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郑义:北京的极度缺水与房地产疯狂


water-pollution
图片: 上海居民因金山区一条河流受化学物品污染而在消防水泵旁排队领水。 (法新社图片)
据《新京报》报导,4月23日,在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的扩大会议上谈到了北京地区严重缺水问题,认为北京水安全问题的症结是人口无序过快增长,深层次原因是功能过度集聚,强调要"以水定人"。

依我看,这是一句无法实行的空话丶废话。何谓"以水定人"?就是以北京水资源为基准,来限制人口增长和经济的规模与类型。换句话说,就是要实行某种变相的"计划经济"。

过去限制人口流动,主要是用户籍制度以及配套的粮票制丶"铁饭碗"制丶限制自由迁徙制等等,现在由国家垄断的就业制度以及票证制度被打破了,户籍制也软化了,如何实行"以水定人"呢?

对於缺水的原因,北京市委还是有所了解的,问题确实在於人口和经济规模的过度膨胀。但为什麽中国的资金和人口都想往北京跑?

我想主要原因还是北京过度享有首都特权。无论在就业丶升学丶发展丶文化丶交通以及社会福利等各方面,北京都享有大大超越其他城市的特权。

这种状况,主要不是由於自然的经济发展所形成的,比如港口丶铁路枢纽丶能源基地等经济地理条件自然而然形成的,而是政治决定一切:因为是首都,是政治权力的核心,所以要优先发展,并尽可能对居民实行优惠—赎买政策,以维持政权稳定。

中国人极度重视教育,可以从高考分数线一窥北京的特权。据统计,北京的大学,最低录取分数线与外省相比,竟然可以低几十分甚至一百多分!换句话说,在外省连专科都上不了的学生,在北京却可以上重点大学!

报载北京某重点中学的考生与福建某重点中学的考生聊天,北京学生炫耀说:我们班有六成的同学考进了北大清华。福建学生则说:按北京的录取分数线,我们全校都应该进北大清华。

一些深感不平的外省官员拿出了宪法和教育法说事,教育法上有这样两条明文规定:"公民不分民族丶种族丶性别丶职业丶财产状况丶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受教育者在入学丶升学丶就业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如此说来,这种教育上的不平等,连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不容许的。

那麽,北京在各方面享有的特权不可以加以废除吗?只要在经济发展丶升学就业丶社会福利等各方面的特权加以废除或削减,北京的人口自然就会减少,并一直减少到与它的生态环境丶经济地理条件相匹配的程度。在实行真正的市场经济和民主制度的欧美国家,首都和首府所在地,通常都不是人口最密集的大都市。甚至许多在欧美居住了多年的中国人,还搞不清自己所在州丶市的首府是哪里。

我们还是回到地下水资源的话题上来。

北京缺水,早就是一个人所共知的老问题。地面上河流乾涸,整个华北地区已经没有一条常流河,北京的水源主要靠地下水超采。每年超采几亿立方米,经过多年的严重超采,北京人均每年可利用水资源量现在已不到100立方米,30年减少了80%。北京地下水资源之匮乏,已陷入日趋枯竭和难以维系的危险境地。连年超采造成地下水位迅速下降,北京的地底下已经形成一千平方公里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漏斗中心位於朝阳区的黄港丶长店至顺义的米各庄一带。地下水超采带来的次生灾害是地面沉降,危及地下的各种管道和地面的建筑丶道路丶桥梁,甚至会造成建筑物开裂和倒塌。

从科学理性的角度来说,北京早就应该迅速"消肿"了,但奇妙的是,事情居然反其道而行之:近来又爆发了所谓"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狂潮。外地房地产走跌,而北京及环北京地区不降反升。这实在与经济丶发展无关,而仅仅是官商勾结的末日欢宴。北京市委打算如何"以水定人"呢?或者,他们自己的非法利益就在其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