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胡少江:且看中国如何报复“刘晓波广场一号”议案

刘晓波广场路牌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二十四日表决通过,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由此,坐落在该广场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将变成"刘晓波广场一号"。笔者坚决支持这项地名更动。从此,中国人名与许多美国的先贤的名字一样出现在美国的路名中,这是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尊重,值得庆贺!


中国官方对此事显得十分无奈。外交部发言人只能苍白地称这是"一个闹剧"。倒是最拥护、最理解中国专制制度的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说出了中国政府的内心感受。它一方面表白中国不会因为一个名字感觉受到多大的伤害;同时又说:"这件事让我们更多感受到的还是一种恶心和古怪,像是吞了个苍蝇。"

让霸道无比的中国政府吞只苍蝇,仅凭这一条,这事就值得庆贺。中国政府对待自己的人民毫不讲理,镇压起来从不手软。二十五年前动用坦克和机枪对和平示威的学生和市民进行血腥镇压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据;数年前,将和平要求民主宪政的刘晓波关进监狱也是一个证明;最近又大肆地抓捕持不同政见的律师、记者,其实是其一贯霸道风格的延续。

能让这个霸道的专制政府感到恶心而且无能为力,对普通的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的中国人来说,这是何等大快人心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能够每时每刻提醒座落在"刘晓波广场一号"的中国使馆及其背后的中国政府,全世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暴行,不会忘记那些关在中国监狱中的良心犯,也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争取政治权利的抗争。

面对无可奈何的中国政府和喋喋不休怨妇般的官方媒体,大陆的拥护专制制度的愤青网民开始为主子出招,提出了各种报复美国的办法。据说主要的报复办法是对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所在地也来个改名。建议之一是改名为"斯诺登路",颂扬揭露美国监听事件的爆料人,以此恶心美国政府。

但是如此改名,最感难堪的恐怕不是美国政府,而是中国政府。假如斯诺登如此地受中国的尊敬,中国政府为什么当初不大张旗鼓地将其留在中国境内,而是匆忙地指使香港政府将他赶出中国领土?中国政府让这个"反美英雄"被迫四处逃窜,假如不是俄国政府暂时收留他,他至今仍是一个在偌大的世界无处可走的浪人。

也有人建议将美国驻华使馆前的道路改名为"拉登路",这倒是反映了中国专制制度的拥护者们的真面目,他们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同情和支持恐怖主义者的。但是,假如以拉登的名字命名,中国西北地区的穆斯林中的激进分子恐怕会越战越勇,更是搅和得北京政府不得安宁。更何况,直到目前,中国官方还不刚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地颂扬拉登。

也有人提出以美国历史上反对政府的那些名人的名字来命名,例如"马丁路德金路",但是美国自己已经以路德金的名字命名了道路和国家的法定节日,这样做无法达到愤青们羞辱美国的目的;也有人提出叫"莱恩斯基路",这样做似乎可以羞辱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克林顿,但是羞辱不了美国。更何况,中国的高官们中有外遇、包二奶的不在少数,恐怕在他们哪里就通不过。

在如何选择道路命名来羞辱美国的问题上,中国的愤青和他们背后的中国政府实在是黔驴技穷。在这种黔驴技穷的表像背后,最重要的本质则是他们的理短。坚持剥夺公民自由表达政治见解的权利,压制新闻、集会和选举等自由权利,如此等等,这是中国政府理短的根本原因,也是在台前卖力气表演的反美愤青黔驴技穷的根本原因。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