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8日星期三

丁一夫:维稳和贪腐,一个是藤一个是瓜

图:周永康与习近平


周永康贪腐团伙犯这个果子就结在那根叫做维稳的藤上。维稳和贪腐是从一个根子上长出来的,这个根子就是不受制约的权力,有此才会有让国人瞠目的贪腐规模,这才有政法委书记是最大贪腐犯的中国奇迹。不改变这个根,什么藤结什么瓜,到了习近平手上,绝对权力照样是绝对要腐败的。


习近平执政前,民间就在传说,红二代从秘书党胡温手里接收江山,不会像秘书看守班子那样缩手缩脚,一定会铁腕出手,这次反腐败是来真格的了。于是,老百姓怀着期待的兴奋,看习总打老虎,猜测着最大的老虎是哪一只。最后公开的媒体上出现了奇怪到极点的暗示,空前的大老虎是一个姓周的人的爹。其实关心打老虎的人都从不同途径知道了这位爹的名字,这名字在中国的媒体上却"千呼万唤不出来"。问题的要害是,这个名字,周永康,曾经长时间地管着中国的政法。你不能想像,这个国家嚷嚷着要成为一个法治国家已经三十年,几十年来执掌这个国家法律的最权威人士,只是轻轻一揭,竟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最大刑事犯。这是怎么回事?真实情况怎么竟会是这样的?习总一边打着老虎的时候,一边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
瓜结在藤上,藤长在根上
中国从三十年前启动经济改革而拒绝政治体制变革开始,就注定了腐败是不可避免的。25年前天安门广场上大学生们喊出的一个口号就是反腐败,可是六四的枪声拒绝从政治制度上防范官员的腐败。人们已经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党和政府每次开会也强调要反腐败了,而且调门越来越高,把反腐败提高到了亡党亡国的程度,同时成立了一个又一个有权有势的机构来捉拿贪官污吏。然而,贪腐者竟前赴后继,奋不顾身,胃口越来越大,数字直攀天文,杀都杀不住。这是为什么?
文革后的国家领导已经换到第四茬,却谁都不把腐败杀不住的简单原因说穿:如此反腐败根本杜绝不了腐败,其原因是人们耳熟能详、老掉牙的政治学常识:绝对的权力是绝对要腐败的。不从制度上改变权力的绝对性,那么这个绝对的权力不可能不腐败。中共试图杜绝腐败的方法是强化政法委,使得政法系统掌控更绝对的权力,岂不知这更绝对的权力更是绝对要腐败的。终于,掌控政法委的周永康以最大贪腐者的身份亮丽地登上了中国的历史记录,给权力腐败律添加了又一个实例。
周永康贪腐团伙犯有一件利器,那就是维稳。维稳以国家利益的名义来封杀对权力的任何质疑,简直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这样的权力用起来太痛快了,不贪一把简直就对不起臀下的交椅、手中的权力。周永康贪腐团伙犯是一个必然会结出的果子,这个果子就结在那根叫做维稳的藤上。他们是从一个根子上长出来的,这个根子就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即如今中国的威权型专制制度。
明白了这个简单的道理,你就可以预测习总反腐败的前景了。
只要藤在长,瓜就还会结
周永康贪腐团伙犯的人,一个一个地被揭露,老百姓不难发现,虽然周永康是江苏无锡人,无锡却不是他的大本营,他的大本营在四川,四川才是他的老根据地。虽然周永康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常委,骨子里他却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农民,他信风水,信命运。他听了风水师的指导,把祖宅的风水重新安排过,相信这能保他官运长久,可是他的势力,他的犯罪团伙,却是一个个从四川带出来的。这是为什么?
四川有油水,但这不是做政法的人最重视的。对周永康来说,最要紧的是手里的权力不受人制约,没人能管他。他得有一件利器把想治他的人挡住。四川就是这样的地方,能给他这样一件利器。
四川处中国西南一隅,对中央来说,属于边远地方,不起眼却太重要了。中国的历代统治者都听他们的谋士们说,四川乱则中国乱,四川安定则中国的西部就安定,中国也安定了。
于是,周永康之类的治川大员,就把"乱"作为恫吓中央而取得不受制约之权的便利武器。最近三十年,凡是治川大员,都把"藏独"的警报拉得惊天动地,恐吓中央和中国的老百姓。在中国历史上,治藏就是治川,一直到现在,有关西藏的会议经常是在成都开的。只有中国上上下下都以为藏人闹独立闹得非常凶,用藏独的警报把中央政府吓住,才会把维稳的绝对权力交给他们。
达赖喇嘛从八十年代开始向全世界宣布中间道路方针,正式表明放弃独立,公开承诺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和中央政府谈判,寻求藏民族的自治。可是,但凡维稳和涉藏部门,却坚决否认达赖喇嘛的诚意,一口咬定达赖喇嘛要的是独立,中间道路是变相独立。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却从来也拿不出一点点即使是最起码的能让人相信的理由。他们故意地摆出傲慢的姿态,故意地攻击藏民族崇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故意地做一些让藏人最感惨痛的事情来激起藏人抗议。他们需要迫使藏人闹点事,才能向中央要钱要枪要兵要权,他们必须把"反藏独"的刀子高高举起,才能挡住对他们滥用职权的质疑。
他们用这一套来"反藏独",更用这一套来"反疆独",也用这一套来对待汉人中的民主诉求。他们必须维持这样一种紧张状态,在西藏、新疆、法轮功、六四等几大问题上不容许任何细微异议的强硬姿态,对任何异见"扼杀在萌芽状态",实行超常惩罚,目的就是一个:造成一种禁忌,顺理成章地维护手中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
有了这个绝对权力,才会有让国人瞠目的贪腐规模,这才有政法委书记是最大贪腐犯的中国奇迹。
周永康瓜熟,维稳的藤却更粗壮了
习总上台,不愧是红二代。平民出身的周永康瓜熟蒂落,与此同时,习近平却把维稳这根弦绷得更紧,周永康的倒台并没有触动绝对权力的筋骨。别的不说,维稳系统的那些大小恶吏都还在,维稳经费超过了国防军费,连解放军中的几大军头都贪腐,维稳系统岂有清白之可能?全国"援藏"、"援疆",开发西部的石油天然气矿物木材乃至于青藏高原的瓶装雪水,那里面的油水,绝对权力的掌控者岂有不贪之理?周永康的下面,大大小小的打手们中间,贪官污吏还远远没有揭露出来。习近平治下,维稳的藤却更粗壮了,只不过这次"政法委"换了一个名字,叫做"国安会"。
习近平想反贪腐,这我信,但是以"寻衅滋事"为由拘捕浦志强、徐友渔等人显示,习近平显然没有明白一个道理:现如今贪腐到惊天动地程度的原因,是他的前任们过于依赖绝对权力,迷信绝对权力。绝对权力是这一切的根。不改变这个根,什么藤结什么瓜,到了习近平手上,绝对权力照样是绝对要腐败的。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6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