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徐达内:香港“炸锅”


    当香港反对派主导的"6·22"公投和"占领中环"运动箭在弦上之际,中共发出了97回归以来最严厉的政治警告和权力声明。

昨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并由新华社向全国播发长达2.3万字的全文,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当即推为首页头条。白皮书共分五个章节:"香港顺利回归祖国的历程""特别行政区制度在香港的确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各项事业取得全面进步""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繁荣发展""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
新华社电稿中的摘要也正是舆论广泛关注所在,尤其是"警惕外部势力"的表述,获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凤凰同步录入标题:"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规定的特别行政区制度是国家对某些区域采取的特殊管理制度。在这一制度下,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具有监督权力""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各项事业取得全面进步的同时,"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也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特别是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目前香港出现的一些在经济社会和政制发展问题上的不正确观点都与此有关""面对内外经济环境的深刻调整和变化,香港需要不断提升竞争力;香港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日益突出,需要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共同化解;香港与内地交流合作不断深入,需要加强彼此间的沟通协调,妥善处理民众关切。同时,还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
晚间,在通报《香港特区政府:欢迎中央政府发表"一国两制"实践白皮书》后,新华社再发评论员文章《正本清源,凝聚共识》,着重摘引白皮书中有关"全面准确把握'一国两制'的含义"的章节,以示关键:"'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在'一国'之内,'两种制度'只有相互尊重,相互借鉴,才能和谐共存,共同发展。'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只有在这个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上明确认识,达成一致,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之路才能走得正,走得稳,前景更宽广。"
异口同声的阐述出现在人民日报上。中共最高喉舌今晨以头版刊发消息并配社论的高规格烘托白皮书之问世,另附两整版刊载文件。以南方都市报头版头条《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为代表,各地市场化媒体亦多有报道。
作为面向港澳台的外宣阵地,人民日报海外版全力投入,头版评论《中央治港思维的最新阐释》由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强世功出面,点明中共苦心孤诣:"中央在这个时候就香港问题发表白皮书,既有现实考虑,也有长远打算。就现实考虑而言,显然是目前争论最激烈的行政长官普选问题...... 为此,白皮书重申了'港人治港是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并明确表示'爱国者治港也是具有法律依据的'。就长远考虑而言,白皮书进一步总结并强化了中央治港的理论基础。一方面白皮书特别强调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以往人们对主权的理解多集中于外交、国防,按照这种理解,香港不少人主张除了外交、国防,中央在香港行使主权就在干预香港事务,以至于基本法规定了人大释法,但香港却有人反对人大释法,认为释法是破坏香港法治。白皮书在强调中央在香港实行主权的同时,对主权权力进行细化,特别提出'全面管治权'这个概念,表明中央依照基本法对香港拥有更多的权力,包括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命、行政长官对中央述职、指导特区政府施政等,都属于管治权的一部分。"
此外,这篇解读稿还论述了"白皮书特别强调香港宪制的最终基础乃是中国宪法"之用意:"香港社会普遍认为,基本法是香港的宪制性法律,是香港的最高法律,同时将基本法的依据诉诸中英联合声明,主张基本法是这个国际条约的法律化。针对这种流行的理解,白皮书特别强调指出,基本法的依据是中国宪法。为此,白皮书不仅指出联合声明签署之前新宪法第31条的规定,并详细列举中央公布的十二条对港方针,而且明确指出'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构成了香港的宪制基础'。这显然是指香港的宪制地位包括宪法,基本法必须放在中国宪法框架内,是中国宪法框架里确立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这就把基本法和宪法的关系,把香港特区与国家整个宪政体制的关系讲清楚了。"
"新香港要有新香港的思维,思想意识上的转折尤为重要,不能固守殖民地思维和心态。目前香港存在的许多问题和理解的偏差甚至是错误的认识,跟没有很好地完成这个'历史转折'不无关系"——通过《本报特约专家解读香港白皮书》,人民日报海外版继续否定反对派诉求:"中央政府授权香港特区享有高度自治权,有些人就误解为本源性权力在香港,并提出了'剩余权力'的概念,这是极其错误的。因为中国是单一制国家,本源性权力在中央。'剩余权力'说是站不住脚的。比如,他们认为国防、外交归中央政府,剩下的都是我的了。这种错误的观点必须予以澄清。中央政府授权是香港高度自治权的唯一来源""香港反对派的'政党提名''公民提名'方案,是不符合基本法的相关规定的。二者都要坚决否定。现实香港的政党发展格局,大体上是以拥护中央和反对中央为分野的。如果允许政党提名,两派上演大比拼,是不利于国家和香港利益的。香港是一个具有高度自由特质的社会,这种自由既带来了香港的繁荣,也为外部势力借机干预香港事务、危害国家利益开了方便之门。香港没有实现'二十三条'立法,本身就给国家安全埋下了隐患。既然存在这种隐患,就不能完全放开'公民提名',否则极容易为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留下可乘之机。"
其中,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在此解答"香港政制为何要循序渐进""第一,香港缺乏民主传统和民主意识...... 在起草香港基本法之时,香港社会是亚洲地区发展的典范之一,当时的香港是一个竞争十分自由、社会相对公平、政府比较廉洁的社会。虽然民主是个好的制度,但若暴风骤雨般实行,对香港社会也将造成很大的不稳定...... 末代港督彭定康推行的政改,实际上是在英治香港的最后5年,要把英治香港100多年不曾给予的民主给予香港居民。这与其说是'还权于民',还不如说是想为英国的'光荣撤退'寻找代理人。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目前香港反对派的核心人物与英美有着密切的联系,反对派所要求的激进民主,目的是争夺香港的管治权,而不是基于香港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的改善,后者恰恰是被反对派的激进民主所裹挟和绑架。循序渐进发展民主因此受到中外反对势力的掣肘。"
不过,若要说到疾言厉色,最高喉舌的队列里谁也比不过环球时报。这份人民日报子报今天的社评是《香港极端反对派不知天高地厚》,替国新办否认了香港泛民派有关"白皮书是'冲着'6·22'公投来的'"的指控:"反对派严重高估了'6·22'公投所能产生的影响。中央发布白皮书是治理香港的一项重大举措,一个非法设置的公投怎能与之相提并论...... 反对派现在沉迷于自己的政治诉求中,公开站到中央的对立面,否定全国人大对《基本法》的释法权,而且他们好像对自己能"最终胜利"颇有信心。从内地看他们这些人,真是觉得好可笑...... 香港极端反对派需要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他们还是应认真摸索在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里做反对派、而不是充当国家反对派的应有分寸。如果他们觉得这样做反对派不过瘾,非要自叹命苦,高呼'为什么',那只能说他们缺悟性,'一根筋',是他们自作自受...... 香港反对派如果以为借助西方力量的支持就可以向北京施压,迫北京做出重大让步,那他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事实上,带头奚落和警告香港反对派,本就是环球时报的重要使命。
前天,曾有一则事关香港"占中"运动的表态被呈现于各门户首页:"新华社香港分社前社长周南近日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批评,'占领中环'是反华力量图谋篡夺特区管治权,有必要时中央可以宣布戒严,进行干预。"
是源自香港星岛日报的报道,被环球时报引入内地:"今年是中英谈判30周年,参与过上世纪80年代中英谈判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前社长周南批评,提出'占中'口号的人属于反华力量。他表示,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很早已预见香港回归后有出现动乱的因素,所以中央要保留干预香港事务的权利。周南特别提到《基本法》第18条规定,如香港发生动乱时,中央有权宣布戒严,并进行干预。此外,周南也提到《基本法》第23条就是为不允许香港作为颠覆大陆基地而制定,因此23条迟早要落实。"
根据环球时报摘引,周南的言论随即在香港社会引起不同解读:"'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反驳,'占中'无意挑战中国的主权地位,周南说法是误解甚至抹黑'占中'。但立法会主席曾钰成7日强调,中央及特区政府不怕'占中'威吓,也不会因'占中''全民投票'而改变立场,接受在原则上不能接受的议题。立法会议员吴亮星形容,'占中'行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反华',香港长期以来都有外国势力介入,政团在资源上接受外国援助已不言自明。港区人大代表王敏刚也表示,'占中'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他批评'占中'搞手'学外国搞颜色运动',挑拨市民对抗中央政府,打击香港经济,社会应齐声谴责。香港电台8日报道,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不评论周南的言论,但相信香港警方有能力处理破坏社会秩序的事。"
尽管香港反对派发起的"占领中环"运动在此前内地媒体上并未得到太多报道,但经由环球时报以及微博微信传播,已逐渐为人知晓:"不仅'占中'势力鼓吹市民参加'622政改电子公投',有团体扬言会于七一游行后提早'占中',而且外国势力过去半年也频频在港有'小动作'。据香港东方日报8日说,先有末代港督彭定康于今年3月访港,其间曾密会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前下属,又在访港期间多次'说三道四',一度声称香港过去数年民主发展受到压迫。最近,美英两国驻港领事也频频'搅局',去年才到港履新的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作风高调,上月更率领英国、德国等七国领事组成'小八国联军',浩浩荡荡进军深水埗区探访,英国驻港总领事吴若兰近日也被发现高调与多名泛民议员共进早餐谈政改。"
昨天,接过环球时报的话头,人民日报海外版亦出面报道周南表态,并引用包括李嘉诚、李兆基在内的知名人士言论,向"占中"行动表示反对——《中环是香港心脏,怎可瘫痪?》。
当此紧要时刻,由曾在香港回归过渡期同英方周旋的中共驻港机构前高层出面发声,无论是被视作"严厉警告"还是"善意提醒",都表明决策层在面对"香港走到失控边缘"时已经做好"先理后兵"的准备。
从这个视角来看,人民日报及其海外版前天同期刊出《警惕西式民主陷阱》和《中国民主模式初步成形》,否定"街头政治""选举政治",虽说主旨在于内地,但应该也有旁敲侧击之功用。
至于那些由中共在港安插的喉舌媒体,此时愈加责无旁贷。
连日来,大公网陆续发表《占中争权是下策,中央予港普选"零代价"》、《"占中""港独"合流问题严重》等批判文章,昨日更由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庄撰稿,为"中央可颁紧急状态平乱"提供说明:"香港反对派有一种误区,即使发生'占中',出现动乱,驻军也不会出动,这是'一国两制'不能承受的后果,并暗示中央一定会让步...... 周南的提醒也是对这班人的回应。中央当然希望香港保持繁荣稳定,也希望香港民主进程可以推进,但不会放弃香港基本法。放弃了基本法就等于放弃'一国两制',也就间接使香港成为在'民主'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使香港成为美国重返亚洲、进行战略再平衡的旗子,这样的自由港又有何用?"
今晨,以国新办白皮书为据,这家香港大公报下属网站一边展示《港反对派惯性抹黑漫骂,将白皮书与"622"挂钩》,一边由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示意中央举动"非比寻常""刘兆佳认为,中央意识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发展达到转折点,到底未来会按照中央的方针,抑或走向与中央对抗,甚至可能成为颠覆基地,进而威胁国家安全。他说,单靠特区政府的能力及政治资源,或难以驾驭香港目前的局面,更不要说引导香港走向原有'一国两制'发展的轨道上。他又预测指,中央对港政策只会越来越强硬,不会再采取容忍及姑息的态度。"
香港文汇报社长王树成懂得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平素并不频繁更新微博的他从前天深夜起连发9条留言,将香港比作"被宠坏的孩子""似乎进入人生的叛逆期",叹其"近来被几条烂仔搅和得乱哄哄""他们拿着外国的洋钱,以祸乱香港为职业,而不惜把那些不明就里的民众和学子们推入火坑,让他们抗命,让他们违法,让他们陪绑,更让他们付出败家毁业的代价...... 中央之于香港,犹若家长和孩子。家长对于孩子,须有规矩,如不加监管,骄纵放任,不仅祸害社会,也自毁前程。谁家的孩子,也不能允许整天不务正业,不允许为所欲为地欺爹辱娘,更不允许外人教唆挑拨。家长有调理孩子的责任,孩子有对父母尊敬和尽孝的义务。"
王社长的"家长孩子"之喻,算是符合澳门回归时那首《七子之歌》的主旨。只不过,对那些视香港为"中国民主自由最后血脉"的中共异议者来说,这个比方应该是大错特错。一周之前,他们为维多利亚海港边蔚为壮观的烛光悼念而感动,一周之后,看着国新办昭示"全面管治权"的白皮书,纵然曾因此前的幼童便溺风波而哀叹民粹极端,也忍不住要出言感叹。
@仝宗锦虽然承认"香港民主派关于普选的具体主张缺乏基本法依据",但他还是心存疑问:"不理解为何在这个时间发表这个白皮书,这是嫌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缺乏动员令么?"@色色猴则截图展示"香港Facebook己炸锅"的情形:"有点炫耀和威胁味道的白皮书,'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云云,很怀疑其作用,也许适得其反"
香港确已"炸锅"。根据观察者网今早汇总,"'一国两制'白皮书震动香港,反对派、外媒对号入座",身在特区的新华社记者林建杨则通过微博张贴"风起云涌"的香港东方日报封面报道——17年来从未过问,临危发表白皮书,中央忽然提管治权》:"政界形容白皮书是'迟来的警告',质疑中央想'忽然收权'的效果及决心。"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