僅在十三億國人中失去人心,也在八千五百萬黨員中失去人心。李克強最近又說起十多年前的老話:政策出不了中南海。他們要尋找機會能顯示黨的威望,去年來在東海耀武揚威,看來,對國內影響不大,這次香港鬧事,就抓住香港不放。所以,白皮書不僅是給外面看,也是給國內老百姓看的。要顯一顯一國大於兩制的威風。

同時,在國內整頓黨風,確保不出現在亡黨時「竟無一人是男兒」。近日中共印發了《中國共產黨發展黨員工作細則》。《人民日報》評論文章稱若不注重黨員發展的品質,中共將很快失去政權。《細則》首次提出,今後發展黨員按照控制總量、優化結構、提高品質、發揮作用的總要求;發展黨員把政治標準放在首位。中央黨校黨建部主任王長江坦言當前「黨員規模過大」。據中組部最新資料,截止二○一二年底中共黨員總數為八千五百一十二萬名,全球獨一無二。現今,中國成了全球最腐敗的大國,中共也成了最腐敗的大黨。

當今,大量中共黨員身在曹營心在漢,在數億流動人口中,包括出國移民的人員,存在大量不轉移組織關係的「口袋黨員」,長期不與組織聯繫的「檔案黨員」。相當一批黨員要求退黨,但各級領導人害怕承擔責任,不允許黨員退黨。社科院資訊情報研究院院長張樹華認為:「二十歲上下青年學生入黨動機功利性太強,學生黨員發展過快、過寬、過濫問題,應當引起注意。青年學生群體,思想活躍,世界觀尚未在形成期,入黨門檻不宜過低⋯⋯」。充分證明,中共在年青人中缺乏認同感。

國內很多人準備好聲援香港民主

近期抓捕的「暴恐」分子,大多是邊疆地區少數民族的八○後和九○後。在港人爭取真普選行動中,香港青年人和在校大、中學生佔了很大比例,也引起有關方面高度注意。中共若不對港政改表現出強硬,將如何使各少數民族「臣服」?在中國大陸,已有不少有識之士、青年人和網民等組成各種形式的對港關注的組織和團體,做好了聲援港民爭民主的準備,尤其是在民間輿論場中將發出與中共不同的聲音。若沒有香港的真普選,中國大陸就沒有希望,現在有此共識的人越來越多。他們知道中國「先黨內、後黨外」的民主路線圖,在中共自身實現民主化之前,沒有任何可能讓港人先獲得真正的民主。

從經濟層面看,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對外貿易與國際經濟來往頻繁。然而,中共的一些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出現大量違法腐敗事實。有些企業在海外專案招標中,未採納國際商界認可的反腐敗規劃或慣例。有的根本達不到招標門檻,靠行賄方式進入許多專案。有些因沒有反腐自律措施或未嚴格執行條款,受到索賠和懲罰。目前已有二十多家企業被世界銀行認定存在商務腐敗,列入黑名單。

中國從上至下總共有多少債?「官方答案」是二十點七萬億元人民幣的實有債務(政府負責償還的債務),以及九點六萬億元的或有債務(政府負有一定救助責任的債務)。這三十點三萬億元債務,中央與地方政府約四六開,地方政府總體負債為十七點九萬億元。上述舉債尚不包括從中央到地方的各類在港企業,所涉及的金融腐敗和違規舉債。這些真正的「違法亂港」行為中,有多少涉及香港政、商界,尤其是親共的組織 ,例如民建聯的成員?

香港中環已被一群噬金肥鼠佔領

媒體報導,華潤等五大集團以及三十五個省、部在港澳的視窗公司,高層當中近八成是官二代、官三代或其親屬,九成半涉違規任職超過六年限期,另有七成五人非法 持有外國護照、居留權。駐港中資已成為內地權貴子女的後花園,他們很多人國外鍍完金就到港任職,或直接從內地空降。這些人拿著港澳標準的 高薪到內地找項目、尋人脈,賺錢歸自己,虧損算國家,將這些中資當作官商勾結的平台。他們和國內作威作福的大老虎不同,很低調,是一群噬金而肥的大老鼠。

而更有能量的權貴太子們則棲身於中環的國際大投行,或者從中資企業、跨國投行中募資成立自己的私募投資基金,再對內地企業開展股權投資,從中大發橫財。早前美國媒體曾披露,前總理溫家寶的女兒溫如春收取美國投行的高額報酬,充當該公司的中國宏觀經濟政策顧問,變相搜集中國經濟情報。

這些盤據在中資企業、跨國投行、私募基金中的中國權貴子弟們,工作地點絕大部分在中環一帶,香港已成為中共太子黨最集中的城市之一。香港民主派發動「佔領中環」運動,其實中共太子黨早就佔領了中環,把持洗錢通道,亦淪為外國資本控制中國的前台代理人。這些權貴子弟表面上是紅色政權的繼承人,實際上是紅色江山 的叛徒,他們一腳踏多船,一顆黑心多種準備。如果中共繼續執政,他們繼續挖政權的牆腳;如果中共垮台,他們憑藉手中掌握的巨額財富,同樣可以成為新政權的 「建設者」,甚至搖身一變成為「民主領袖」或「民主鬥士」。

這篇來自博客的報導說,中紀委今次嚴查中資,嚴懲腐敗,就是防患於未然,防止這些權貴子弟變成新時代的寡頭,同時也是在香港政改前夕先清理內部,鞏固防線,為即將到來的政改硬仗做準備。

希望港民在爭取二○一七年特首真普選中,勿忘揭露來自內地公司、金融機構、親共媒體等腐敗案,只有這樣,中共高層或許才有讓步的可能。香港民主化與中國內地的民主化是難以切割的。

——《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