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李直:兩手都硬是保權真經

网络图片

兩手都硬,是鄧小平時代的政治緊箍咒。這個緊箍咒,把胡耀邦和趙紫陽咒下了權力舞台。兩手都硬,用鄧小平的話說,就是搞改革開放這一手要硬,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一手也要硬。依此標準,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是因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一手太軟而被顛覆。

江澤民和胡錦濤是鄧小平兩手都硬的政治產物,當然沒有軟的問題。並且,在89年"六四"之後,資產階級自由化已經符號化,不僅用來概括一切反對共產黨一黨獨權、提倡憲政民主的言論及其行為,也用來泛指一切需要動用專政機器壓制和鎮壓的人物、團體及勢力。

習近平接掌中共政權後,推出了兩手都硬的最新版本。習近平的兩手,一手是反腐敗,一手是鎮壓社會反對力量。反腐敗,與昔日改革開放一樣,是應合民眾要求的一手;鎮壓社會反對力量,是保障中共政權穩固的一手。這兩手都硬,其旨皆在保證中共的領導地位。以中共黨建理論而言,中共反腐越堅決,其肌體就越健康,權力基礎就越牢靠;而鎮壓外部的挑戰者,尤其是鎮壓那些以指戳中共傷疤的方法來反對中共者,就更是鞏固權力的重中之重。反腐和鎮壓,一手對內,一手對外,習近平絕無偏廢。

江澤民和胡錦濤掌政時期,江、胡都以放任中共官員腐敗來換取和擴大其權力基礎。而放肆腐敗的官員若保平安,就必須在政治上效忠於江、胡及其所代表的體制。放任官員腐敗,官員放肆腐敗,雖擴展了江、胡個人的權力基礎,卻進一步消蝕了中共權力的合法性基礎。但因為政治效忠可以帶來腐敗的自由,所以,總體來說,江、胡在掌政時期,其權力基本上沒有受到來自黨內的挑戰。

也因此,在如何界定資產階級自由化,以及如何鎮壓社會反對力量方面,江、胡掌握著話語權。這就是說,江、胡可以自形容其鎮壓行動是軟還是硬。此正所謂"說它硬它就硬,不硬也硬;說它軟它就軟,不軟也軟"。對於那些可以放肆貪腐的官員來說,只要能貪,只要能保證有貪腐自由的體制的安全,資產階級自由化是什麼、包括什麼、怎麼對付、效果幾何……就全都有"老大"去應付好了。

而至習近平,"事情正在起變化"。因為習近平的反腐已經空前觸動了中共黨內官員的利益,越來越使他們惶惶不可終日。在現階段,由於"囚徒困境"的效應,中共黨內的腐敗官員還難以聯手抵抗習近平的反腐行動——即使這種反腐公然帶有權力鬥爭的色彩,蓋因腐敗官員之不得人心,已經到了"國人皆曰可殺"的程度。但是,腐敗官員並不想等死,他們當然想扭轉大勢。只是腐敗官員們不能以腐敗的名義聯手反抗。

由中共的歷史可知,中共黨內的鼎新勢力,常常栽倒在中共的正統性上面。中共的正統性,也就是共產黨要堅持一黨獨權的傳承,具有天然的至高無上性。鼎新也好,反腐也罷,都要掃除中共黨內的保守、貪腐勢力,這就必然削弱中共的權力基礎——其區別不過在於"找死"還是"等死"。如果掌政者此時軟對社會反對勢力,那麼,其兩手所為就會形成同樣的客觀結果。如此,就會為中共黨內反鼎新、反反腐的勢力提供以正統性顛覆掌政者的口實。

現在看來,習近平似乎吃透了胡耀邦、趙紫陽下台的教訓,以兩手都硬的舉措力防貪腐官員以軟對反對勢力、硬對黨內官員的藉口來拉幫結派,顛覆權力。由此可以預計,隨著中共黨內反腐的深化,中共對社會反對力量的鎮壓也會強化。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原載世界日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